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原血神座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回去

第四十九章 回去

            果然又是那个老乞丐吗?
            在经历了李道鸿后,苏沉对此已不奇怪了。
            自己的遭遇并非独一无二,在他之前,还不知有多少人受过老乞丐的馈赠。
            龙破军也是一样。
            有所不同的是,他没有象苏沉,李道鸿那样数年蛰伏的痛苦,他在被换骨后的当天就可以自由行动,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也有自己要付出的代价。
            “外人看我勇猛无双,百炼成钢,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因为它的需要。我之所以气力无双,是因为它给我的力量;我钢铁之躯,是因为它给我的保护。我作战英勇,杀敌无算,是因为它需要敌人的血肉来滋养它。越多的敌人,越多的血肉,就让它越强大,但反过来,它也会有更大的胃口。”
            “所以你就拼命作战,闯出一个金刚战神的名号。”
            龙破军在传说里,是出了名的作战勇猛,每战必冲锋在前,嗜血好斗。有事战斗解决,没事就制造事端再战斗解决。
            他在流金要塞的那些年,是龙桑与暴族发生摩擦次数最多的那段时间。
            有事没事,龙破军就要出塞“打野谷”。
            打暴族的野谷,猎他们的人头,填血煞骨的胃口。
            正因此在暴族传说里,龙破军是一等一的杀人魔王,可止小儿夜啼的那类。
            在人们的心中,龙破军更是一个钢铁般坚强的汉子。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饿它?把自己饿成这副鬼样子?”
            龙破军轻笑:“你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不得不饿它啊!它的胃口越来越大,最初我杀一个人就能满足它,可后来我杀一支军队都未必能满足它。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会因为满足不了它而死去。我要想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的胃口变小。变小很简单啊,每一次都别满足它,让它的“胃”重新收缩。但是当我这么做的时候,血煞之骨就会反噬我。我每饿它一次,它就会吃掉我一点血肉。饿的时间长了,它的胃口小了,我也就成这样了。”
            “那你现在……”苏沉问。
            “已经控制住它了,现在我每天只要给它少量的海兽血肉,就能满足它。”龙破军说着,脸上现出一点微笑:“我这一辈子的强大,勇猛,都是假的,但在对抗它上,我是真的。你不会理解,每日每夜被万虫钻身,食心般的痛苦。为了吃,它拼命的折磨我,但我就是挺下来了……为了活着。”
            原来是这样么。
            一个人强大的久了,就算是伪装,也渐渐会入戏,并真正强大起来。
            龙破军这一生的强大都是因为血煞骨,但他对抗血煞骨的强大,却是靠他自己。
            仅此一项,就证明他依然有着了不起的一面。
            “知道吗?其实我不叫龙破军。”
            “从来就没有过龙破军这个人。”
            “我的真名叫阿狗,因为是从山窝里出来的,连姓都没有。”
            “真正的龙破军是血煞骨,我只是它的从属。”
            “龙破军这个名字……是义父为我取的。哦,我义父就是林绕弦。”
            靠在行宫的扶栏上,龙破军凭眺远方,悠悠说道。
            “林绕弦是你义父?他知道你血煞骨的事?”
            “嗯。”龙破军点头:“我被换了血煞骨后,初时不适,体内血气沸腾,忍不住就要暴走。幸得当时在山林,没什么外人,所以多少野兽吸收血气。不过那时我什么都不是,空有血煞骨,其实实力还很弱。运气不好,在我获得血煞骨的第三天,就遇到了一只强大凶兽。我战那凶兽不过,眼看就要死在凶兽利爪下,是义父经过,救了我。”
            “所以他知道你血煞骨的秘密。”
            “嗯,那时我还小,不知道人心叵测,但我运气好,偏就遇到了一个好人。义父虽是王族,却一生性子无争,喜欢闲云野鹤的生物,唯一缺点就是风流,曾传过不少风流韵事。义父救下我的当天,就发现我的血煞骨,因为那根血煞骨……本就是用龙蜈之骨炼成的,所以对龙蜈血脉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苏沉开始明白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了:“原来是这样……这应该就是林梦泽对你下手的原因了。他想要你的血煞骨,是为强大他自己的血脉。而你的失踪,应当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的,所以提前一步逃走。”
            龙破军点点头:“都让你猜到了。”
            “不过林绕弦到还真是个好人,竟然抵抗了诱惑,没有吸收你的血煞骨。”
            龙破军点头:“是,据义父说,如果他吸收了我的血煞骨,就不会有贪婪嗜血的事,反可能成就皇极。如果让林梦泽吸收了血煞骨,甚至有可能突破皇极,成就新的境界。但他不想这么做,不想受到命运的摆布。”
            “不想受到命运的摆布……难道说?”苏沉眼睛一亮。
            “是,义父知道那神秘老人。那神秘老人……其实早不是什么秘密了。千万年来,他一直都存在。”
            千万年?
            苏沉心中一震。
            神秘老人原来已存在了千万年吗?
