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古玩人生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139章 放长线,钓大鱼

        周围一片寂静,宋掌柜慢慢停住脚步。

        没等他看清到底是什么,就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嗒声响。

        黑暗里,有人点燃了一支烟。

        他拈着烟,斜靠在柱子上,抬手重重地吸了一口。

        借着这光亮,宋掌柜眯起眼睛:“清嵘?”

        “宋叔。”薄清嵘抬眼看他,慢慢呼出了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宋掌柜手一颤,但神色还算镇定:“u盘。”

        他很冷静,声音也很平和:“拷了点之前的资料,顺便过来还钥匙。”

        这理由真是充分恰当,连他刚才未经允许私自上楼的事实也给抹消了。

        然而薄清嵘却并不在意这些,略一偏头,目光落在他手里的u盘上:“给我。”

        “……好。”宋掌柜利索地点头,把u盘递了过去:“你要看就看,确实没别的,就我自己制定的几份报表格式,你看完还我。”

        薄清嵘轻笑一声,伸手接过u盘。

        但是他却没急着上楼查看,而是抽了口烟,冲宋掌柜吹了一个圈儿:“宋叔。”

        他的声音有点模糊,像是一个个烟圈,带着点儿呛人的味道:“你是不是打心眼里觉得,我就是一个傻x呀?”

        宋掌柜目光微冷,皱了皱眉:“我从没这么觉得过。”

        “嗯……那就是说,你从来没把我放进眼里了。”薄清嵘点点头,把玩了一下u盘:“你知道吗,其实,店里监控挺密集的。”

        宋掌柜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脚步却在不着痕迹地往外移。

        “比如说……我的办公室里面。”薄清嵘笑了一声,声音竟是颇为畅快:“正对着办公桌的,正对着电脑屏幕的,不仅有监控,还有监听器。”

        !!!

        宋掌柜骤然瞠大了双眼,心下一凉:那岂不是,他刚才的举动和自言自语的话,全都被录下来了?

        什么人会故意拍自己的办公室和电脑屏幕啊,这薄清嵘脑子有坑吗?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不对,他进去后仔细确认过,整个房间布局没变过,莫非,是薄清嵘诈他?

        “呐,我知道你不会信。”薄清嵘打开手机,递给他看:“像素可比外头的还要清晰些呢,我自己玩游戏时整的,怎么样?可惜没能美个颜。”

        宋掌柜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咬着牙没吭声。

        “宋叔啊……咱们认识也有些年头了吧……”

        “十三年了。”

        薄清嵘唔了一声,低头呢喃着:“都十三年了啊……”

        从半大小子到如今的青年,声音从稚嫩到喑哑,彼此的关系,却逐渐疏离。

        是他们变了吗?

        不,只是他慢慢看清了一些东西。

        薄清嵘把烟摁熄,声音有些寥落:“宋叔,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宋掌柜叹了口气:“小嵘,叔真是一心对你好的,店里生意如今也走上正轨了,这些年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鞠躬尽瘁,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不至于非得撕破脸皮这样子,真的,大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他絮絮叨叨说了好一通,半晌才发现自刚才起,薄清嵘就没说过话了。

        宋掌柜怔怔看向薄清嵘,发现他神色有些迷茫,显然已经出了好了一会儿神了。

        “我也想。”薄清嵘无奈地笑笑,把u盘扔回给他:“宋叔,一起喝杯茶。”

        当u盘重新入手,宋掌柜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虽然打感情牌什么的他向来都挺鄙夷,但不管怎么样,有效就好。

        俩人喝茶的时候,薄清嵘一直在回忆过往。

        “记得那时候我特别怂,超害怕那些大人过来谈生意,都是宋叔你带着我去谈的哈哈哈。”

        “想起来好像挺遥远,一眨眼就已经现在了。”

        “对了,那会子好像我还收过不少假货,后面都是宋叔你给我摆平的哈哈……”

        他茶没喝多少,话抖了一篓子。

        宋掌柜沉默地听着,心里其实也有些怅惘。

        养条狗都会有感情呢,更何况他也实实在在带了这孩子这么多年。

        只是……

        自始至终,他心里都非常清楚他们的身份,所以对于薄清嵘的私事,他一概不插手。

        不投入感情,自然也就能抽身得爽快。

        “过几天,就是我爸忌日了。”薄清嵘眼眶有点湿,声音也渐渐沙哑:“宋叔……我,我真是。”

        宋掌柜轻声叹息,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心想说点什么,却又确实无话可说,便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也不知道,我爸如果能看到今日,会不会觉得欣慰。”薄清嵘抬起眼眸看他,目光竟隐含几分凛冽:“毕竟,他没有做到的事情,我做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宋掌柜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

        他皱起眉头,不着痕迹地道:“小嵘,过几日我陪你一起去公墓吧,不过今天我确实得走了,我这边还有事,改日……”

        “不用改日了。”薄清嵘把玩着手里的小瓷杯,神色有些冷漠:“宋叔,这些年,谢谢你,虽然咱们有仇,但我恩怨分明,为着你那一分善念,没把我一块弄死,我也讲点良心,不杀你。”

        宋掌柜瞪大眼睛,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踉跄着倒在了沙发上。

        “是不是很奇怪什么时候着的道。”薄清嵘慢慢地喝着茶,没有看他:“从你进门开始。”

        鼠标,桌子,椅子,栏杆。

        但凡想得到的他有可能碰触到的东西,他全都处理过。

        “宋叔,折在沈风眠手里,你不冤枉的。”薄清嵘放下茶杯,声音清朗:“把沈风眠叫过来吧,随他处置。”

        沈风眠没有亲自过来,他只是派人把宋掌柜带走了。

        看着那杯喝过的茶,薄清嵘静静地坐了很久。

        夜深了。

        寒风过堂,薄清嵘才从回忆中醒过神来。

        他端起那杯早就凉透了的茶,微微倾身与之轻轻一碰:“敬你,走好。”

        宋掌柜眼睁睁看着u盘被破解,里面的东西全被复制出来。

        身体动弹不得,心里凉成了一片。

        完了,全完了。

        他就说为什么那些人都这样了,他怎么还一点事没有。

        敢情人家不是不抓他,只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都到了这份上,宋掌柜也没什么心思想别的了,他静静地瘫在沙发上,艰难地看向手腕上蹭光瓦亮的手铐。

        也不知道,最后等待他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