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在线阅读 - 五百八十二章 马车上的对话和你的名字

五百八十二章 马车上的对话和你的名字

        无论哪个时代,为了我的安全,玲都选择了自己一个人面对的方式。

        但是无论哪个时代,我都犯了一开始没有把全部老实都说出来的错误。

        想着不想让女王大人担心,自己做的决定和选择应该自己去承担后果之类羞于开口的理由,没有说出心脏、无限魔能还有那道披着黑布斗篷的身影的事情,

        但反倒让让她更担心了。

        方然,你真是个笨蛋,

        明明这种藏着掖着最后导致伙伴之间出现分歧的俗套剧情,你在小时候的电影漫画里不是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么...

        假如早和女王大人说清楚一切,玲会不会带自己一起去冰海...?

        那晚航行在北极的破冰船上,方然看着眼前的北极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过他到现在也不知道答案,

        但是,他有一点倒是很清楚,

        假如早点和眼前的少女说清楚,昨晚就一定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所以,在二十世纪初,

        意大利波河平原的辽阔田地里,抓着缰绳驾着马车行驶在蜿蜒的小路,看着两侧金黄的麦浪田海,青年看着怀里抬头看着自己的少女挠挠头笑了笑,像是在说‘今天天儿不错啊’之类的话题一样简单的回答:

        “我其实来自一百年以后啦。”

        而听到他的回答,怀里的少女眨了眨大眼睛,微微意外的小声表达了惊叹:

        “原来方然你来自一百年以后么。”

        ( ̄w ̄;)嗯....

        先不提我这么简单的说了,为什么女王大人你这么简单就信了....

        “额,玲你就不震惊么....脑袋里没有就是那种‘咣’的一下,感觉不可思议根本无法相信么!?”

        脸上汗了一下,方然略微汗颜的低头看着她尴尬问道,握着缰绳的手天花乱坠的在那给玲比划着,力求突出一个逼格拉满,

        怀里的少女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浅金瞳孔里闪烁着神采,抿着嘴唇努力的跟上他的比划解释道:

        “因为...方然你那么厉害,又会飞、又会射出光束,那么大的怪兽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感觉也不是那么让人惊讶。”

        方然:“......”

        总感觉你这个说法说的是迪迦而不是我...

        不过大致能理解对一个十岁多的少女,会飞会射出光束、能干掉五十多米的大怪兽,已经是超出常识极其不可思议,所以来自一百年以后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这种简单的道理,

        只是对于把自己当成奥特曼这种理解方式,让方然略微有些无语的叹气道:

        “好吧,那就这样吧...”

        “所以方然你真的是来自一百年以后的么,你没有骗我?”

        坐在他身前的玲转过身来,眼睛里神采奕奕的抬头看着他。

        或许是昨晚的雨夜,顶着大雨来找她的青年的怀抱,还有帮她擦干眼泪的温暖,比起之前一直在方然面前虽然乖巧听话,但总感觉有些安静不爱说话的样子,

        现在的玲像是真正把方然当成可以信赖的人一样,更加亲近的同时,会有终于符合她这个年纪女孩的神采在眼睛里闪耀,

        换做前几天的话,玲一定不会和方然提出要求说想去寻找父母,也不会这么亲近的坐在他怀里说话。

        “那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玲你。”

        完全忘了意大利语教学的时候自己都和玲扯了些什么‘华夏语’,方然拍着胸脯保证道,然后...

        “那方然你已经是老爷爷了么?”

        “噗!咳咳咳...”

        刚嘚瑟得意了一秒,就被少女天真无邪的一句话给打回了原型。

        被这一句话给呛到了的方然,不住的咳嗽了几下,然后一脸预料之外的惊滞懵逼。

        “不是,玲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尴尬的咳了两下,方然想了个比较简单的说法对着玲解释道:

        “那个啥,我就是生活在一百年以后的人,不是从一百年以后的自己又穿回到现在的自己。”

        “是这样么...”

        玲微微张大了小嘴,终于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叹看着他,方然对她笑了笑,然后目光看向前方无际的麦田,不知道这条路一直延伸到哪里。

        “在我的那个时代,一次偶然的意外让我从平凡人觉醒成为了参加者...嗯,就是像我还有昨晚那些有着各种各样超能力的人,然后...”

