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宁皱了皱鼻子,扑到他怀里。“你是说,顾臻其实早就知道她是假冒的?”

    “堂堂顾氏的少东,不会连这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吧?”莫南的解释合情合理。尤其是,在他也尝到情爱的滋味之后,就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断了。

    若非是真的喜欢,顾臻又何必委屈自己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苏曼宁眯了眯眼,啧啧两声。“真看不出来啊,他也是个情种!”

    “这样不正好么?”莫南抚着她的脸蛋说道。

    苏曼宁想了想,也是。顾臻不计较那人的身份愿意将计就计,她也能够逍遥自在。否则,这事儿若是捅破了,她肯定会被抓回去。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她找到了一生挚爱,顾臻也有心头好,相安无事。

    *

    苏曼宁是逍遥自在了,苏南风这边却是焦头烂额。他出去了个把月,结果公司被姜玉茹弄得一团糟,接连盈利了多年的集团竟接连出现亏损。而且,还有几笔资金不知去向,公司股价更是一跌再跌,再不复往日的辉煌。

    苏南风心里那个气啊,真是杀了姜玉茹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是不是又把钱拿回娘家去了?!”苏南风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眼神如刀子一般,恨不得将她凌迟。

    姜玉茹跌坐在地上,笑得肆意。“你猜?”

    “贱人!”苏南风被她的笑给刺激到了,伸手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姜玉茹近来天天挨打,似乎早已习惯了,竟是不求饶也不喊疼。直到苏南风发泄够了,她才抬起头来,满是嘲讽的说道:“每次只要一出什么事,你就会把责任往外推……你也太瞧得起我了!我一个空有名号的苏太太,何德何能能指挥得动那些个股东,让他们全都听我的?还不动声色的将大笔的资金抽走?!”

    苏南风其实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可除了她之外,他实在是想不通还有谁有这个本事。“不是你,还能有谁,你倒是说说看?!”

    姜玉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缓缓地站起身来。“你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心腹?他在公司的地位,可比我高多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苏南风才猛地发现张晋最近似乎跟其他股东走得很近。

    “这个叛徒!”苏南风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姜玉茹却笑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都是你自找的!”

    “你给我闭嘴!”

    姜玉茹懒得跟他说话,走到梳妆台跟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你把字签了吧。”

    苏南风看到封面上离婚协议几个字,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离婚了。”姜玉茹坦白的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我想了很多。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决定离开这里。”

    “你休想!”苏南风三两下就把协议给撕了个粉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就是跟那个小白脸儿在一起么?呵,还真是天真啊!给我戴了绿帽子,还妄想跟那个奸夫在一起!退一万步讲,没了苏太太这个名号,你以为他还会对你忠诚?可笑!”

    姜玉茹脸色白了白,却没有反驳他。“离婚协议我有的是,你撕不完的。你不是觉得我给你丢人了么?那正好把它签了,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