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恽夜遥推理在线阅读 - 补:第十四卷(无面人第一卷)第738下-739上

补:第十四卷(无面人第一卷)第738下-739上

        恽夜遥和谢云蒙带着颜慕恒重走案发现场,希望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无面人和凶杀案的线索。时间是8:40,三个人面前正坐着机场负责人。

        这也是一个气质温和的老头,大概五十一二岁,叫佟现斌,留着山羊胡须,满头的花白头发,脸颊瘦削,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上个五六岁左右,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坐在那里认真倾听着恽夜遥的问题。

        “你是问为什么当天所有知道我出去的员工都会请假?这个我确实也很奇怪,因为只有老岳一个人是提前请假的,其他人都没有。”说着,佟现斌指的只是变另一个老头年龄看上去和他差不多。

        立刻,他口中的老岳开口说:“没错,我因为儿子结婚,一个月之前就和老佟请好假了,请假日是三天,到今天为止。”

        恽夜遥问:“岳先生在机场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他是机械师,专门负责检查、护理和维修飞机机械,保证飞机安全,所以他不能临时请假,就算请假,也必须有其他机械师代班。”佟现斌说:“我们机场优秀的机械师不多,老岳是最好的一个了。”

        恽夜遥微笑了一下,表示认同,继续问佟现斌:“那你知道其他人都是什么原因请假的吗?”

        “这个大家之前都有做过笔录,我知道的应该和他们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能不能请你再说一遍?”

        “嗯……年轻的实习生邝辉,他说是因为家里小妹突然病了,发烧,又没有人在家管,所以才要赶回去。我觉得邝辉不像是说谎…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不代表其他人。”

        “没关系,你继续说。”

        “好吧,邝辉家里确实困难,父母都是操劳了一辈子的工人,为了培养儿子,到现在还没有一分钱积蓄,所以还在外面打工,妹妹与他年龄相差悬殊,又是早产儿,体质很差。邝辉以前也因为妹妹身体不舒服,临时请过假,再说这种事你们会去调查,也不好说谎。”

        佟现斌的话有道理,恽夜遥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那两个女接待员柳清清和袁溪就有些蹊跷了,她们从警局一回来我就问了,都说是身体不舒服,但具体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她们最近工作成绩并不是太好,经常被发现工作时间用手机聊天,但要说她们会做什么出格的大事,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这两个小姑娘平时聒噪得很,胆子又小,说句实话,就算借她们一个胆子,我也觉得不一定能干出个凶杀案沾边的事情来。”

        确实如此,恽夜遥认为佟现斌没有说错,柳清清和袁溪到警局接受询问的时候,吓得都快哭了,结结巴巴很快就把事情交代了,大致是因为正好袁溪的男朋友在机场附近,柳清清想去看看,两个人在借口身体不舒服请了假。

        估计回来以后怕影响工作,才没对佟现斌说实话,比起她们,恽夜遥对袁溪的男朋友更感兴趣,他为什么偏偏在凶杀案发生当天出现在机场附近呢?

        要说巧合,不是没有可能,但一般这种巧合的几率都很小,恽夜遥问:“佟先生,你见过袁溪的男朋友吗?我听说当天他也来到了机场附近。”

        “那个男人啊!”这是边上的老岳插嘴进来,他似乎对袁溪男朋友很熟悉,想了想说:“真的很奇怪。”

        听他这样说,佟现斌也很好奇,跟着其他人一起把视线转向老岳。

        “我认识他是在砸玻璃的小子第二次出现的时候,老佟,你还记得吧?他第二次出现就站在大厅角落里那间小商品发放屋的旁边,就是东南角最靠里的那一间。”

        “我记得,”佟现斌回答:“当时我们都没有怎么注意他,直到玻璃发出碎裂声,才有人看见他。往安全出口逃跑。”

