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发现
    第二百九十九章

    离开小镇,风辰一路策马飞驰。

    两个小时之后,当坐下骏马已然大汗淋漓,嘴角隐约泛起白沫的时候,他看到了前方一片黑茫茫的山林。

    黑林子山!

    这是樊阳城东北,一处著名所在。

    据说,这片山林地下有绝阴水脉,因此,这里的泥土和土中生长出的植物,全都是黑色的。

    就连山中的雾也是黑色的。

    山林中,危机四伏。最危险的,除了神出鬼没的妖兽之外,还有腐蚀血肉的毒瘴和能将人的灵魂都冻住的阴风。各种各样有毒的植物和虫子,更是层出不穷。

    也因此,黑林子山成了许多人眼中的禁区,只有极少数的本地猎人和地境以上的强者,才会从这里经过。

    在林前下马,风辰看了看眼前的林子。

    就像有一条无形的分解一般,林子外面,阳光明媚,泥土和地上的石头野草,都很正常。

    而林子里,无论是草木还是泥土,都是漆黑如墨。就连光线似乎都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一般,一眼看过去,除了无尽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风辰回头看了看后方。

    他知道,那四个晴家追猎者正紧紧地追在后面。他们应该是有某种追踪的手段,沿途的所有岔口,他们一个也没错。

    风辰将马辔头取下,拍了拍它的屁股,放它自己回去,旋即毫不犹豫地钻进了林子里。

    进入树林,风辰顿时感到一股寒意。

    黑林子山地下的绝阴水脉,不但其寒无比,而且黑色的山林和弥漫的黑雾隔绝了阳光,使得这里面就如同万年冰窟一般。

    只短短几秒中,风辰就发现自己的衣服上,结上了一层黑色的冰霜。

    这件武者服母亲雨夫人准备的,以血蚕丝,火银丝和精金丝糅合织就,除了刀剑难透,有一定的防御力之外,对于极端天气和一些特殊的环境,也有抵御作用。

    然而,即便如此,风辰还是感到一股子寒意不断地往身体里面钻。

    风辰当下运转天衍诀。随着源力的运行,渗透入体的寒意,比之前消褪了一些,不过,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

    “难怪说这里是地境以下武者的禁区,普通人更是连边也不敢挨,”风辰心想,“只有达到地境,人和大地自然融为一体,掌控自然规则,才能无视这种寒意,而地境以下,只靠身体硬撑,是撑不住的。”

    仔细感受了一番,风辰发现,虽然源力能驱散寒气,但源力的消耗也非常惊人。

    “我是有灵兵炼体,身体强度比一般同境界争游者强了许多,连我都如此,后面那几个有苦头吃了。”

    风辰向林子深处跑去。

    而就在风辰进了林子不到十分钟,四名追猎者已经接踵而至。

    “这家伙进了黑林子山!”熊律下了马,神情严肃地道,“果然是跟我们玩这一出。”

    对这次赌斗,晴家自然是做过功课的。

    而在温旭骞的推测中,樊阳城东北的黑林子山,就是风家可能选择的逃亡节点之一。

    黑林子山环境极为险恶。哪怕此刻只是站在这片黑色丛林的边缘,四人也能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用温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如果我是风辰,我会选择利用这里的环境,为身后的追猎者制造麻烦,方便摆脱对方。”

    不过,当时考虑到风辰自身的实力以及他进入黑林子山的风险,这个猜测被温先生放在了等级最低的一档。

    直到大家得知景家和宿家竟然是风家的盟友,并且还相继灭掉了相邻的木、黄两大家族之后,这个猜测才被重新重视起来。

    要知道,穿过黑林子山,向东北可以抵达景家,向南则可以抵达宿家。这就使得黑林子山的战略地位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况且,通过今日吕翔和风辰的较量,大家赫然发现,这小子竟然深藏不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走黑林子山的可能性就大为增加了。

    而这一路过来,众人心头的预感愈发强烈,直到现在,发现真被自己猜中了。

    “走,进去!”熊律一声令下,四人毫不犹豫地追进了林中。

    “这小子狡猾如狐,大家要小心。”张鸿七开口道。

    熊律点了点头,一边奔跑,一边说道:“鸿七说得对,黑林子山环境险恶。而我们又不可能一直保持一同行动,若不小心,说不定会被这家伙趁机偷袭……”

    “好阴冷的地方,”纪胥风运转源力驱寒,冷笑道:“他要是敢偷袭,那岂不是正好抓他进决斗?”

