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沙吐息,张开花蕾的刹那,修斯动啦,急速的散过向着花朵而去。

    这所有的一切修斯进行的都很是顺利,但是突然修斯的面前出现一道人影落在修斯的面前,阻挡着修斯,这正是罗刹,但此刻她却是穿着黑色的衣服,眼神冰冷的看着修斯,道:“我们现在可以好好的打一场啦。”

    “我们现在可以好好的打一场啦。”黑衣罗刹用着冰冷的眼神淡淡的看着修斯说道。

    “真的要如此吗?”修斯很是认真的看着罗刹。

    罗刹没有任何的表情,手中的阿鼻,元屠一挥,划破两道苍穹,冥河滚滚向着修斯而来,气势如虎,呼啸而下。

    而曼陀罗沙的藤条如钢铁尖锐硬物也随着罗刹的攻击而落,封锁着修斯的四方,上来就是全力,没有要留情的意思。

    既然这样的话,修斯也只有应战啦,正好才对黑暗有所领悟,还没有找人来试招,眼前的情况从另个角度来解读的话却还是不错的嘛。

    “黑暗”

    龙渊剑如漆黑的墨水不断在在空中飞舞,虚空中展现出一道虚影,他头戴皇冠,脚踏祭坛,眼睛犹如深渊,深潭不可测,天空都想受到感染而变得阴沉下来,他的右手有着散发着光芒的黑日,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却变得很是清晰。

    这就是修斯所领悟而出的黑暗,黑暗帝皇。

    黑暗帝皇对天长啸,怒吼震声,向着修斯而来的藤条都变成虚无而湮没,而他右手的黑日却是抵挡着两道冥河,黑日消融,威势强势霸道。

    “幽冥神道”

    看到黑暗帝皇的黑日抵挡着那两道的冥河,黑衣罗刹冷哼一声,其身后出现一条冥河,在冥河的尽头就是曼陀罗沙,曼陀罗沙摇曳在冥河当中,顿时冥河翻滚有着无数的生物从冥河中攀爬而出,他们模样千奇百怪,但都很是俊美俏丽,犹如画中的人物,但他们的眉心都有着曼陀罗沙的花朵,他们的手中却都有着阿鼻,元屠两剑。

    “修罗。”修斯皱眉,慎重的说道。

    说冥河老祖创造出的修罗族,那是完美的种族,每位长得都是美男靓女,而且修为越强创造出来的就越是完美,黑衣罗刹创造的这些都让亮瞎修斯的眼睛啦,那冥河老祖所创造的就更加不得了啦。

    冥河老祖的血神子,每一滴都能够演化成拥有着他六成力量的修罗族,眼前的冥河却是由血神子所组成的河流,他所造成的修罗族该有着数以亿计,虽然只有着主人六成的力量,但是如此多的力量却也很是惊世骇俗啦。

    最为主要的是他们的手中还都有着神兵,冥河所擅长的就是时空,他能够做到虚实转换,真的就是假的,假的就是真的,真真假假,这些神兵确实能够发挥出真正神兵的力量的。

    冥河老祖是位极其了不起的强者,这点是没有任何的错的,修斯现在算是完全的见识到啦。

    千军万马的血神子向着修斯杀来,形成强大的气场,威势喧闹如虹,有种无敌的势。

    但修斯却是不惧,他的黑暗帝皇的能力却远远的不止如此的。

    只见黑暗帝皇全身大变,另只手中浮现出黑月,黑暗帝皇的荆棘皇冠连动上天,直插云霄,脚下的祭坛通连大地,九幽冥天,眼神中湮灭横生,天地生灭弹指间。

    这就是修斯所领悟而出黑暗的真谛,黑暗帝皇的真正力量,“掌控”。

    帝皇掌控一切,掌控世间,凌霄九天,黑暗一直都是推动伴随着光明,在黑暗中引导着所有。

    黑暗帝皇的双手日月合璧,万天湮灭,周天寂静,所有的都宛若被黑暗所吞噬。

    “滴滴”

    时间慢慢而过,钟表滴答的声音响起,昏暗的四周缓缓的复苏,能够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但此刻这里却是犹如被洗刷,所有的血神子都消失不见,只剩下黑衣罗刹怔眼的看着修斯。