        “就是那一次,我正在和邝辉研究新型发动机的图纸,刚刚走出工具间,就看到那小子和一个年轻男人撞上了,这个男人染了头发,人高高瘦瘦的,大概就和我差不多高,皮肤有点黑,其他就没怎么注意了。”

        “撞上之后,他一把扯住了砸玻璃的小子,骂骂咧咧不让人走,我原本以为,这一回终于可以看到那坏小子的真面目了。没想到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一个刚刚破坏了公共财物,被机场警卫追,还被陌生人拦住的犯人,居然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听骂。真的,就站在我不远处,像个木偶一样,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一个精神病或者抑郁症患者。”

        “后来呢?”恽夜遥的兴趣被老岳吊起来了,紧追着问。

        “当时砸玻璃的人背对着我们,脸上还带着面具,那种惨白色的像死人皮一样的面具。瘦高个男人骂了两三句之后,看清楚他的脸,吓得当时就住了口,直往后退。”

        “因为警卫还没有追过来,周边也没其他人可以帮忙,所以邝辉想要冲上去,被我制止住了,我怕那小子身上藏着刀什么的,邝辉会受伤。”

        老岳话语中提到的工具室,就在安全出口附近,有非员工勿入的牌子挂着,走道也狭窄,机场客人一般不会来这里走动,算是个相对偏僻的地方。

        他继续说:“就在瘦高个男人退到安全出口后面一点的时候,砸玻璃那小子猛地扑上去,手里还拿着一根棒子,黑乎乎的,邝辉跟在他后面想要抢凶器,而瘦高个男人抱住了头,蹲到地上。”

        “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没袭击人,到了安全出口门前突然一个急拐弯,扔掉手里的凶器就往楼道下面跑,还差点摔下去,我听到他哼哼唧唧的声音,估计是扭到脚了。”

        “结果很是很奇葩,在他跑后,邝辉去追了,我从地上捡起凶器,那哪算是什么凶器啊,就是几张广告纸卷在一起,用胶带贴住,冒充棍子吓唬人的。我检查了广告纸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包。”

        “你觉得他是真的脸部有伤,还是故意带着面具遮掩容貌?”恽夜遥问。

        “好像是真的,我看到他耳朵后面的皮肤是紧绷的,与正常人不同,上面有暴突的青筋,下巴下面还有一道很长的旧疤,他头抬起来的时候,那条疤特别明显。”

        “那袁溪的男朋友呢?”佟现斌问。

        “袁溪的男朋友就是瘦高个男人,事发后,我无意中看到袁溪勾着他在机场门口的树丛后面说话,样子很亲密,绝对是男女朋友,不会错的。”

        谢云蒙等到整件事听完,才有所动作,他换了个坐姿,开口问:“既然你们所在的地方没有乘客走动,那么袁溪的男朋友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我也搞不懂来着,”老岳回答说,稀疏的胡渣随着嘴唇颤动,双手也放到了桌面上,那双手骨节粗大,指甲很短很平整,小臂上肌肉线条分明。

        “他大概是等袁溪下班期间想要抽烟,但机场大厅不允许抽烟,才拐到安全出口附近的吧。我看到他手指尖夹着没有点燃的香烟。”

        “可我们问起机场砸玻璃的人时,邝辉没有说他遇到过,我想他不至于把这件事忘了吧?”谢云蒙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老岳摆摆手,表示自己猜不透,但他接了一句:“小辉是个正直的人,他没说一定有其他理由,你们最好再问问他,不好先下定论。”

        恽夜遥说:“不会的,我们会再让邝辉去一趟警局,再做判断。佟先生,你离开机场的事情为什么要告知柳清清和袁溪呢?这两个小姑娘不知道也不要紧吧?”