            龙破军悠然回答:“我身上的这根血煞骨,其实本就是为他准备的。命运安排好了我作为血煞骨的承载者,也安排了他过来,取我的骨炼化来成就他。但义父不喜欢命运的安排,他有自己的追求。他拒绝了……非但如此,他还教我怎样真正炼化此骨,引为己用,更传我源技与修炼之法,教我读书识字。义父一生喜欢游荡,从没有在一个地方呆过半年。但是为了我,他在那个小山村里呆了整整三年,方才离去。”
            苏沉听得也不由长长嘘出了一口气。
            因为林梦泽的缘故,林绕弦的名气并不大,只是一个闲散王爷。
            但谁也没想到,这位闲散王爷却是这样一个人。
            对抗命运的摆布……
            有意思!
            那么那个神秘老人就是命运吗?
            命运这么做,又到底是想做什么?
            苏沉不知道,他只是静静的听龙破军往下讲。
            “三年后,义父走了。他走前对我说,我既然得了血骨,将来注定要成人中之龙,沙场大将,所以为我赐名龙破军,要我入得军中,为国效命。也只有这样,才能满足血煞骨那无穷无尽的贪婪胃口。”
            “既然这样,林梦泽又是怎么知道你有血煞骨的?你不是已经把血煞骨彻底炼化了吗?”苏沉问。
            血煞骨现在现形,是因为龙破军饿了它那么多年,把自己饿得皮包骨,无法隐藏。但当年的龙破军可没有皮包骨下血光现的毛病,否则大家早发现了。
            听到苏沉的问题,龙破军的脸抽搐了几下,低声道:“那是因为一个女人……”
            听到这话,苏沉明白了。
            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强大的敌人没能征服龙破军,一个女人却轻轻巧巧把他给骗了。
            也许是先知道血煞骨的来历后再出卖给林梦泽,也可能根本就是林梦泽派来卧底的人,毕竟一个无血者能成就这么强的实力,引来注意也不是什么奇事。
            答案到底是哪条已经不重要了,这是龙破军的伤心事,伤的不仅是心,更是情,所以苏沉没有再问下去。
            只是问:“林梦泽知道你和林绕弦的关系吗?”
            龙破军轻轻点头。
            “怪不得他会对天威军下手呢,原来是为了这个……他想用林少轩和天威军钓你出来,一直到现在……嘶。”苏沉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一次龙桑要对他积极出手了。
            林梦泽还是没放弃要得到血煞骨的心思。
            对付无极宗,其实就和当初对付天威军是一样的。
            只是当初的事已经证明想要通过威逼天威军逼出龙破军是不可行的,为什么现在又要再做一次?
            这是不甘心,不放弃啊。
            苏沉能理解这种心态,对那些轻易不愿意接受失败的人而言,许多失败往往要反复尝试多次才肯放弃。
            但在政治上,这无疑是愚蠢的。
            为了一个已经证实成功希望渺茫的事去给自己找大麻烦,去对付一个有着强大实力的对手,属于绝对的不智行为。
            是什么让林梦泽明知希望渺茫,也还要这么做呢?
            苏沉反复想着,灵魂晶脑飞速转动,迅速想到无数可能。
            然后他意识到什么,道:“林梦泽的身体恐怕不行了。”
            “什么?”龙破军愕然。
            “不然他不会这么不惜代价的要找到你。如果能够得到血煞骨,让他再上层楼,或许可以为他延寿。”
            “可他寿元未尽。”龙破军道。
            荒兽血脉,皇极之境,理论上可活一千到一千八百年,如果是原兽血脉甚至可达到三千年以上。所以当年的光辉神朝两万年历史,也才不过十多个君主。
            林梦泽如今才八百多岁,距离大限还早着呢,怎么会不行?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惊叫道:“难道是她……她……她……”
            他颤抖着连说三个她,却终究没能说出什么来,只是脸上第一次出现欣喜之色。
            苏沉看出他心中所想,不动声色:“男女间的事,我不清楚,但是林梦泽身体出状况的可能很大。正因此,他哪怕明知逼不出你,也要再试一次。看来我对你的揭穿,反而随了他的意了。”
            没想到龙破军却一扬首道:“我要回去!”
            “嗯?”苏沉一楞。
            他本来已经放弃了劝说龙破军回去的想法,没想到龙破军却主动要回去了。
            再看龙破军,就见他眼神坚定的说:“我要回去,我要知道……她……”
            苏沉明白了。
            很显然,苏沉的说话,给了他新的希望。
            那破碎的情感,又有了弥补的可能。
            “可你的身体……”苏沉皱着眉头看苏沉那残破瘦弱的身体。
            象他这样的身体,还能恢复从前那无双战神的模样吗?
            龙破军却傲然一笑:“重新喂饱它不就行了。血煞骨啊血煞骨,我饿你了这么多年,现在我们又可以重新踏上征途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龙破军的决议,他体内的血骨,释放出强盛的嗜血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