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恐怖堡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心有灵通(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五十章 心有灵通(求收藏求推荐票)

        一个铁笼子,十只乌鸦。

        “公子,您要的乌鸦买来了。”孙虎提着铁笼子来到,一脸讨好的表情。

        贺一鸣淡淡瞅了眼,讶异道:“集市上也有卖乌鸦的?”

        孙虎嘿然笑道:“我也很意外,问了那个摊贩才知道,原来乌鸦居然是北方异族所崇拜的神鸟,而锦绣城中有不少从北方过来的异族商人,他们就爱好豢养乌鸦。”

        贺一鸣心头了然。

        孙虎放下铁笼子,退了出去。

        “可以着手尝试鸦羽术了。”

        贺一鸣抖索精神,抓住一只乌鸦,用小刀轻轻割破了其腹下一点表皮,放了几滴血出来。

        然后,他拿过一块软木,刀尖蘸新鲜的鸦血,在软木上镂刻鸦羽术印记。

        毕竟鸦羽术不同于曙光魂术,要在人体上刻画印记,有多疼就不说了,在正式刻画前,有必要先练熟了,多模拟几遍,掌握好自残的力道。

        贺一鸣一刀接着一刀认真刻画,顿时,如同村长附体,一种熟而生巧的技能油然而生,每一刀落下的力道,划出的长度和弧度,应该蘸多少鸦血,全部得心应手,了如指掌。

        很快,鸦羽术印记刻画成功。

        贺一鸣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进行第二遍演练,蓦然间,呼的一声响,软木上的魂术印记燃烧起来,羽翼状的红色火苗冉冉升起,跳跃在眼底,一闪地飞向那只乌鸦,没入它的伤口处。

        贺一鸣凝视着乌鸦。

        只见乌鸦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乌鸦眨了眨眼,躁动不安的它忽然平静下来,转过头来,默默地与贺一鸣对视。

        此刻的贺一鸣,心头浮现奇异的感觉。

        他与这只乌鸦,好像产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心灵感应?”

        贺一鸣脑海中闪过这个词。

        尽管眼前这一幕,不是村长使用鸦羽术的方式和结果,但贺一鸣没有因此失去方寸,他很快冷静下来,集中注意力感受他与乌鸦之间那虚无缥缈而又无比真实的感应。

        随着他全神贯注,霎时,奇妙的景象出现了,他居然看到了自己,确切的说,他通过乌鸦的双眼看到了他自己。

        “向左转头。”贺一鸣试着向乌鸦传递这样的念头,乌鸦瞬间领会并转向左边,然后,贺一鸣霎时间看到了自己右边的画面。

        “心灵相通!我能够操纵乌鸦了!”

        “难道这是鸦羽术的另一种使用方式?”

        贺一鸣心念百转,顿了顿,抓出第二只乌鸦,将刚才的做法还原了一遍,果不其然,他与第二只乌鸦也产生了心灵感应。

        “错不了,鸦羽术至少有两种使用方式!”贺一鸣精神大振,无意间竟然有了这般重大的发现,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鸦羽术,既可以血祭乌鸦,也可以驾驭鸦群。”

        在北欧神话中,主神奥丁的肩膀上有两只乌鸦,福金和雾尼,它们会飞遍九大世界并返回向奥丁报告,所以奥丁无所不知。

        “我也有点奥丁的逼格了。”贺一鸣狂喜,一口气将八只乌鸦全部转化为了鸦兵。

        尽管这些乌鸦看起来都差不多,无法区别哪只是哪只,但贺一鸣与它们心灵相通后,却是非常清晰明了。

        “你是鸦兵一号,你是鸦兵二号,你是……”贺一鸣饶有兴趣地给它们命名。

        “去吧,召集更多的同伴来。”贺一鸣挥了挥手,八只乌鸦随即嘎嘎嘎叫着,振翅飞出窗外。

        那嘎嘎之音,明明聒噪无比,不堪入耳,贺一鸣听起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妙不可言。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最后两只乌鸦,叹道:“抱歉,你们不能成为我的鸦兵,为我牺牲吧。”

        不知为何,两只乌鸦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没有一丝躁动,任由贺一鸣杀了它们放出血。

        贺一鸣咬着牙,用小刀在左臂上刻画鸦羽术魂印,忍受了莫大的疼痛才完成。

        最后,他的左臂上浮现两个羽翼状的印记,唯美如纹身。

        贺一鸣长舒一口气。

        “多了两张保命的底牌。”

        任何人都怕死,贺一鸣也不例外。

        他总是谨慎小心,每次行动都是深思熟虑,尽可能确保安全和成功。

        但是,现在的他,有了嚣张和任性的资本了。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伏案桌前勾勒曙光印记,坚持不辍。

        不到半个时辰,鸦兵三号返回,居然带回来了十多只乌鸦。

        贺一鸣立刻把它们全部转换为鸦兵,再把它们扩散出去,召集更多的乌鸦前来。

        如此重复循环,数日间,贺一鸣弄出了一千多只鸦兵,成群结队飞行,乌压压一片,遮天蔽日,无比壮观。

        “一只乌鸦不起眼,成千上万只乌鸦,那就非同凡响了。”

        贺一鸣双目猛放光彩,有点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意味。

        这天,李典来报。

        “茅横突然召集了一些地痞流氓,他们似乎有开始行动了。”

        贺一鸣坦然自若,道:“耿文则的目标是精铁矿,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他们会先在城内闹事,袭击目标应该是贺家的某些商铺。”

        李典深以为然,道:“我已经将大部分商铺内的贵重财物转移了。”

        贺一鸣寒声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要血雨腥风,那我就给你血流成河。”

        傍晚,锦绣城最大的金银楼。

        贺家的金银楼,出售金银首饰,各种珠宝玉器,总之,世间最贵的东西都在这里。

        临近天黑,金银楼快要打烊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五六十名衣着破烂的乞丐突然冲入金银楼,打、砸、抢,还放火,来得快,去得快,一哄而散。

        这些地痞流氓不知道,一只只乌鸦徘徊在天空,紧盯上了每个人。

        “拢共五十六人,分散后又聚集到了长柳巷的一座宅院内。茅横也在那里,给这些人发赏钱,他只带了四名收下过去。”

        贺一鸣撇了撇嘴,推门而出,夜色笼罩下的院子里,孙虎与一众扈从集结完毕。

        “茅横是二流高手,心狠手辣,孙虎,你有把握拿下他吗?”贺一鸣问道。

        孙虎冷笑道:“少爷,我也是二流高手,但茅横已经四十多岁了,早就已经过了巅峰期,而我只有二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