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神秘军爷宠妻至上 > 366 未来战神(一更)


    徐康宏不敢相信地转过身看向了她,“你说什么?”

    宴九神情淡淡地道:“提前吧,我知道你想延后再争取一把,但是现在显然已经不行了。”

    库恩在发现自己的人死了一个后,以他的性子是不会就此罢手的,甚至还会变本加厉,增派更多的人手过来。

    而且S市本来就有他的人在这里,想要动手实在太方便了。

    那到时候拘留所里就该陷入无止境的不安定中了。

    她不希望变成这样。

    这件事和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些不安定的因素全是她的存在而带来的。

    老头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想为自己的徒弟再争取一下,就暂时把她扣在这里而不往上面送,这无可厚非。

    但为了她,把这里的人卷入在这份危险中,这就不公平了。

    他们何其无辜。

    而且她相信,老头也不会愿意。

    站在那里的徐康宏就这样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显然他开始动摇和迟疑了。

    只是在犹豫了片刻后,他还是想不死心地挣扎一下,“其实,那些人本来我就不看好,但我们的人来看守你就完全没问题。”

    “你打算拿那些无辜的兵来给我垫背?”

    徐康宏理直气壮地道:“什么叫垫背!在队伍里训练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该实战了,这是考验!”

    宴九用一种“你就扯淡吧”的眼神睨看了他一眼,“别闹了,他们已经渗透到后厨了,我的伤势就是吃了那些东西才迟迟不好的,万一下次他们投毒怎么办?你打算让所有人都食物中毒吗?”

    这件事倒是徐康宏第一次知道,不禁愣了愣,“那、那我们就自己做饭?”

    他不甘心的试图抢救,但被宴九一口否决了,直接盖棺定论道:“听我的,快点递交资料,把我送过去吧。”

    “这怎么行,你这里面还有很多事……”

    他急切的言语还未说完,就听宴九说:“师父,我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不送走,只会害人。你不怕这里的人全都被我害死吗?”

    一句话,把徐康宏那些还会说完的话全都哽在了喉咙间。

    许久后,他才低垂着头,神情沉重而又不甘心地说:“我知道了。但是这段时间我会加派人手在你身边,都是我们自己人,你可以随时让他们做事。”

    宴九很是好笑地道:“我一囚犯能让他们做什么。”

    徐康宏哼了一声,“你是他们的班长。”

    那群人是新兵,但不属于A影,那么以宴九之前在部队的身份,的确算得上是这群新兵的班长了。

    “班长穿这个?”宴九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囚犯的背心。

    徐康宏一看到她穿的那件衣服,以及肩膀的伤势,心里就不是滋味。

    他甚至连嘴硬地说一句活该都说不出口。

    坐在那里的宴九看徐康宏那神情不太对,连忙活跃气氛地道:“行啦,我开个玩笑而已,放心好了,做事是不敢当的,不过有事我会请求他们帮忙的。”

    “嗯。”徐康宏沉闷地应了一下,接着道:“我现在去和上面领导商量一下,你好好在这里等着我。”

    “嗯,你去吧,我在这里没事的。”

    宴九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

    门外是那三名穿着便服的士兵正守在那里。

    三年一批新兵。

    看着那群人青涩的脸庞,她可真怀念自己当时被安排到老头手下当兵的那几年啊。

    没过多久,一名男医生从门外走了进来,说是要给她包扎伤口。

    想必是老头安排的人。

    那医生的动作很快,也很熟练,没过多久就给她的伤势消了毒,止了血,然后再用绷带给绑上。

    “最近要忌口,不能吃辛辣的,也不要随便沾水,免得伤口感染。”

    就在医生仔细叮嘱的时候,徐康宏终于从外面走了进来。

    宴九当下点头应了下来。

    那医生随后就收拾好了东西离开。

    等人早一走,宴九马上问道:“怎么样,什么时候把我送走?”