        “当天只有她们两个人在大厅里做接引和咨询的工作,我怕航空公司和空管的人找我不方便,所以才告知了她们,还有就是机场安检和几个相关负责人。其实也不是非要我自己去玻璃厂,实在是当天机场真的腾不开人手,我想反正来回就半天。”

        “你们不能打个电话,让玻璃厂定做好之后送过来吗?”谢云蒙问。

        佟现斌站起身来,对他们说:“你们跟我去看看那些玻璃就知道了。”说完,自己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此刻,机场大厅里乘客并不多,恽夜遥看了一眼时间,9:02,他对谢云蒙和颜慕恒说:“小蒙,我去一下安全出口附近,有些事要弄清楚,你们先跟佟先生过去。对了,付岩安排在这里的警员怎么还没到?”

        谢云蒙说:“他们应该都安排出去了,现场目前由巡警代为看管,发生了那么多事,人手严重不足,付岩正在从其他警局请调人员,等一下我把调查结果反馈回去就行。小遥,你一个人行不行,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这里颜慕恒单独跟过去就行了。”

        “小恒等一下还有其他事情,最好你们两个一起等我回来。”

        恽夜遥说的其他事情究竟是什么,看颜慕恒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是知道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多提及,恽夜遥打了招呼之后,就往安全出口走去,谢云蒙和颜慕恒则跟着佟现斌向玻璃破损最严重的一块区域走去。

        第七百三十九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十幕

        付岩接到恽夜遥和谢云蒙去机场调查的报告是在更晚一些的时候,电话是小谢打的,付岩已经有些反感这种模式了,小谢似乎成了这三人组的传声筒,他们每件事都不主动联络他。

        但这种反感他没法当面去抱怨,令付岩多少有些憋闷,再加上案件进展并不顺利,他的心情也就更加糟糕了。

        问清楚小谢情况之后,付岩直接拨通了谢云蒙的手机号码:“谢警官,我是付岩,机场那边除了邝辉的事,还有其他线索吗?”

        谢云蒙的声音有点不稳定,好像正在做着什么。

        付岩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机场塔台顶上查看玻璃幕墙。”

        “那里我们之前就查看过了,塔台高不过66米,四周的玻璃幕墙有两块碎裂了,是被人爬上去之后,再用硬物击碎的,没有必要第二次上去查看。”付岩说,他很肯定谢云蒙这是在做无用功。

        谢云蒙也不辩驳,说:“情况确实和你说的一模一样,现在机场正在维修,换玻璃需要重新浇筑混凝土框架,问题在于玻璃与框架之间的轻钢龙骨和防火隔断层都出现了断裂。”

        “打碎的玻璃已经被拆下来了,可是轻钢龙骨被卡在了混凝土框架的裂缝里面,才导致必须重新浇筑框架。我认为根据机场员工描述的犯人外貌,他不可能有能力破坏龙骨和框架,这件事一定还有其他原因,有可能是另一个人做的。”

        付岩认真听着,确实,他派出的警员并没有检查龙骨和框架,这样说来,破坏机场的就不止一个人了。

        “谢警官,会不会是机内部人员做的?我认为应该先从内部开始查起。”

        “我也是这么想的,目前wài    wéi调查范围太大了,浪费的时间也太多,我们要把目标集中在内部员工和经常出入机场的人身上。如果犯人不是机场员工,在破坏塔台之前,必定会做充分的准备,出入机场的次数肯定不会少。”

        “请调的人员很快就会来报道,我会让他们到机场帮忙调查,谢警官,你们需要留滞在机场,还是继续调查别的现场?”

        “我们还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发现任何线索都会及时反馈回来。”

        “那好吧,”付岩看了一眼手表,准备结束通话,对谢云蒙说:“塔台的通风井口我们还发现了两枚指纹,你最好也去看一看,我今晚还有其他事情,那里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也许这个在机场出没的神秘人,会给我们指出正确的方向。”

        “但愿吧。”

