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医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你敢答应吗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你敢答应吗

        脸颊上一片血肉模糊的王景霆,听着沈风语重心长的言语,察觉到周围集中而来的目光之后,他差点气的吐出血来,尤其是看到沈风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他真的是要怒气攻心了。

        站在旁边的霍梦玲,脸上的嘲弄之色凝固,完全没想到沈风真的敢在这里动手,她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而原本松了一口气的吴志天和霍思雅等人,他们倒吸冷气的同时,清楚今天这场铭纹师聚会注定不会平静了。

        “小杂种,我要你死!”

        不等王博川等人有所行动,反应过来的王景霆,身体内冲出磅礴气势,他眼下只想要将沈风给碎尸万段。

        今天是他和霍梦玲的订婚之日,他绝对是这场铭纹师聚会的主角,可如今,被沈风当众抽了耳光,他瞬间变成跳梁小丑。

        所以,他必须要立马反击回去,以此来洗刷掉这个污点!

        不过。

        当王景霆猛然提升气势,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展开攻击的时候。

        沈风的速度比他还快要,不等他手掌拍出来。

        “啪”的一声脆响,在空气中回荡开来。

        又是一巴掌抽在了王景霆的脸颊之上,这回他整个人没有在地面上转圈,而是双脚直接离地而起,犹如是一个装满米的麻袋,被一股力量抛了出去,随后,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最终“嘭”的一声,王景霆身体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上。

        “别急啊!我今天保证你被抽的尽兴而回!”沈风淡然的一笑道。

        摔在地面上的王景霆,身体里的怒火要炸膛了,被人连续抽耳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此刻,他整张脸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身影从地面上飞快站起来的时候,脚下的步子快速暴退,同时身体内的气势在急速暴涨,他绝对要使出自己最强大的战技。

        当他身上的气势在节节攀升,各方面的能力全部在上涨的时候。

        沈风脚下的步子也动了,他将自己的速度完全爆发了出来,瞬间临近了正在酝酿大招的王景霆。

        对此,原本眼眸阴沉的王景霆,瞳孔猛地一缩,他根本来不及施展大招。

        这是一种他修炼不久的五品战技,所以熟练度还远远不够,施展出来会比较的慢一些。

        在他想要让沈风住手的时候。

        “啪”的又一声脆响,在耳边回荡了起来,伴随着,耳中一阵嗡嗡作响,他整个人轻飘飘的,感觉好像飞了起来。

        王景霆知道自己绝对是又被一巴掌抽飞了。

        这次摔在地面上之后,他整张脸上的肉都被打烂了,虽说他心中的怒火暴涨到了极致,但不敢再站起来和沈风叫嚣了,清楚自己在战力之上,根本不是沈风的对手。

        霍梦玲看到自己的未婚夫,被沈风一次次抽耳光,她脸上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

        被不少恭贺之人围住的王博川和霍昆荣等人,原本以为王景霆就算不是沈风的对手,至少也能够支撑一些时间的。

        所以,在王景霆怒火中烧的全力爆发之时,他们暂时没有选择站出来,只因为他们清楚一个人在愤怒的时候,能够激发身体内的无限潜力。

        可结果,王景霆还是被连续抽耳光,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啊!

        王博川他们的脸色阴沉了几分,身影瞬间出现在了王景霆的身旁,一道道毫不掩饰的杀气,朝着沈风快速漫延而去。

        此时。

        唐镜远和苗善生等人也第一时间来到沈风身旁。

        虽说周天极和齐振在一楼的某个包间里,但在场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的存在。

        他们完全是悄悄潜入这里的。

        以他们两个的修为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齐振和周天极并没有立马出去,如今在他们看来,局面还没有到失控的地步呢!

        今日之事,沈风吩咐过他们两个了,能够不出手就不要出手,毕竟天影阁是隐藏在暗处的。

        王南康将自己的儿子王景霆扶了起来,脸上的杀意在越来越浓,将来整个铭纹界都是王家的。

        而王景霆也是未来下一任的王家家主,被人在订婚的日子打脸,这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唐镜远,此事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你想要护着这个不懂规矩的小子?”王博川没有立马动手,他清楚唐老头绝对也邀请了天玄境九层的帮手。

        不等唐镜远回答,沈风先一步开口道:“到底谁不懂规矩?”

        “你们王家的这个晚辈,刚刚当众说出,今天梁齐贤和苗善生他们会被逐出北方铭纹界。”

        “还一再的威胁我当众下跪,我想请问,什么时候北方铭纹界的事情,由你们王家一个晚辈决定了?”

        “他一句话就能够将梁齐贤他们逐出北方铭纹界?好歹,梁齐贤等人也算是他的前辈吧?”

        “他就是如此对待前辈的?”

        “今天王家的一个晚辈,能够随口便决定梁齐贤他们的命运,如若将来北方铭纹界真的由王家说了算,那么王家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其余铭纹师将没有反驳和辩解的机会!”

        “况且,他说了站在原地让我打,难道顺了他的意思,还有错了?”

        “如若谁觉得我胡编乱造,可以调出刚刚发生的画面,在大厅里正好有记录画面和声音的法宝。”

        说完。

        沈风指了指他刚刚所站立位置的斜上方,正好有记录画面和声音的法宝。

        这番话说出口之后。

        原本不少靠拢纹城王家的铭纹师,他们心里面变得犹豫了起来,觉得沈风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王博川见自己站出来开口,不仅没能拿下这小子,反而让这小子煽动了不少铭纹师的情绪,他的整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王南康用传音正在教训王景霆:“你应该要用自己的长处去击败对手。”

        “人在越愤怒的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因为你的不冷静,所以让我们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听到自己父亲的教训之后,王景霆思索了数秒,接着,他脚下的步子跨出,目光定格在沈风的身上,道:“我刚刚确实说过这些话。”

        “纯粹只是年轻气盛,毕竟我王家是不赞成加入铭纹联盟的,我只是个人对苗老他们有点意见,所以才用了不恰当的言语。”

        “我在这里可以对他们道歉!”

        把自己说的话归结为年轻气盛,倒算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况且他以退为进的道歉了,从始至终也是他被扇耳光,所以如若唐镜远等人还要抓着此事不妨,好像就显得太小气了。

        “今天是北方的铭纹师聚会。”

        “既然你也来到了这里,应该也是铭纹师吧?”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用铭纹决斗来解决。”

        “你敢答应吗?”

        王景霆目光紧紧盯着沈风,他要以自己的长处,狠狠的将沈风给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