        “那个时候,大概是我人生最茫然最不知所措的时候。”

        想起了那晚出租屋里看着兽首还有系统茫然不安的自己,方然眼眸低垂,有些怀念的出神笑笑。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被吓住了,完全不知该做什么好,满脑子想的都是藏起来。”

        “方然,你那么厉害也会被吓住?”

        像是坐在他怀里听着睡前故事一样,玲看着他好奇的问道,被‘女王大人’当成了很厉害的人,让方然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尬笑:

        “那时候我还没这么厉害啦,不过,那个时候的玲你很厉害...”

        他长长的哈了口气,然后看着有些可爱眨着愣住眼睛的少女笑着开口:

        “是玲你帮我度过了我最茫然不知所措的时期,然后我才能最终遇见了各种各样改变我生活的人。”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方然嘴角的笑容安静而又满足。

        “我?一百年以后?方然你认识一百年后的我!?”

        而怀里穿着哥特长裙的精致少女,听着他的话,脸上讶然愣住的不可置信,但很快又用力的晃着头发现新的奇怪地方。

        “一百年以后我还活着?”

        在这个时代少女的认知了,人一般活到五十多岁就已经很厉害了,

        一百年...她想都不敢想。

        “是啊,那个时候玲你也是参加者,参加者可以活很久的。”

        马车前座上方然理所当然的解释道,一只手扯着缰绳,一只手搂着少女柔软的腰防止她掉下去,玲纤细娇小的身躯坐在他前面,像是猫一样靠在怀里暖暖的、有种想要抱紧用力蹭蹭的感觉。

        玲可爱的眨了眨呆住了的眼睛,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活到一百年以后,回过神来她抓住方然的衣服有些急切的追问道:

        “我也会成为参加者,就像方然你一样厉害的人?”

        方然抓了抓头,回想着平时玲那副什么都知道的淡然、冷静的样子,还有时不时听到的夜网上的传说,挠了挠脸颊有些赫然的笑着解释:

        “哈哈哈...准确来说,玲你可比我厉害多了,毕竟和我这种走了捷径的家伙比,你可是货真价实历经了一个世纪的古老参加者,最厉害的那一拨人。”

        “真的?”

        玲抿着嘴唇瞪大眼睛有些不信的说道,她总感觉方然说的话就像在和自己讲故事一样。

        “真的。”

        “那一百年以后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额...这个啊...”

        听到少女眼睛里带起强烈的好奇但又有点害怕,贴在自己身前问道,方然微微的心里汗了一下纠结道。

        怎么办,这里我该说实话么....

        而看着一听自己问到这个愣住似乎不打算老实回答自己的方然,玲看着他大眼睛眨了几下,然后突然清脆对着他叫道:

        “欧尼酱。”

        “噗!咳!咳咳...”

        然后方然瞬间回神,看着怀里对着他突然‘袭击’的少女,老脸一红的就是结结巴巴的慌张道:

        “玲....玲玲你突然说这个干嘛!?”

        看着他果不其然的这样,玲的声音单纯天真的清脆响起。

        “因为总感觉每次我这么叫方然你的时候,你都很开心的样子。”

        方然(;?д?)心虚ing.....

        “这个不行的话,那....”

        看着方然仍然没有说话,玲低下头‘唔’的回忆着方然教她的其他‘华夏语’,然后在想起来的那一刻抬起头灵动的对着他眨了眨浅金的眼眸,清脆的开口:

        “master!”

        噗(鼻血)....

        (*////口////)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可能要死了...

        “好了,好了,停!我说就是了,我说还不行么,不过作为交换,玲你得告诉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怎么样?”

        有点吃不消印象里那个气场强大的玲,用这种小一号的样子对自己卖萌撒娇的样子,老男人方然一秒败退的认输,做出了‘让步’。

        然后怀里的少女老实的坐好,假如可以的话,每个人估计都应该对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相当好奇,玲也不例外,她乖巧的点头,说出了自己名字。

        “卡洛儿,我叫卡洛儿。”

        然后对欺骗了方然感觉到有些愧疚的开口:

        “那个玲这个名字其实是....”