    “你赢啦。”黑衣罗刹惨淡的说道,然后她的身影就慢慢的消失。

    修斯沉默,转身进入到曼陀罗沙的花朵世界当中。修斯一眼就看到躺在巨大花蕾上面的罗刹,此刻的罗刹全身充满着黑气,而且还,还全身的赤luo,她的脸色有着很是难受的表情,像是在做着某种可怕的梦,她身陷其中,在不断地挣扎着。

    在罗刹的额头上面有着黑色的莲花,罗刹身上的黑气好像就是从那莲花当中飘荡而出的,修斯在那莲花的上面感受到某种浩大的正气,很是强盛,就是他正在侵蚀着罗刹的意识。

    “这莫非就是罗刹所说的魔源,感觉有点像。”虽然先前只是惊鸿一瞥,但这种浩然的气息却是独一无二的,想必是没有错的,但是罗刹能够得到曼陀罗沙,那应该就说明解决这魔源的问题啦,算啦,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先救助罗刹才是当务之急的。

    修斯慢慢地走到花蕾旁边,伸手想要去摘取黑莲的时候,但黑莲却是忽然发出强烈的光芒把修斯的手给震开,而且黑莲连忙的收缩,快速的进入到罗刹的体内,消失不见。

    这让修斯一怔,想要在出手阻拦的时候,却是已经晚啦,修斯就想要伸手去摸罗刹的额头想要感受的下。

    罗刹的双眼忽然的睁开,看着修斯悬挂在空中的手,她眯着眼,感到身上有些凉,下意识的就看去,却发现自己此刻全身赤luo,罗刹先是一呆,然后极其尖锐的叫声,震耳的传出:“流máng,混蛋。”

    修斯把手收回,摸摸鼻子,这次误会有些大啦,不过说真的罗刹的身材还真的是不错的。

    “你怎么来到这里,说,你趁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有没有对我做什么?”罗刹脸色阴沉的看着修斯,冰冷的问道。

    “我只是看你走火入魔,想要来叫醒你而已,但没想到却是~~~。”修斯一脸无辜的看着罗刹。

    “哼,我谅你也不敢。”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你的额头上面有些一朵黑莲,很是诡异,你现在有没有感到不适。”那黑莲充满着妖异,但却是散发着如此浩然的气息,这让修斯感到很是诡异,不知道罗刹知不知道更多的信息,就很是好奇的问道。

    “黑莲?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罗刹却是一头雾水,很是茫然无知的神情。

    “这事情果然是有着蹊跷的。”修斯在心中想到,或许又牵扯到某些不被人们所知道的秘辛。

    “说起黑莲的话,我所想到的就只有着黑莲神帝啦,说是一位很是强大的强者,曾经跟冥河老祖争锋过,但据说输啦,最后怎样却都不可知啦。”罗刹沉思片刻,说道。

    “你说我的身上出现黑莲,难道是黑脸神帝在黑莲中做过手脚,但这不应该啦。”

    “要不要我为你探查下身体,看看能否对你有所帮助。”修斯还是有些担心说道。

    “嗯。”修斯的话让罗刹也有着很大的疑惑,说的让她都感到有些害怕,罗刹却是没有拒绝。

    修斯神识入罗刹的身体,查看着罗刹,但是让修斯奇怪的却是无论他怎样的探查都没有任何的发现,那黑莲好像神秘的消失一般。修斯感到很是奇异,但他确定自己是没有看错的,修斯还就不信这样的邪啦。

    “天道神魂”

    天道神魂是至高神魂,他所拥有着一切的能力,是超越天数的所在,修斯想象所有的东西在天道神魂的下面都是无所遁形的,即便是黑莲神帝也不可能例外的。

    “这是~~~~~~。”修斯忽然感到有些呆滞,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场景。

    在罗刹的灵魂深处扎根生长的是朵黑莲,就是修斯所见到的的那朵黑莲,黑莲像是感应到修斯的天道神魂,而发出着光芒阻止着修斯的进一步探察,那光芒好像很是强烈,居然真的抵挡着修斯的天道神魂,让他无所的探查,但这却已经足够修斯深深的震撼的。

