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用这种方式认识了富矿(求月票)

第七百三十八章 用这种方式认识了富矿(求月票)

        楚垣夕心说老子是特么你们八抬大轿请来的,维持秩序的事归你一个基层员工管吗?但他还没来得及喷,只见文豪一皱眉:“嘿,伙计,以你的职级怎么可能代表谷歌驱逐合作者?”

        但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里除了楚垣夕没人认识他,也包括这位亚太地区大宗交易部商务和市场行业总监与推广解决方案负责人在内。

        这年头在帝都捞金的老外何其多也,出现几个老外根本不算什么,而王嘉元,他的心理素质别说跟楚垣夕比,就算和房诗菱都没法比,已经被楚垣夕怼得出离愤怒了。

        今天丢人已经丢定了,被楚垣夕这么侮辱,在同事中间沦为笑柄,只有把他们统统赶走才能争回一口气!王嘉元是典型的蔫人出豹子,温文尔雅的面纱不要了,愤怒的火焰从眼珠里喷出来,怒喝一声:“你和他一起离开!立刻!我们今天就没邀请一个米国人!谷歌不欢迎你!”

        正在这时,从他背后传来一串拍手的声音:“well、well、well……”

        紧接着是一串快速的英文口语,从楚垣夕这边当然能看到走过来好几个人,其中不都是老外。他的听力其实很一般,无论伊丽莎白还是文豪跟他说话都会刻意放慢语速,所以别人一旦正常开说,他就只能听个关键词。

        不过现在这个场合,看架势也能连蒙带猜脑补出来,说话的是个顶着一头乱发的胖子,这老外对旁边的人说的是:“你们亚大区的职员没人认识他吗?这家伙当过安卓产品的副总裁,这次和我一起来的。不过现在跳槽到扎克伯格那带奥克鲁斯团队了,噢,从这个意义上,伙计,谷歌确实不欢迎你。”

        “你真逊!”文豪和他击拳,然后发现现场气氛整体上呈现十分尴尬的状态,好些人跟过来,但是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他只好扭头说:“楚,这家伙就是富矿,不过你的事找他也没用。”

        “啊,你就是楚?我刚听人说到你。”富矿说着还挤了挤眼睛,然后半转身一拍手,对身后的人说:“伙计们,继续工作吧,我能感觉到你们的工作还不够努力,先生们。谷歌是一个以技术驱动服务的公司,亚大区的服务理念和水平看起来都不大行。”

        房诗菱的英文比楚垣夕强太多了,听了个一清二楚,然后心痛的看了看王嘉元,又迅速收回目光。

        王嘉元的面色难以描述,像被河蟹爬出一脸马赛克。

        真正的鄙视是相信一个人是毫无价值且不值得关注的。比如富矿对王嘉元就是这样,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的评价,完全当成这个位置上并不存在一个生命体。这比喷一通可严厉多了,因为他不喷就没有定性,按照职场规则,就该本地负责人来喷了。这个规则各国盖莫如是。

        本地负责人现在连喷人的心情都没有,带着阶级仇恨的目光恨不能剜死王嘉元。

        楚垣夕其实也挺尴尬的,因为被视奸的程度原本只有一的话,富矿带过来一群本地骨干,程度瞬间升到三四十,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好奇的看来看去,然后把他认出来,旋即指指点点。

        所以现在楚垣夕只希望这些人一起离开,带着王嘉元和房诗菱赶紧走。实际上他也想走了,没想到富矿反而凑过来:“哥们,听说你有个不错的游戏?”

        “汉语的,你玩的了吗?”楚垣夕没好气的所,心说不会谷歌各个都通汉语吧?这让我们很没面子啊!我们可是一直都说汉语是世界上对西方人来说最难学的语言的,什么汉语八级考试之类的段子满天飞,我就不信你们一个个都能看懂。

        只见富矿为难的揪了揪肥肥的耳朵:“这确实是个问题,听说你想申请算力做一个ai翻译?汉语的人工智能翻译可是世界级难题。”

        “对,所以我们采用折衷的办法,只翻译素材,把训练用的素材翻过去然后直接训练,这样难度骤减。”

        “很抱歉,兄弟,我管不到tpu,而且我也不该管,你这个确实是商业性质的,我不能带头坏规矩,虽然我挺想玩一下的。”

        “还有我还有我。”文豪凑上来,“其实我们都很感兴趣。”

        “啊?”楚垣夕一愣,只听富矿说:“虽然ai圈里对你游戏里的ai并没有太高的评价,但是从产品化的角度来说,算是把应用水平做到非常好的程度了。”

        “所以你刚才说已经做到月入1亿$了,我就确定是你。”文豪拍了拍楚垣夕的肩膀,“你给很多小型ai初创企业提升了估值,现在做ai的人太多了,特别是做自然语意,想要拼技术变现超难的,现在有了一个新的途径。”

        “我都有这么大名气了?”楚垣夕说着一乐,心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不是恶名,总是有用的。不过薛明费这么大劲才鼓捣出来的ai被人说成了啥了?似乎不是什么技术特别牛的东西?可惜,说话的人是谷歌的,想zhuangbility都没法装。

        文豪一点头:“嗯,你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很有名了,我都说了任何一个人白手起家一年做成独角兽,都是值得聊聊的。现在硅谷知道你这公司的人已经很多了,甚至有人想要并购,买掉你的利润,可惜不太方便。”

        所谓买利润,是一个谋求上市的公司比较常见的操作,适合那些攒下现金但是老业务没有活力的公司。上市,看的不只是攒了多少钱,更看重现金流的制造能力,所以拿存款买未来是一个很现实的选择。楚垣夕心说这就是两国思路的不一样了,那边是想并购,而这边,估计都摩拳擦掌想着山寨呢。

        只见富矿拿出手机,“先不要说那么多了,装游戏,你这游戏是pay    to    win的模式不是?”

        “呃……我们的游戏是和自己竞争,不pay也可以win,pay了之后能体验到的剧情更多。”

        “这样啊?听起来还不错?”富矿拿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华为的折叠屏手机,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