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如果有下辈子

第六十二章 如果有下辈子

        白小柔看到面前洪门会的人,一颗心跌倒了谷底。

        别人或许还要猜测对方的意图,但她瞬间就明白了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说到底,还是她们白家将周阳牵扯了进来。

        当初武林大会,周阳为了她白家出头,见自己重伤,一怒之下击杀洪门会一员高手,同时喝退所有人对白家的刁难。

        自那次,周阳便与洪门会结下了梁子。

        再后来有了她外公沈玉山放出的风声,事情才得以暂时平息。

        谁曾想,矛盾会在这个节骨眼爆发出来。

        眼看着洪门会的人步步逼近,为首的正是那位在武林大会中与父亲交手名叫吕天问的洪门会化劲后期高手,白小柔不由自主抓着周阳的手臂更紧。

        此时,数十位华夏武者还在运动馆内牵扯着永山贤人,就凭他们这会儿的战力丝毫无法对洪门会的人产生威胁。

        因为,在场根本没有化劲后期!甚至连中期都没有!

        她白小柔就算凭借白氏游神步能够勉强抵得上半个化劲中期,可在化劲后期的眼中一样不够看。

        化劲每一层次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这会儿不是考虑对方为何能够收到如此准确消息的时候,其实也不难猜到,这次邀请来营救周阳的华夏武者鱼龙混杂,谁也说不清其中会不会有人跟洪门会暗中沟通。

        白小柔万分焦急中暗道失策,但也无可奈何,情况那样紧急,哪里容得她考虑周全。

        怎么办!

        该怎么做才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眼前这些人虽然没有神境层次的绝顶高手,但就吕天问化劲后期的实力都未必是大家所能抗衡的存在。

        “洪门会办事,烦请不相干的人不要插手。”走在吕天问身边的另一位曾经也在武林大会中出现过的化劲后期高手冷声给予警告。

        这次他的底气很足,能被永山贤人俘虏,说明周阳还不是神境,而这次他们洪门会出动了十名化劲后期高手,还不信拿不下一个只是实力上稍稍比他们高一筹的周阳?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周阳一身修为被封,否则恐怕会更加感到轻松。

        以洪门会目前站在世界巅峰的社团位置,办事准则向来强硬,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普通的华夏人。

        他们此次的任务只是带走或者在遭遇强烈反抗的情况下就地击杀周阳,至于其他人能不起冲突是最好,他们也不想节外生枝,当然如果不识相的话杀了也无所谓。

        毕竟这里已经不是华夏!

        用雷浩泽的话说,国外才是洪门会横行的天下。

        除了白小柔之外的三名华夏武者面面相觑,顿时没了主张。

        虽说他们是自愿参与本次行动,但这事若是他们放着不管,将来回到国内,铁定会面对武林同仁的指责。

        可若是插手的话,先不说自己这几人是不是眼前洪门会的对手,他们打心底也不想跟洪门会有任何矛盾。

        谁想一天到晚被这么个庞大社团盯着?

        “你们….”似乎看穿了大家的心里,就在大家沉默的时候,护在周阳身前的白小柔刚想急切地说什么,却被周阳拉住。

        事发突然到现在,周阳将所有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底,说实话,他心里不责怪任何人,人家愿意来救自己已经算是天大的情分,至于说为了自己拼命,那太过奢望他不愿承受也承受不起。

        从最初被永山贤人掳走到面对阿怪的责问,到场馆里发生的事情再到现在,周阳的心里一直很压抑,从未如此束手无策过,眼前遇到再次无法解开的局面。

        屡次被人拿捏的感觉非常难受。

        曾几何时,周阳为了摆脱现实的残酷,毅然决然开始踏上不同于所有人的道路。

        原本他以为自己凭借超乎常人的能力早已跻身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力量之一,但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轻轻拍了拍白小柔还抓着自己的手臂示意对方松开自己,“放开吧,他们的目标是我,不要再做无谓的伤亡。”

