天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道前论道

第六百九十四章 道前论道

        “上清教主亲传道法?”

        李侠客吃了一惊:“我这何德何能,竟然劳烦上清教主,混元圣人亲自传法受道?”

        这上清教主,三清之一,神话的起源之一,传说中的传说,开天辟地的存在,那是何等的大人物?

        现在竟然托梦张钦辅,传法李侠客,这是大机缘,也是大危机,尤其是他竟然还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让李侠客出手帮他一次,言外之意,连他这个混元教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李侠客竟然能解决的了。

        “他是混元圣人,他都应付不了的问题,我有什么办法?”

        李侠客在初始的吃惊之后,瞬间平静下来,心道:“无妨!他既然觉得我能帮他,那么日后我即便是帮不了他,安成就也不会太差!况且这等机缘,举世难寻,却是不能错过!”

        他正想到这里,对张钦辅道:“得蒙天尊看重,鄙人诚惶诚恐,张兄,有劳你出示天尊传来的经书法宝,也好让我开一下眼界。”

        张钦辅道:“且稍等!”

        他来到大殿正中央香案旁边,将香案上的一个黄皮包袱缓缓解开,露出里面的一柄金如意来,双手捧起,来到李侠客面前:“这是天尊的七宝金如意,能令你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更有诸般妙用,存乎一心。你手下罢。”

        李侠客双手接过,对着大殿正中的上清教主微微施礼:“多谢天尊赐宝!”

        张钦辅见他收了金如意,当下又从包袱里取出一张金箔,递给李侠客:“这是天尊传给你的道法,要你沐浴更衣之后,四下无人之时,诚心正意之后,才能打开金箔,接受传法。”

        李侠客接过金箔,只觉得这金箔其薄如纸,触手温凉,不像是金子所铸,反倒是像某种不知名的兽皮,与他腰间的兽皮襁褓略有些相同之处。

        他将兽皮接过之后,再次向大殿内的天尊塑像拜谢,之后方才将兽皮收起,向张钦辅道:“张兄,我这几日要闭关静修,你这里可有闭关之所?”

        张钦辅此时对李侠客惊为天人,自然是有求必应,道:“后山有金霞洞,十分清净,没我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李兄,你若是闭关的话,这金霞洞最为合适。”

        李侠客笑道:“那好,劳烦张兄带我过去!”

        那金霞洞就在上清宫的后山,在洞口修建有一处大殿,供奉的乃是上八洞的八位上仙,穿过大殿,便是一处洞穴,里面开辟有几座静室,设有蒲团等物,正是上清宫中高手前辈们闭关之所。

        这等要地,本来非是上清宫人,决不允许进入其中,可是李侠客竟然能得到上清教主亲自传法,圣人赐宝,这几乎已然是圣人门徒了,无论是身份地位,已经尊贵到了极点。上清宫本来供奉的就是上清灵宝天尊,真要是论起来,他们恐怕还得喊李侠客祖师爷才行。

        况且能让天尊亲自传法赐宝之人,日后成就不可估量,张钦辅脑子进屎了,才会不让李侠客进入后山。

        能跟李侠客这等前途无量之人结下善缘,那是许多门派中人都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李侠客在后山密室里收拾妥当之后,张钦辅不再过多打扰,只是说道:“小道这段时间会有弟子在洞口大殿处服侍门中前辈,李兄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他们便是。”

        待到他走后,李侠客引来清溪之水,沐浴全身,穿上织女之服,更换旧衣,之后诚心正意,打坐调息。

        一直到身心空灵之时,这才将金箔取了出来,端在双手之间,一股真气随之灌入其中。

        轰!

        在李侠客真气灌注金箔的一瞬间,这金箔陡然大放光明,如同一团火焰一般,将李侠客整个儿笼罩起来。

        李侠客的意识瞬间抽离,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是一片海域,茫茫大海,无有边际,而在不远处正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发出隆隆巨响和无穷吸力,似乎连光线都逃不过这漩涡的拉扯,整个漩涡足有万里方圆,却是看不到颜色,只能看到无尽的海水向下涌动。

        这漩涡吸力实在太大,使得李侠客这一团意识都难以支撑,不由自主的向这漩涡处靠近。

        他正吃惊之时,便看到一名出现在其面前,这道人一出来,漩涡的绝强吸力忽然消失。

        李侠客讶然抬头,向这道人看去,只见其身形伟岸,五缕长髯,长眉细目,面相威严,他见李侠客看向自己,笑道:“这里是北海眼,天开地辟之后,无尽天河水,流经天柱,又从天柱上流入大海,大海之水又会从海眼处流入虚无。”

        他取出一杆鱼竿,递给李侠客:“我幼年得道之时,曾多次来此观看,一直都好奇这海眼里面到底有什么,也曾亲自进入其中查探究竟,却是一无所获。后来便在这里钓鱼,倒是钓到不少灵物,这些家伙年岁也都不小了,我不忍杀之,便点开其灵慧,传其道法,养在了岛上。”

        李侠客皱眉道:“这些畜类,当宠物还行,却不能当弟子,否则本性难驯,因果纠缠之下,怕是影响气运。”

        道人笑道:“畜类向善,乃是大功德,如何影响气运?”

        李侠客摇头道:“根性有深有浅,灵兽也有好有坏,道化贤良释化愚,非根性深厚之辈,先天纯良之体,还是少收为妙。畜类交由西方度化便是,修道之人,贵精不贵多。”

        这道人看了李侠客一眼:“小子,岂不闻有教无类?”

        李侠客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道人闻言默然半晌,道:“教化众生,行天之道,何错之有?”

        李侠客道:“大道无情,视众生如刍狗,天之道,与众生何干?”

        这道人讶然道:“小子,你前两句言语,好像我二师兄之言,这两句却又像是我大师兄之言,一个将世间万物分出品类高低贵贱,一个冰冷无情,视众生为刍狗木石。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太上忘情,嘿嘿,把天下苍生当成猪狗货物一般,算什么道德之士?也配有道自之人?”

        他说到这里,收敛情绪,深深看了李侠客一眼:“年纪轻轻,还想跟我论道?小子,你还要教训我不成?”

        李侠客被他看了这一眼,便觉得有无穷念头顺着他的目光注入了自己的脑中,一霎时千百种念头,无穷道法充斥了他的脑海,令他头痛欲裂,整个意识体都爆散开来,化为四色光芒,在北海眼上盘旋片刻之后,方才消失。

        “小孩言语!”

        这道人见李侠客化虹而去,哑然失笑:“跟一个小屁孩论什么道?不过刚才心血浮动,觉得此子可能是我日后成就无量,可助我一臂之力,现在却发现原来道不同。嘿嘿,不过把他招来,倒也不能食言,刚才传道,他能领会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