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唐 > 第七百一十章 长乐生日
    正月初七,乃是长乐公主的十六岁诞辰之日。

    “孩儿拜见母亲!”

    立政殿内,一身盛装的长乐公主躬身下拜长孙皇后。

    “长乐快快请起,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呀!”长孙皇后不由露出疼爱的笑容手臂虚抬道,长乐公主乃是她和李世民的第一个女儿,自然是疼爱有加,万千宠爱于一身。

    “正是今天是孩儿的生日,所以孩儿才需要更加尽一份孝心,若没有母亲当初十月怀胎之苦,怎会有孩儿的生命。”长乐公主道。

    长乐公主和长孙皇后的感情极深,每年的生日长乐公主都会来立政殿请安,这个习惯多年不变。

    长孙皇后不由的一阵感叹道:“当初生你的时候,天下还未平定,你父亲当初还是秦王,正在领兵打仗,攻打王世充,等你父亲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满月了,你可别提当初你父亲见你的时候有多高兴!…………”

    “母亲当初受苦了!”长乐公主俯在长孙皇后的腿上依偎道。

    长孙皇后抚摸着长乐公主头顶,伤感道:“没有想到转眼间,长乐就已经长大了,这么快就要嫁人了。”

    对于墨顿能不能筹齐聘礼的事情,长孙皇后同样没有怀疑过,长乐出嫁乃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凭接墨家村层出不穷的墨技,她只是好奇墨顿用何种方法办到而已。

    长乐公主顿时大羞道:“孩儿不嫁,就一直陪着母后。”

    随着她越来越近十六岁诞辰,反而越来越对她的婚事敏感了,尤其是长辈一说,都害臊不已。

    长孙皇后看着长乐公主的长长的马尾,不由晒然一笑,也许长乐公主并没有发现,她现在已经越来越像一个墨家村的女子了。

    长乐公主和长孙皇后说了一会体己话,就听到了宫娥传话说太子求见。

    “参见母后!”

    不一会,李承乾进来,躬身道,抬头看到长乐公主,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道:“原来长乐在这里呀!”

    长孙皇后笑道:“莫非今天高明不是来找母后的。”

    “自然是来看母后,不过今日乃是长乐的生日,孩儿猜测长乐今日定然来母后这里。”李承乾解释道。

    李承乾来了没有多久,很快,李泰、李治、晋阳公主全部一个不拉的过来了。

    几人都是亲兄妹,又是从小在一块长大,兄妹几人在一起自然是其乐融融,笑语连连,一旁的长孙皇后看到此情此景,不由的露出一丝丝欣慰。

    众人完了一阵之后,李承乾突然起身道:“回母后,今日乃是长乐的生日,长乐最近都在宫中,并未出去向来闷得很,不如让孩儿带着长乐出宫一趟。”

    “对,上次我们出宫,就长乐姐姐没有去,自然要出宫游玩一番。”李治连连摇旗呐喊道,他年纪较小,出宫的机会很少,上次去墨家村可是大开眼界,如今听到出宫又岂能坐得住。

    李泰和晋阳公主也纷纷附和,毕竟他们上一次出宫,唯独长乐没有去,今天乃是长乐公主的生日,出宫一趟也算是正当理由。

    长乐也不禁心中一动,她久在宫中,自然是呆腻了,和兄弟几人一起出宫逛逛,那自然是极好的。

    “那好吧,要早去早回!”

    长孙皇后自然无不应允,他们兄妹几人如此和谐,岂不是她正所期待的。

    “出宫喽!”

    李治兴奋的蹦了起来,要说出宫最为积极的恐怕就数他了。

    “多谢母后!”李承乾躬身道。

    长乐公主随着李承乾等人走出立政殿,却发现李承乾安排好了便衣侍卫,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并没有怀疑什么!

    直到四轮马车出宫之后,一路前行,直接到东市,最后竟然停在了东市的冰激凌店的门口,长乐公主这才疑惑大升,不解的看着李承乾。

    “太子哥哥你怎么来这里!”长乐公主不由的问道。

    “长乐妹妹一看便知。”李承乾指着蒙着红绸的冰淇淋店神秘一笑道。

    长乐公主一头雾水,不由看向一旁的兄妹几人,却看到李泰几人有意无意躲闪的目光,心中顿时明白,今日这件事情,恐怕就她蒙在鼓里。

    “稚奴,告诉姐姐怎么回事好不好!”长乐公主一脸温柔的诱导道。

    李治连忙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姐姐不要问我。”

    李治说完连连后退,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李承乾,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长乐不由瞪了一眼李承乾,又将目光投向最小的晋阳公主。

    长乐还没有说话,晋阳公主就立即惊恐的捂住小嘴,瓮声瓮气的说道:“兕子也不知道!”

    “一群叛徒!”长乐恨恨的说道。

    兄妹几人顿时嘿嘿一笑,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

    此刻突然红绸落下,装饰一新的冰淇淋店突然出现在长乐公主的面前,最上方显目的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生日快乐!”

    “啊!”

    长乐公主顿时惊喜的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更让她感动的是在冰淇淋店前,站着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长乐,生日快乐!”墨顿柔声道。

    “你们……”长乐公主不由的转头看了看李承乾几人和墨顿,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和墨顿一起布置了这些。

    李承乾笑道:“墨顿得知今日乃是你的生日,就特意让我们瞒着你,布置了这个生日会。”

    “不过是生日,并没有什么,长乐已经向母后请安了。”长乐公主疑惑道。

    墨顿解释道:“生日是母亲的受难之日,同样也是一个生命诞生之日,这对一个人来说,同样是极具意义的一日,而且我们可以将生日理解为节日,而且是专属一个人的节日。”

    “专属一个人的节日!”李承乾等人顿时眼前一亮,这个解释的确是让人十分舒心,一下子将生日的意义拔高了不少。

    李泰更是击节赞叹道:“四十岁以下的诞辰称作“过生”,而过了这个界限的就称作“做寿”,既然老人可以过寿,而年轻人自然可以过生日。”、

    皇宫之中子女众多,平日里想见李世民和父母的机会不多,如果能够借助生日,和父皇母后团聚一天,岂不是一大幸事。

    长乐公主更是感动至极,她从未过过生日,往常都是去长孙皇后哪里请安之后,就如往常一般,从未想过竟然会有如此的意义。

    墨顿含笑点头,请长乐公主进入,柔声道:“今日乃是你的生日,更是天下第一个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