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美食主播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温柔真的不适合你
    抽取幸运嘉宾,这永远是直播间的重头戏之一。

    当叶飞说一边吃美食一边抽奖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全都兴奋的不行,这绝对是极好的一个提议。

    其实按着叶飞以往的习惯,差不多在干果四品结束之后就要抽奖了,所有人都期盼着呢。

    “叶神,快点抽吧,我等到花儿都谢了。”

    “啊啊啊,抽我抽我抽我。”

    “你妹啊,怎么哪一次都有你啊?你丫还在地球上晃荡呢?”

    “我要吃腰果,我要吃软糖,我要吃花生米,我要吃杏仁,叶神,我给你立碑上香,求求你一定要抽我啊。”

    叶飞:“......”

    这货郁闷的差一点将电脑都给砸了,什么跟什么啊,大哥,我还活的好好的呢,你这立碑上香是什么个意思啊?

    食霸天几个人也看到了这位观众的消息,一个个也是哭笑不得。

    “兄弟,怎么抽?”食霸天赶忙将话题岔开,问道。

    叶飞夹了个糖炒花生扔嘴里,道:“还是按着以往的抽法吧,天下兄,你们谁抽?”

    鼠标正好在孟杰的手边,小家伙一把将鼠标抓住了,兴奋道:“我抽,哈哈,今天的第一名幸运嘉宾要在我孟杰的手中诞生了。”

    谁抽奖对叶飞来说都无所谓,点头道:“孟杰,你抽。”

    孟杰是个左撇子,这货左手用筷子夹了一块酥炸腰果,右手握着鼠标,然后对这幸运转盘中央位置就点了一下。

    幸运转盘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

    观众一看抽奖开始了,人们一个个的也开始转移注意力,全都将目光落在了那个旋转的转盘上。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发消息,甚至这个时候打赏都停了下来,全都在提心吊胆的等待着结果,就好像在等待命运的抉择一样。

    转盘的速度越来越慢,直播间终于有人顶不住这种压力了。

    湿人!

    这货发消息道:“兄弟们,说会话说会话,这忒特么压抑了,会疯的。”

    才子哥道:“湿人,你想说什么?”

    “此时此景,我想赋诗一首。”

    “我擦,你已经很久没有赋诗了,请赋。”

    “啊~啊~~”

    “......啊你妹呀,牙疼呢?能不能认真点?”

    “我本来就很认真,啊~此时的阳光,很慵懒,适合年长的老者,也适合偷闲的我,飞动的幸运盘,迷而轻微的响,就像此时的阳光,很慵懒,适合年长的老者,也适合偷闲的我......”

    所有人:“......”

    “你妹啊,湿人,你和太阳光杠上了是不是啊?”

    “还飞动的幸运盘,迷而轻微的响,大哥,你说的是破车轮子吧?”

    “三年级的学生中间,这首诗还算过得去。”

    湿人郁闷道:“跟你们这些没有文学素养的人说诗那就是对牛弹琴,我的心你们不懂。”

    这货的消息刚刚发出来,一个人叫丁平婆娘的观众就给他怼回去了。

    “我说丁不平,小鸡小鸭和小鹅都喂了没有?你闲了是不是啊?”

    湿人:“......”

    “哦。”

    这货发了个泄气的表情,将所有人都给逗乐了,很多人看到这个丁平婆娘的名字就知道为什么湿人这么老实了,湿人叫丁平,这是他老婆啊。

    “湿人怕老婆。”

    “我去,兄弟,给咱们男同胞丢人啊。”

    湿人发了个叹息的表情,道:“各位,我先去喂小鸡小鸭,没办法,最近我不听话这婆娘总是找我娃的事儿。”

    “让你娃跑啊。”

    “跑什么啊,还在她肚子里面呢,各位,先溜一会儿,这一次也抽不到我。”

    说完,湿人潜水了。

    直播间的观众一个个的是彻底服了这货了,真是个极品啊。

    叶飞也是笑的不行,他知道湿人这货别看动不动就扔两句酸不拉几的诗,可是以前的时候这货的日子过的并不算好,说穷的叮当响都不为过,这可是丁平亲自对他说的,如果不是看他的节目,丁平还不知道现在过什么日子呢,正是因为看他的节目,让这货连中两元,卖了一个名额给罗德,得到了三十五亿华夏币,这才改善了自己的生活,你看看现在这货都膨胀了,都敢要小孩了,以前连小孩都不敢要啊。

    湿人刚刚潜水,那边幸运转盘停止了下来,指针处闪光一下,嘉宾出现。

    然后......然后整个直播间就炸了。

    “噗~这也行?”

    “艾玛,邪门,邪门啊,怎么会这样呢?”

    “这种事儿......我要说不是灵异事件你们能信吗?”