    熊律摇头道:“不行。你开启追猎者权限,强令他进决斗,只能约束他五分钟。可若是五分钟之内,你无法拿下他,那他就可以脱离战斗,继续逃亡……”

    张鸿七接口道:“而且,在决斗状态下,就只能你和他交手。我们就算在旁边也只能干看着。若是你不能拿下他,又让他脱离了战斗,那咱们就得再等三个小时……”

    说着,他眼睛微眯道:“之前都说这小子是个废物……可吕翔跟他的战斗,我们都看到了,这小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在没有必胜把握的情况下,我们直接跟他决斗,并不划算。”

    熊律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在把他逼到精疲力竭之前,我们都采用追猎模式,如此一来,虽然同一时间只有一个人能对他出手,但别忘了,追猎模式权限是可以转移的。”

    纪胥风点了点头。

    他知道,现实追逃有决斗和追猎两种模式。追猎模式的缺点是不能强行留住对方。而优点,则是对己方同样没有太大的束缚。

    例如自己和熊律一同发现风辰,自己先出手没能留下风辰,又追不上他,那么,自己可以把权限转移给能追上他的熊律。

    如此一来,只要能抓住那小子的踪迹,就能始终保持出手的机会,以便死死咬住他,拖住他。

    这可比满世界地追着他跑却不能出手要舒服多了。

    当然,一旦选择了这种模式,在一定时间内,就不能强制留他进入决斗了。

    倒是反过来,对方可以主动选择进入决斗。

    不过,对于逃亡者来说,这是一个孤注一掷的选择。因为一旦决斗是由逃亡者主动提出的,那么,强制时间就不是五分钟了。不分出胜负,双方都不能脱离战斗。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这种赌斗的逃亡者是不会主动选择这一权限的。

    这时候,一旁的马山岭开口道:“我记得,逃亡者有一个反猎杀权限——如果他先发现我们,而开启这个权限的话,就能够反过来追杀我们,并且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也同样不能拖他进决斗。”

    “嗯,”熊律点头道:“不过,首先,他不出手攻击,这个权限就不能激活。而其次,开启反猎杀并袭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意味着我们可以自由还击,不限人数……”

    张鸿七补充道:“所以,这个权限,其实被人称为保命权限。许多逃亡者使用这个权限,都不是为了反猎杀对方,而是为了避免被拖入决斗,寻得一线生机。”

    一边说着,四人一边飞一般地奔跑着。

    能被从卫部选出来参与这场赌斗,他们的轻身功夫都是超一流的。

    很快,在翻过林中的一个小山坡时,马山岭神情一动,飞快地摘下背上的长弓,二话不说,向着左侧谷底下方就是一箭。

    嗖!

    几乎是在箭矢掠空的同时,那个方向,一道人影已然飞一般地闪出,向着山谷对面的山崖纵跃而上。

    “是风辰!抓住他了!”

    众人都是一喜。

    不过,双方隔着一个山谷,从这边下到谷底,再上到对面的话,需要不短的时间,很容易让风辰逃脱。

    当下熊律下令道:“我追,你们分头包抄!”

    说完,他从芥子袋里取出了一个木简,抛上了半空,沉声道:“小桥!”