        “没事,对我来说,玲你就是玲,”

        方然念叨着这个名字,微微出神然后对着她轻轻一笑,仿佛回溯时光:

        “话说,卡洛儿么,真是个好名字啊。”

        “那该方然你告诉我了。”

        看着青年没有介意这件事,少女又催促的轻摇着他,想知道一百年之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那先说好,我告诉你了之后,玲你不许生气。”

        “嗯嗯嗯。”

        马上就能满足好奇心,穿着黑色长袜的纤细小腿,牛皮短靴不住的晃着,卡洛儿...或者就是玲小鸡啄米一样对着方然点头保证。

        “一百年后的玲你啊...”

        说起这个,方然感叹了一声,然后回忆起从最开始遇到玲的记忆,如同历经了十二套五三黄冈洗礼后终于得到了精髓真理总结,相当沧桑煞有介事的微微颔首点头:

        “是个大傲娇。”

        “傲...娇...?”

        玲听不懂的呆了一下,然后看着方然问道:

        “是什么意思,一百年以后我很傲娇么?”

        这单纯的话语以及天真的目光,看的方然那是一阵微微心虚的缓缓挪开目光,嘟着嘴说道:

        “是啊,又凶又傲娇,动不动就会用充电宝糊我脸,而且总是一副很难接近、高高在上的女王样子,仗着比我厉害整天压迫我,”

        “而且有什么事也不说,又任性又独断,把我一个人扔下自己一个人就出去了,总之是非常不好的性格。”

        “一百年以后,我是这个样子么....”

        出乎方然意料的是,听着他添油加醋的瞎说了一通,怀里的少女只是感觉很新奇的低头喃喃了一句,然后抬起双眼,瞳孔里闪耀着光彩对着方然开口:

        “那我向方然你保证,一定不会变成像你说的那个...嗯,傲娇的样子。”

        脸上的神色愣住,看着眼前的少女这么笑着和自己保证,方然一脸呆滞。

        这么可爱乖巧的女王大人,我这是活在梦里么...

        “那方然方然,那个时候的我长什么样子啊,已经变成老奶奶了么....?”

        “啊,那倒没有。”

        还沉浸在自己认识的那个玲竟然有这么乖巧听话的一面,久久不能自拔的方然,听着玲又问出这个问题,下意识的回答道。

        “不是老奶奶么,那我是什么样子的?”

        玲有些迷惑不解的问道,在她想来即使自己能活的那么久,但一百年之后也肯定年纪很大很老了。

        “什么样子....”

        方然怔了一下,低头头上下打量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少女,浅金色的长发,白皙的脸庞精致小巧,身材娇小手臂系着遮住双手的长袖,黑白的哥特裙摆下是穿着黑色长袜的双腿细长柔嫩,

        基本和一百年后没多大差别...

        “比玲你现在的样子稍微大几岁吧,就是大上一号的样子。”

        根本没有多想,方然直接双手大致的比划了一下,随口就说出了答案,

        然后看到怀里的少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落了下去。

        “我一百年...都还是这幅没长大的样子么...”

        “啊啊啊!不是的,不是,玲你听我说,你中间还是长大过了一段时间的,是个腰细腿长的御姐美女!啊...只是后来我遇到你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缩回去了...”

        在意料外的地方让玲受到了打击,方然连忙手忙脚乱、口不择言的安慰她。

        紧接着就看见怀里的少女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生气的抿起嘴唇,有些气鼓鼓的样子抬起头,睁大了大眼睛的直直看着自己,

        额....

        方然神色一僵,想起了方大伯意味深长的微笑,教导自己‘哄女孩总之夸就对了’的核心思想,小心翼翼的试探性说道:

        “额...我觉得玲你这个年纪的样子就挺好...特别可爱...”

        可爱...

        玲低下头手掌抓着长袖袖口,原本脸色发烫想到的事情一下子破灭,她咬住了嘴唇,不满的闹起了别扭。

        “方然你个笨蛋!”

        “欸!哈!?...为什...”

        “够了!不让你抱了,快放开我...”

        “不是,女王大人,你不是说好了不生气的么...而且我不是在夸你么??”

        二十世纪,麦田坡上的小路,马车上传来了完全不懂女孩也完全莫得恋爱感情的笨蛋青年一脸懵逼的疑惑喊声,随着缓缓延伸的车辙越传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