    如此奇异的灵魂,说实在修斯还是第一次的见到,而且那黑莲还能够抵挡天道神魂,这也是修斯第一次遇见。

    “怎么啦?”看到修斯的神情有些奇异,罗刹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你的灵魂有些怪异,在你的灵魂深处我看到那朵黑莲,这应该就是你的命格,但其表示的涵义我却就不清楚啦。”修斯用着充满疑惑的表情说道。

    “黑莲幽冥界。”听到修斯所说的话,罗刹的脱口而出的说道。

    “那是什么?”修斯不解。

    “这是流传在冥河一族的传说,说冥河的根源是黑莲,是由黑莲孕育而生的,那地方就是黑莲幽冥界,是冥河的圣地,拥有着冥河最为根本的力量,还说只有被黑莲幽冥界选中的人,他们的灵魂是有着黑莲的,那就是通往黑莲幽冥界的钥匙,但是数百万年来却是没有谁的灵魂石黑莲模样的,这就成为无稽之谈,在黑莲神帝被打败后,这就更成为笑话的存在,没有人在说起。”罗刹解释着说道。

    “这很有可能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人这样无故的说出这样的话,就好像鬼殇之地,我一直都是很相信的,因为整个天地我们所知道的实在是太少啦。”修斯沉声的说道。

    “是吗?或许吧!等到我成为大帝后就知道啦。”

    现在只能够如此,对于“黑莲”,修斯也是没有应对的办法的,连修斯最后的杀手锏“天道神魂”都无法奈何,那“黑莲”足够说明其不简单。

    修斯只能够告诫罗刹,让她谨慎点。

    而通过这件事情后,算得上坦诚相待,修斯跟罗刹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罗刹的心结好像是被解开,没有在郁郁寡欢,而且她也不再对修斯冷眼如霜,反而有着话说。

    这气氛虽然有些奇妙,但修斯感到有些奇怪,但总的来说却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

    罗刹在“四象”第一重的“道轨”区域又待上两天的时间,巩固自身的道法,感到道法已经达到自身的极限再待下去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帮助,而且罗刹也知道时间的珍贵,现在找到凌霄神明才是最为主要的事情,罗刹就没有在继续耽误,就向着第二重的“道极”而去。

    “道极”却要玄妙很多,虽然这里没有道轨可寻查,但是这本身就是极其诡异的地方,才进入其中,心神就沉浸其中,感受着其中的玄奥,不能够自拔。

    修斯先前感到许多不懂,似是而非的地方,现在突然的萌生出许多的想法,就像是在人生的轨迹上,前面有盏指路明灯在为你指引前进的方向。

    各种玄而又玄的意境流淌在修斯的心间,让修斯感到很是舒畅而发出着呻吟的声音。

    “噗嗤”

    但修斯的这种感觉却是被突兀的声音所打破,修斯立马的清醒过来,却是看到罗刹此时口吐鲜血,精神变得有些颓废,出现恍惚,颤颤的想要跌倒,修斯连忙的上前扶着罗刹。

    “你怎么啦。”修斯感到这里好像是没有危险,反而让人感到很是舒服,但是罗刹~~~,修斯很是不解。

    “没有什么,只是这里的意境实在是过于玄奥,我的境界不够,勉强修炼,导致精神受损,休息下就没有事情啦。”罗刹勉强的张口,声音很是微弱。

    “是这样呀。”修斯把罗刹扶到旁边的石块上面,让她坐下,然后为她输送点能量,让她稍微的平息下来,而罗刹的脸色慢慢的恢复过来,虽然依旧是很苍白,但却要比刚才好些。

    修斯又拿出些储备的干粮,递给罗刹,说道:“先补充下体力再说,你在这先休息下,我先去修炼,这样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罗刹看着修斯远去的身影,在这刻罗刹却是有些着迷。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为脆弱的时候,修斯用心的照顾很快就让罗刹生出好感,更何况先前他们所经历的苦难,这就更容易的让罗刹敞开心扉,现在罗刹的眼中满是修斯的身影。

    但此刻修斯却是不知道的,他盘膝而坐,开始着修炼。

    道法万千,但却殊途同归,只要找到某种的规则,然后就能够类推,例如修斯所感悟的黑暗帝皇,他就能够较快的去感悟光明属性的真谛,此刻修斯的左手黑暗,右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