    木简之上,浮现一个桥字,旋即,空中出现了一座由白色雾气组成的桥。横跨山谷两侧。

    在这一片漆黑的山林中,异常显眼。

    熊律飞快地跨上了桥,几个起落,就已然过桥到了对面。

    而随着他的脚步过处,白雾桥飞快地收缩着,等他落地时,已然彻底消失。木简又落回到了熊律的手上。

    这个木简是一个上古辅助型秘器。是晴家为了这次赌斗,而特地交给熊律使用的。

    其他四人,包括已经战败的吕翔,也都有各自的秘器。只不过吕翔当时一是轻敌,而是被风辰抓住先机连续攻击得手,没有机会使用秘器,不然的话,胜负还是两说。

    而熊律的这个木简,是大家最眼馋的。哪怕早已经见识过其特异属性,此刻三人也不禁一阵艳羡。

    只可惜,木简的桥只能渡一个人,不然的话,现在大家恐怕已经将风辰合围了。

    “走!”马山岭扭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灵鼠,当先顺着灵鼠指引的方向飞掠而去。

    张鸿七和纪胥风紧紧跟上。

    ……

    “那家伙怎么发现我的?”

    风辰在黑色的山林中,飞快地奔跑着。

    之前他从侧面好不容易下到了谷底,正准备往上走,却听到了这边传来的动静。

    他当时就隐身在一处灌木丛后,凝神屏息。

    在他想来,黑林子山里,虽然不是一点光线没有,但可视距离极短,自己一动不动地躲藏在这里,对方不一定能发现自己。只要他们顺着那个方向往谷底走,自己就能趁机上去了。

    可没想到,对方一下就发现了自己。

    风辰运转灵台,将御风诀催动到了极致。恰好有一阵黑风吹过,他身形一纵,已经踩上了风头,旋即借着风一阵拔高,手脚并用地上了一处山崖。

    “是他肩膀上的那只老鼠!”风辰回想着,做出了判断,“这应该是感知类术法制作的符箓——灵鼠寻踪!”

    风辰回忆着那名追猎者的画面,通过脑海中的记忆碎片,找到了相关的信息。

    感知类术法,恰好也是风辰所学的术法类型。

    只不过,他从《道听录》里学习的听术,只是这类术法的入门。就炼魂师这个行当来说,他才相当于一个学徒。而这种能够衍化出灵鼠的符箓,至少也是三级炼魂师了。

    “晴家果然不好对付啊。”风辰有些郁闷。

    争游者以武问道,分天地人三境,每个境界一阶,总计九阶。

    而炼魂师则从一到九,分为九级。到了九级大魂师,他们同样可以和天境争游者一样,突破道境,成为超凡强者。

    而且,一个以魂入道的道境强者,甚至比以武入道的道境强者,还可怕得多。

    其最可怕的,就是他们花样繁多层出不穷的手段。

    不过,培养一个炼魂师也是相当困难。其成长难度就不说了,单单是消耗的资源,就是天文数字。

    别的不说,就说风家,要养一个三级炼魂师的话,恐怕就得拿出十分之一的财力。

    而十分之一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全族都得把裤腰带给勒一下!其他方面的资源,能削减的都得大刀阔斧的削减!

    可显然,对于晴家来说,拿出三级炼魂师制造的符箓根本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就算没廉价到随手撕着玩,那也是随随便便就能给手下卫队一人发个几十张。

    而这恐怕还是因为人境争游者,最多只能催动三级符箓的原因。

    不然的话,人家五六七八级的符箓都能砸过来。

    风辰心里愤愤不平地想着,上了山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旋即吓了一跳。

    只见一道白雾,如同拱桥般横跨山谷两侧。追猎者中,那个名叫熊律的家伙,正飞奔过桥,向自己追来。

    “还讲不讲道理?!”风辰出离地愤怒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个秘器的厉害和珍贵。

    而身为一个横行樊阳城的乡下纨绔,一向都是他用钱砸人,什么时候被人用钱砸过?

    可此时此刻,风辰觉得自己被砸了。而且被砸了个鼻青脸肿!

    大城市来的晴家,果然豪阔。为了一场赌斗,竟然为手下的侍卫都配上了秘器!

    他们就不怕弄丢了么?!

    风辰目光闪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