        让付岩继续去忙碌,谢云蒙挂断电话,转身向通风井方向走去,这时颜慕恒正在底下听佟现斌的解释亲自去玻璃加工厂的原因。

        其实就是为了塔台上这两块钢化玻璃,玻璃幕墙是全封闭式的,当初设计时采用了不规则形状,而且龙骨和防火层结构也比较复杂。

        本来他已经电话预定好了,但后来发现龙骨和框架也要换,所以不得不临时通知玻璃厂不要对半成品进行切割,等做好新的龙骨之后再切割。

        但玻璃厂已经做好了,如果不匹配,出货之后很难退回,所以他只能决定暂时将玻璃留滞在厂里,等待新的龙骨制作完成,再拿去比对。

        凶杀案发现当天,正好龙骨到货,因为都是公款预定的,所以他不能马虎,为了以防万一,才亲自带着龙骨去了玻璃厂。

        这个解释勉强能过得去,颜慕恒抬头向上看去,嘴里问:“破坏玻璃的人是怎么上去的?塔台一般乘客不让上的吧?”

        “这个问题就要你们去调查了,工作人员从来没有向我报告过塔台有陌生人闯入,而且我们的安保措施也很到位,每一层都有工作人员值班,通风井和电梯也每天都会有人检查。”

        “那么地下室呢?”颜慕恒问。

        “也不可能,谁会无聊潜入空管塔台呢?我觉得那个人就是个精神病患者,你们或许查一下市里的精神病院就能找到了。”

        “这个警方不是没想到,但各种迹象表明,这是个头脑清醒的人,首先,他只袭击物品,并没有袭击人。其次,他在安全出口处的时候,故意吓唬目击者,然后逃跑,也不是一个精神病人能做出来的行为。你不要去胡乱猜测,警方会找到袭击者的。”

        “好吧。”佟现斌只能无奈回答,这件事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机场三天来都无法正常营运,这还是小事,他最担心的是,凶手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在机场杀人呢?

        万一与内部人员有关,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佟现斌露出一脸忧愁,不再说下去。

        恽夜遥和谢云蒙的行动还需要一段时间,颜慕恒要在他们两个回归之后才能开始做其他事情,所以我们把视线转移到无面人这边。

        镜面第二幕

        颤抖着手的男人终于摸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那是一块白色的手帕,手帕四个角被系在一起,紧紧包扎着。

        男人蹲坐在草坪上,喘了一口气,慢慢打开手帕,他的手指上布满了细小的划痕,还沾满了泥土。

        手帕里包着的是一片片红色花瓣,已经枯萎了,但男人依旧像欣赏宝贝一样欣赏着这些花瓣,同时,他嘴里还在发出轻微的声音。

        “你们还在,就证明她还在,太好了!”

        风将细弱的语句吹散,远处站着的人仿佛能听到一样回过头来,狐疑的看着男人。

        感受到来自远方的注目,男人用力撑起身体,向房子里面走去。

        手帕和花瓣被他紧紧捏在掌心里,塞进口袋,远处的人应该看不清楚,因为男人知道那家伙是个近视眼。

        眼前房屋很大,却不那么讨人喜欢,住进这里也完全是为了逃避警察的耳目,男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待很长时间。

        “简直恶心透了!”他朝地上啐了一口,走上房子门前台阶。

        那扇门,有一半是玻璃,不仅如此,四周都用混凝土封了起来,之间隔断也是钢材做的,根本就不能打开。

        想进入房屋,要么就拿起门框架子上的铁锤,将半扇玻璃砸碎,要么就选择从边上的小门进入,无视那扇奇葩的大门。

        男人简直无法理解,这种设定到底有什么意义,他恨不得立刻将门打碎,发泄一下心中的闷气。

        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到这里来花钱开的那一次派对,派对主人简直就是个白眼狼,明明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掏的腰包,结果他却理直气壮露出鄙夷的神色,好像瞧不起男人似的。

        狠狠将小门摔上,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后,还有他的愤恨,站在院子中央的另一个人一直在盯着他看,他手里拿着除草机的把手,露出鄙夷的眼神,就同几个月前一模一样。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