        说出了这句话,周阳心里忽然松了口气,该面对的终归要面对,数次从困境走过来的他很少寄望于虚无缥缈的运气。

        除了第一次面对永山贤人的时候,他将希望放在了阿怪身上,结果他一败涂地。

        说到底还是自身的实力不够。

        这个时候,周阳感觉心中有了某种无法言喻的明悟一闪而过,他却没有心思再去细细寻找体会。

        “不。”白小柔的声音异常坚定,紧紧护着周阳,不让对方脱离自己的范围,喷火欲出的目光同时紧盯着洪门会的人。

        “白小姐,我与你父亲多少有些交集,希望你不要让我难做。”吕天问见状,面色淡然,不急不慢地好心说道,仿佛对方已是笼中鸟,完全不用担心逃跑的可能。

        “况且这里已经不是华夏,若真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到时候谁也说不清楚。”虽然白小柔经过伪装,但得到消息的吕天问又怎会不知道眼前这名看似不相识的女子就是白家的白小姐呢。

        他这话说的显山而不漏水,就差没有挑明,即便在这里干掉他们所有人,华夏那边也没有办法追究。

        而且,白小柔这次偷偷潜入倭国,用的身份也不是华夏身份,到时候出了事,他洪门会有一万个理由推卸责任。

        相信倭国方面也很乐意帮他们这个忙。

        其他三名华夏武者听到吕天问的话,心里更是打起了退堂鼓,对方说的没错,这会儿若是死在这儿,那是白死。

        这可不是简单的江湖事,江湖了。

        更何况,他们压根就没想死,原本的打算是那么多华夏武者齐聚倭国,多么风光的一件事,若是搭上性命,那可就不值得了。

        留名千古有个屁用,这年头还是活着最重要。

        几人不是隐隐有了退意,而是各自往后退了一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已经不打算继续参与眼前的状况。

        或许换做其他人在这里,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三名华夏武者以己推人这般想到。

        见其他三人很识趣地退出,吕天问满意的点点头,但白小柔的不为所动却让他眉头簇起。

        自己的话说得很明白,既然这样,就怪不得自己了,洪门会有自己的规矩,提醒了对方两次已经算是很给白沐樊的面子。

        别说她白小柔,就连白家这种在武林中颇有威名的家族也没资格让洪门会这样的庞然大物正眼去瞧。

        “唉。”轻叹一声过后,吕天问转过身去,不再看向白小柔。

        四周的其他洪门会高手立刻领会吕天问的意思,纷纷往白小柔跟周阳的方向紧逼过去。

        “呵呵,我也给你们三息时间,不束手就擒的话,休怪我无情。”似是想起了周阳在武林大会上对他们洪门会的作为。

        当初在武林大会中未出手的那名化劲后期高手冷声笑道,原话奉还给周阳。

        皮鞋落在泊油路上的“嗒嗒”声仿佛死亡倒计时般的节奏。

        “你给我走啊!”这一刻,周阳几乎是低声吼出这句话,死命想要推开白小柔。

        白小柔紧紧抓着周阳的手忽然松开了,转身面对周阳,看着这个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年轻人,衣袖在脸上轻拂而过,将伪装擦拭去,露出自己的本来面容。

        有些凄楚地展颜一笑过后,白小柔迅速在周阳的嘴角点缀一下,“周阳,记住我的样子,千万要记着,如果有下辈子,让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白小柔的声音很轻很认真,好似耳边轻语,远在天边,但却如同雷击打在周阳的心脏。

        周阳怔怔地看着几乎紧贴着自己的绝美容颜,感受到一丝滚烫沿着脸盘悄然滑落,心狠狠地揪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

        “不要!”然而,他的话音还未出口,一股力量传来,将自己狠狠推了出去。

        那道施展白氏游神步过后有些模糊的靓丽身影冲向了洪门会众人。

        “唉。”似是感受到身后即将发生什么,吕天问第二次有些不忍地浓浓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