    “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信,太特么诡异了。”

    孟杰看到这个名字之后也是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道:“叶神,这怎么回事?”

    叶飞也是嘴角猛抽抽。

    吃遍天下和食霸天几个人也全都搓牙花子,甚至就连小美女多丽的小嘴也张的圆圆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的都要掉出来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我也不知道,幸运转盘抽取的。”

    就在人们一个个有些抓狂的时候,江浙省山舟市,一座山脚下,农家院一处。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哗啦~

    湿人丁平右手端着一个瓢,瓢里面是一瓢玉米粒,他站在院子里朝周围咕咕咕的叫了几声,就见从不远处冲过来了一群鸡鸭鹅,这些小东西一边跑一边叫,刚才还安逸的院子里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房前斑驳的走廊上,一个摇椅放在那里,摇椅上躺坐着一个体型彪悍的中年女子,一边轻轻的摇动着摇椅,眼睛一边死死的盯着手里的手机。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丁平还在不停的叫着,中年女子抬眼皮子撇了他一眼,不耐烦道:“你咕个茄子啊?小点声,吓到孩子了怎么办?”

    湿人抓狂道:“张小花,你不要动不动就用孩子来威胁我,你前天才查出来怀孕,现在离孩子出生还有九个多月呢,你你你......我怎么可能吓到孩子?”

    他的老婆张小花一下就从摇椅上站起来了,左手掐腰右手指着丁平,大嗓门道:“好你个丁不平啊,有几个钱就学会顶嘴了是不是?”

    “我怎么就顶嘴了?张小花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害怕你离开我之后嫁不出去,我早就把你踹一边去了,我已经受够你了!我离开你,用我这瘦弱的肩膀一样能够扛起美好的明天。”

    “呦呦呦,还出息了你?还瘦弱的肩膀扛起美好的明天,你就不怕被压死?”

    “要你管?咕~咕咕咕~~”

    哗啦~

    又一把玉米粒撒了出去。

    就在丁平的这一把玉米粒刚刚撒到地上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的老婆张小花嗷唠一嗓子。

    “我靠,老公......”

    蹬蹬蹬.....

    张小花可是大嗓门,身材又彪悍,这一嗓子直接将丁平给吓的差一点坐地上。

    “你神经病啊?!!没鸟事喊什么喊?”丁平郁闷的说道。

    谁知道这一次张小花根本就没有和丁平生气,而是满脸笑容的朝着丁平就跑了过来。

    丁平一看,赶忙往后撤,道:“停,停住,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老公~~”

    张小花来到丁平面前,一把将丁平给死死的抱住了。

    丁平就感觉自己瘦小的身子突然被一团棉花给包裹住了一样,脸被一团柔软给堵着,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呜~呜呜~~放开我,你放开我!!”

    丁平连推带扯的从自己老婆的怀里出来,狠狠的喘了几大口气,这才吼道:“你有病啊?!!”

    张小花赶忙点头,满脸笑容道:“我有病,我有病,老公,以前都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让你瘦弱的肩膀扛起整个家庭的重担,以后我会帮你分担的,我们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不好?”

    听到自己的老婆说这话,丁平的身子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他伸出手摸了摸张小花的脑门,嘟囔道:“没发烧啊,小花,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小花一巴掌将丁平的手给打开了,刚要发飙,可是瞬间又软了下来,抓着丁平的胳膊,肥胖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着,嗲声嗲气道:“老~公~~好不好吗~~”

    丁平:“......”

    这货直接就蹦一边去了,一指张小花,道:“何方妖孽上了我老婆的身?快快现身,要不然我.....我报警了啊。”

    嗯,在丁平看来,自己的老婆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因为眼前这个张小花的所作所为根本就和自己的老婆相差太远了,自己的老婆无论如何都不会玩这一套的。

    张小花还是没有生气,再次来到丁平面前,双手抓住丁平的双手,不停的甩啊甩啊的。

    “老公,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不好嘛~”

    “我......老婆,你还是虐待我吧,你蹂躏我吧,别这样好不好?温柔真的不适合你。”

    “丁不平!你大爷的,你什么意思?老娘怎么就不能温柔了?还我虐待你蹂躏你,你怎么那么贱啊?!”

    “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老婆,你这样才是真正的你,你说吧,怎么突然玩这么一出戏?”

    张小花看着还是一脸紧张的丁平,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道:“你中奖了。”

    “哦~啊?!!什么玩意儿?”

    “什么什么玩意儿?我说你中奖了。”说着张小花再次扬了扬手机。

    丁平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嗷唠一嗓子,将手里的瓢都扔飞了,三两下就跳屋里面去了,然后抓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顿时整个人再次目瞪口呆。

    好半天,破旧的屋子里面突然响起来了一声狼嚎声。

    嗷呜~~~哈哈哈哈......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