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故事有点扯 > 第九十章入魂
    “居然是先祖的意思,这到底是为什么,先祖战败反而不思重整旗鼓打回神州大地,反而要后代子孙立下重誓,不得找轩辕族报仇,还说自己是为救族人,到底是先祖临死前神志昏迷从而胡言乱语,还是他的本意呢?”少主颇为不解的低声咕哝道。

    共工身为神农帝的后代子孙,绝对不是什么贪生怕死的小人,据共工氏留下的书籍文典记载,自从神农帝归顺轩辕族黄帝之后,神农氏和轩辕氏亲若兄弟,两族互相通婚,几乎融为一族,后来轩辕族的颛顼帝残暴不仁,迫害共工先祖,先祖被逼无奈才起身反抗,不曾想战败,为保族人这才怒撞不周山,为族人求的一方安宁。

    既然共工氏是被迫害的一方,那么断无可能受此冤屈还龟缩在这无名地界,共工先祖反而留下遗言让他们不得着轩辕族报仇,更不得返回神州大地,这叫谁听了都会觉的先祖是不是老糊涂了。

    “少主,先祖当时敕令亲子立誓时,身旁还有诸多亲属和臣下,他们也都听到了同样的话语,并且在先祖的逼迫下,他们也立下相同的誓言,所以历代主上未免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这才一直蒙骗族人,安于现状。”月灵师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要打消少主心中重返神州大地的念头,不然他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到时候共工氏可就有大麻烦了。

    “本座明白,本座不会乱来的,两位灵师,石灵师就教给你们来照顾了,本座猛然间听闻此事,心绪难平,容本座好生休息片刻,回复心神。”少主拱了拱手面带愁苦之色告辞道。

    “少主言重了,此事本就是主上交托给我等之事,如今只是提早知会少主,少主无须言谢,请好生休息,万事以自身贵体为重。”月灵师和乌灵师同时拱手行礼道。

    少主和两位灵师互相见礼后,这才旋身离去,原本华丽异常的锦衣此刻穿在他的身上反倒成了一件无形的枷锁,他本以为自己即将继承大位,现如今只是一个被逐的跳梁小丑,两相对比之下,哪还有乐趣可言,怪不得自己以前老是看到父上对月仰天长叹,他本以为父上是为灵气枯竭而又忧心,现在得知真相,才知道他是为何而心烦。

    两位灵师望着少主的背影消失在殿门之后,两人这才挺直了腰板,互相对望了一眼,月灵师叹了口气道:“希望少主能接受这个现实,不要像曾经那位先祖一样犯下不敢犯的过错。”

    “希望如此吧。”乌灵师若有所思的迎合道。

    少主一出通灵殿,等候在殿外的虎盔将军和风长老,立刻闻声上前,心直口快的虎盔将军看着表情阴郁的少主关心的问道:“少主,两位灵师怎么说,石灵师可有大碍?”

    “石灵师的事就交给两位灵师处理吧,拓跋将军,你随本座来,本座有要事交托于你。”少主挥了下手,似是要赶走心头那烦人的思绪,然而话到嘴边,却仿佛喉咙里堵了颗石子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来。

    说完他便越过两人,踏上了通灵殿外一条向北的幽静小道,朝着小道尽头的一座宫苑缓步前行。

    “少主,您有何事吩咐,尽管直言,哪怕是要不周山山顶的仙果,拓跋勇绝不会让少主失望。”拓跋勇见少主欲言又止,想来交托于自己的事情必定事关重大,于是对身旁的风长老匆匆行礼之后便快步追了上去。

    少主听到拓跋勇的脚步声和盔甲的撞击声从自己身后传来后,回头望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低声说道:“拓跋将军勇武,本座早就有所耳闻,不过将军要失望了,此事和不周山没有任何关系,反倒是本座希望你去一趟幽灵谷,仔细查探一番,此行你无须带帐下兵卒前往,本座另派两位入魂巅峰的高手一同随你前往,切记此去一路上务必小心,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

    拓跋勇听到少主的话,脸色大变,立马拱手劝道:“少主,自灵气衰减,我族入魂级高手,一代少于一代,入魂巅峰现如今也只余下十来位,他们专职负责守卫神农居和少主的安危,如今贸贸然的派出去两位高手去那个幽灵谷,请恕属下斗胆,不知少主所为何事?”

    少主心知他对自己的这道命令定然有所疑惑,但是他又不好解释,对着他摆了摆头道:“你照本座的意思去做,记住一定要小心,沿途隐姓埋名不得暴露行踪。”

    说完少主便扬长而去,拓跋勇看了着少主离去的背影,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幽灵谷这么个小地方为什么要自己带两位入魂巅峰的高手前往,一路上还要隐姓埋名小心行事,要知道自从灵气衰败之后,神开和破极境界的大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入魂级的高手虽然不能移山倒海,呼风唤雨,却也能千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两位入魂巅峰的高手只要不被人围困,应付千军万马也不在话下。

    “将军,为何愁眉苦脸,少主如此重用你,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风长老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从拓跋勇的身后传来。

    “这算哪门子的重用。”拓跋勇下意识的将心里的郁闷说了出来,回头想起少主临走前的叮嘱,赶忙将嘴巴紧紧的闭上,对着风长老摆了摆手便不理会他的挽留起身离开。

    风长老分别看了看拓跋勇和少主离去的方向,最后面向通灵殿,沉吟了片刻,忽然间一转身,快步朝着神农居外殿大门走去,行动之快没有丝毫的年迈之感,仿佛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等着他去办一样。

    夕阳在不知不觉间落下了山头,天边最后一片火烧云也随着最后一抹肚白而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不周山也收起了它五彩缤纷的神光,化成了一座沉默不语的孤高巨人,伫立在漆黑的夜色中,承受着冰冷寒风的侵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