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掀翻时代的男人 > 第583章 怒其不争【感谢园长爱喝茶盟主】
    门外,耳朵贴着门口偷听的张依依傻了。

    她的听力很正常,听到了苏扬和张妙妙的对话,显然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天呐,妙妙她怎么可以这样啊,那可是姐夫……”张依依心里又羞又怒。

    她以为,有过自己严肃的警告,以及苏扬和大姐关系匪浅这两条链子锁着,张妙妙哪怕乱想,可绝对不敢乱来。

    然而,她现在才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张妙妙的胆子。

    听他俩的谈话内容,张依依得知早在之前,两人就越过那条线了,现在是第二次。

    “好啊,张妙妙!我是说你之前在飞机上怎么莫名其妙就摔了,之后还不让我帮你看,一直瘸腿瘸了半个月才好,原来你当时是和姐夫……”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啊!还有姐夫,明明都已经和大姐有染了,为什么还要招惹妙妙,太过分了……”

    张依依捏了捏柔软的拳头,心里有种想疯狂敲门,并且冲进去大骂他们两人无耻的冲动。

    但眼神闪烁了片刻,张依依又松开拳头,把自己内心的冲动给压制了下去。

    她不能这样做。

    因为那样会让张妙妙和苏扬的脸都丢光,而且,她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张依依心情有些沮丧,无力地瘫坐在门口。

    不可否认,苏扬真的很好,她这个姐夫又有钱又帅,女孩子喜欢他很正常,妙妙喜欢他就更加正常了,因为苏扬对她很好。

    可是,他的身份相当于大姐的男朋友啊……

    要是给大姐知道了,妙妙和他睡到了一起,而且两人还sao话不断,恐怕会打死妙妙吧?

    “唉,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事后找妙妙说道?”

    张依依现在很纠结,作为一名骨子里仍旧保留着华夏传统女人矜持风骨的女生,她真的很难接受自己的双胞胎姐妹,去和自己的姐夫乱来关系。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就算不接受,那又能怎样?

    杀了他们不成?

    那不可能,张依依可没那么扭曲。

    心里烦闷的她,坐在门口既是沮丧,又是烦闷。

    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但很快,张依依的神色变了。

    ……

    第二天上午。

    苏扬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钟了。

    他在楼下用餐时,发现张依依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

    而当苏扬朝她直直看去的时候,她又连忙扭过头,或者是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怎么回事这姑娘?昨天可不是这样啊。”苏扬心里有些纳闷。

    昨天的张依依,看他的时候,目光很自然,可今天却完全变了味道。

    “难道是……”苏扬想到了一种可能。

    虽然昨晚上,他和张妙妙作战的时间是在凌晨深夜。

    但是,也不排除被张依依发现的可能,看她现在这副既害羞,又有些生气的样子,苏扬估摸着恐怕八九不离十吧?

    想了想,苏扬试探着问道:“依依,你吃了吗?”

    “吃过了。”张依依淡淡回道。

    苏扬又道:“妙妙呢,怎么没看到她的人?”

    张依依闻言,抬首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那水汪汪的小眼神像是在说,她人在哪里,你不知道?

    昨晚畜生地折腾了她两个多小时,她都求饶了,你还不放过她,你不知道?

    明知故问!

    想到这里,张依依的脸蛋又莫名其妙地红了一下,她可是昨晚全程听完了语音直播的。

    什么马叉虫的话啊,她全都听到了。

    现在脑子里全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知道。”轻哼般地扔下一句话后,张依依飞快地离开了餐厅。

    苏扬看着她那苗条的背影,轻声笑了笑:“平时那么温柔,现在火气这么大,一点情绪遮掩都不会,看来昨晚真在门外偷听了。”

    对于张依依发现自己和张妙妙的事,苏扬并不意外,因为他也没有刻意去遮掩。

    反正张潇潇和张妙妙都睡了,事情已成定局,张依依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还敢把事情抖出去不成?

    苏扬觉得以她的性子,大概是不敢的。

    所以,知道就知道了,大不了让她鄙视几天,过后习惯,也就接受了。

    心情不太好的张依依,来到张妙妙的房门口,发现房门是锁着的,便气急地狠狠敲了几下门。

    不一会儿,张妙妙起床前来开门,打着呵欠,迷迷糊糊道:“臭依依你干什么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大清早?太阳都快晒屁股了,你还在睡?”张依依道。

    张妙妙撇嘴道:“昨晚睡迟了,有点犯困,别嚷我啊,我再睡会儿。”

    张依依:“睡迟了?我看你是一整宿没睡,通宵熬夜了吧?”

    “你什么意思!我睡没睡,通宵不通宵关你什么事,管得宽。”张妙妙有些心虚,连忙瞪了张依依一眼,色厉内荏道。

    张依依进了门,把房门关上,咬了咬牙说道:“张妙妙,我本来不想管你的,但是……”

    “但是什么?”张妙妙奇怪道。

    “我,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能不能要点脸,爱惜下你自己啊。”张依依最终还是决定,把事情和张妙妙挑开了说。

    “呃,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哪里不爱惜自己了,不过就是睡觉晚了嘛,以后不会了。”张妙妙低声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说的是哪个?”张妙妙心里一个咯噔,有了股不太好的预感。

    “昨晚你到底去干嘛了,你最好老实交代!”

    “我,我没干嘛啊,我就是玩游戏去了。”张妙妙头埋进了胸口里,不敢面对张依依。

    “呵呵,玩个游戏,玩到姐夫房里去,然后还叫他爸爸,求他狠狠地……算了,那种下流话我说不出口,你昨晚到底干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还用我帮你回忆吗?”

    张依依柔·嫩的脸蛋上,终于浮出了嘲讽的神情。

    一提起昨晚张妙妙在苏扬房里的浪·劲儿,张依依就怒其不争,恨不得拍死她。

    太丢脸了。

    作为局外人,张依依听了都脸红,都觉得无地自容,真不知道张妙妙这个当事人,是怎样不要脸才能说出口的。

    反正,她张依依是打死,都说不出口那些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