    徐康宏因为宴九马上要被送走,心里本就不高兴,现在听到宴九还这么急吼吼地催,立刻没好气地道:“你这么急干什么,总要走流程啊。”

    要是以前听他这么说,宴九倒觉得没什么。

    但现在,这推脱的意思实在太明显了,就差说一句,我压根就不想把你送走,你急也没用。

    宴九也没拆穿他那点小心思,只是点头道:“行,你要不怕我死在这里,那你尽量拖着吧。”

    徐康宏冷哼道,“你少激我,我教了你一身的本领,谁能杀你!”

    他对于宴九的能力,从来不质疑。

    那些年在部队里她流的血流的汗他都看在眼里。

    否则他也不会那么放心让她当队长,给了她一支队伍。

    但宴九却说:“我又不是铁打的,天大的本领在枪面前,那都没办法。”

    说着就举了举自己受伤的手臂给他看。

    徐康宏看到那刚包扎好的伤势,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以前不是躲得挺好的吗?!我那枪都顶你脑袋上,你都有办法躲开。现在人家不就是开几枪,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是不是这几年都偷懒疏于锻炼了?!”

    宴九觉得这小老头有点强词夺理了,“那也要视情况而定啊,你在我身后,我当然有办法。但那人就隔三张桌子的距离,周边没有可避物,我要怎么办?躲起来不行,冲过去也来不及啊,我这是人腿又不是飞毛腿,怎么可能和子弹比速度。”

    “那……那……那只能说明你不努力,连子弹的速度都比不了。”徐康宏说道。

    “……”

    宴九这下连辩解都懒得辩解了。

    这摆明无理取闹了。

    她的速度要是能和子弹的速度比拟,那她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以后两方交战,她都不需要一众兄弟的火力掩护,直接就能单枪匹马杀进敌人包围圈,然后以一挑百瞬间干光对方好了,轻轻松松。

    那到时候她就是未来的战神。

    一个全世界都为之害怕的移动杀人机器。

    让人闻风丧胆。

    别说队长,估计傅司那将军位置都得让她来做,从此统领整个一军团,一呼百应,走上人生巅峰。

    哇,想想她都想为自己啪啪啪鼓掌了。

    在一阵面无表情的幻想后,宴九叹息了一声,说:“你要没事还是抓紧办流程吧,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

    “……”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不过徐康宏最终还是乖乖地离开了。

    在空无一人的审讯室里,她整个人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以至于心底那股一直被她强压的嗜血气息就此翻涌而上。

    她觉得,好像自从上次暗杀宴敏远之后,她对血好像有种莫名的悸动和颤抖。

    特别是刚才在看到那些新鲜的血液从那个杀手的喉管里流淌下来的场景。

    大片大片地红色。

    感觉让人的灵魂都在沸腾。

    “喂,该回去了!”此时,门外的一名警察开门对她呵令了一声,打断了她的想法。

    随后她起身往门外走去。

    ……

    宴九因为出现过暗杀的事件,这回彻底直接被送到了最顶楼的拘留室里,单独隔离。

    整层楼被清空,门外全部由他们自己的六名士兵来严格看守。

    就连一日三餐也是和其他犯人区分开来,单独制作。

    总之,宴九被完全的隔离开。

    在这样隔离了又半个月后,终于徐康宏带来了消息,东西已经送上去,过几天就会做出判决。

    宴九对于这样快的速度有些反应不过来,“不需要把我送上庭吗?”

    “他们说不用,说是你态度良好,口供没有错,直接判就行。”

    其实徐康宏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很奇怪。

    正常流程不都要过一遍审,再判的吗?

    怎么到宴九这里怎么就所有流程都简略下来了。

    而且事关宴九这件事部队那边好像也没有任何消息的传递。

    这其实对他来说十分的诡异的。

    好像关于宴九的事情被完全抽离了出来,在私下行动一样。

    但这个他也不敢对宴九说。

    怕她多心有什么想法。

    但问题是这不代表宴九感觉不到,“这算什么理由?流程都不走,不会出问题吗?”

    徐康宏安抚地道:“你管呢!反正他们这么做也挺好的,更加保密,对你未来也好。”

    宴九挑眉,似有深意地看了徐康宏一眼,“你没在其中帮忙?”

    “我倒是想,没那本事。”

    是真没这个本事。

    要把所有事都压下来,哪里是他一个团长能办得到的。

    除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