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谍影:命令与征服在线阅读 - 第658章,不关你事

第658章,不关你事

        栗元青沉默。

        显然,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张庸也不追问。但是也没有帮助对方疗伤。你自己搞定。

        想要我帮你疗伤,你最好回答。

        我为了救伱,可是杀了杜老板的十五个人。多少都得收回一点利息。

        栗元青站起来。

        他踉踉跄跄的往外走。但是没站稳。趔趔趄趄的。

        幸好,扶着门框,勉强稳住。

        想走。但是走不了。他需要张庸的帮助。偏偏是张庸这个家伙,非常难缠。

        “我单独和你说。”

        “好。”

        张庸摆摆手。

        其他人都退到门外面。

        栗元青已经受伤。暂时威胁不到张庸。

        “杀叛徒。”

        “什么?”

        张庸一愣。

        栗元青说的叛徒是谁?

        “035引出的叛徒,就是我干掉的。但是,他还有帮凶,还没处理干净。”

        “035是谁?”

        “顾墨斋。旗袍店里面那个。你送他走的。”

        “叛徒是谁?”

        “我不能告诉你。这件事,连石秉道都不知道。”

        “你代号多少?”

        “026……”

        “多少?”

        张庸一愣。

        你丫的是故意的吧?

        巧合?

        还有这样的巧合?

        我那边叫026后勤仓库。你代号026?

        如此说来……

        “你地位比035高?”

        “当然不是。我们是随机编号的。没有级别之分。”

        “那你隶属什么工委?”

        “红队。”

        “哦……”

        张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原来,他也是红队的人。果然。红队执行的都是非一般的任务。

        其中,最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清除叛徒。

        也是地下党组织唯一被允许使用的暴力。

        不再问。

        继续问就是别人的机密了。

        暂时可以肯定,栗元青是红党的人。但是也不能完全相信。

        高层次的敌人都非常狡猾。

        “朱原是什么人?”张庸错开话题,“你们那边的?”

        “我不知道。”栗元青摇头,“可能是。可能不是。”

        “为什么?”

        “我们有很多条线。线与线是严禁交叉的。”

        “顾墨斋、石秉道和你,都是一条线上的?”

        “不是。”

        “那……”

        “我们是一条特殊的线。”

        “什么意思?”

        “但凡和你接触过的,都归纳为一条线。切断和其他线的关系。”

        “为什么?”

        “怕你出卖我们。也怕我们出卖你。”

        “哦?”

        张庸眼神闪动。

        忽然明白处座为什么冷淡了。

        为什么要架空自己。

        为什么要提防自己。

        敢情,那个叛徒,可能知道了自己的一些事。报告上去了。

        呵呵。

        处座毕竟是处座,隐藏得很深啊!

        一点都没有透露出来。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玛德,自己最终还是被产生了红党嫌疑。光荣染红。

        该死的叛徒!

        “那你们有什么处理办法吗?”

        “不是应该你负责处理吗?”

        “我?”

        张庸顿时懵逼。

        什么情况?吃瓜吃到自己头上来了?

        好吧。染红就染红。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自己有特殊的本事就没事。

        这个特殊的不是抓日谍。是捞钱。

        是大量的捞钱。

        无论是处座,还是夫人,都舍不得自己这个善财童子。

        去年光是在天津卫,就给特务处和空筹部,各捞了不少于1000万大洋。这样的成果,试问有谁能及?

        所以……

        淡定。

        “你走吧!”

        “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处理一下伤口?”

        “你好像没有给我什么好处。”

        “你不想进入租界了?”

        “成交!”

        张庸立刻改口。

        开玩笑,进入租界肯定是要的。

        他和顾小如的温馨小窝,还在租界里面呢。都没有来得及去看。

        话说,好久没看到顾小如了……

        好想念……

        还有楚楚。技术好好……

        在日寇占领淞沪以后,直到偷袭珍珠港,有那么大约四年多的时间,租界将成为孤岛。有栗元青的帮助,将会安全很多。将顾小如安置在租界里面,暂时也是安全的。

        当然,如果是在租界里面,也有一些人罩着,那就更好。

        日寇虽然没有占领租界,但是也会不断的渗透到租界里面。日寇宪兵也可以便装进入搜捕。

        小心驶得万年船。

        从现在开始,就得准备在租界里面的保护伞。

        栗元青,就是其中之一。

        “你说吧,叛徒是谁?我有机会帮你处理了。”

        “不用。我们自己解决。”

        “那好。”

        张庸于是帮他处理伤势。

        赶紧的。去将叛徒干掉。否则,叛徒可能将我张庸也出卖了。

        “吓唬你的。”

        “什么?”

        “叛徒根本不知道你的事。”

        “你确定?”

        “当然。你的事,我们从来不提。也从不间接交流。不在任何报告里面提及。只有当面和你接触的人,才知道是你。如果和别人说起,都是用代号。我和顾墨斋交流,用的代号是泥石怪。”

        “什么东西?”

        张庸绷不住了。

        泥石怪?

        什么奇怪的代号?

        哎,你们起代号能不能有点创意。

        爬山虎挺好。壁虎也挺好。怎么到我这里就成泥石怪了?

        你叫毒蛇、毒蜂、蟑螂什么都好啊……

        “一个代号,别介意。”

        “你……”

        张庸忽然发现。这个栗元青,挺骚包的。

        不是对女人骚包那种。是有点文青病。这个奇怪的代号,绝对是他想出来的。

        顾墨斋他们,怎么可能想到泥石怪这样的。

        “不是我起的。”

        “谁起的?”

        “顾墨斋。”

        “你不要往死人身上推。”

        “真的。他收回来的古董里面,就有泥石怪。那种陪葬的雕像。张牙舞爪的。”

        “扯……”

        “那天,他正好看到泥石怪。于是就用它给你做代号。”

        “我……”

        张庸彻底无语。

        无法反驳。

        顾墨斋已经牺牲,他总不能去怨念对方。

        死者为大……

        何况还是革命先烈……

        泥石怪就泥石怪吧。

        如果某一天,处座听到这个代号,估计也会骂一句神经病。谁会用这样的代号!

        这倒是好事。

        可是……

        感觉自己好像连累了好多人?

        一个个都是高危。还必须切断和其他人的联系。以免拔出萝卜带出泥。

        那……

        以后还是少和他们接触吧。

        终究不是事……

        胡思乱想。

        给栗元青疗伤。

        纯粹的匕首伤。伤口很深。但是没有脏东西。

        匕首没有刺中要害。应该是栗元青避开了。这个家伙是红队的人,显然是很能打的。

        别人想要一击致命,倒也不容易。否则,他早就挂了。

        但是,换了他张庸来,可能就完蛋。

        别人这么一刀,他多半没办法避开。

        好危险……

        幸好自己有枪。

        只要对方一刀没捅死自己,自己都有机会拔枪。

        其实,张庸现在最怕的不是日谍。

        因为日谍只要出现在地图上,他都会立刻提高警惕。绝对不可能给日谍近身的机会。

        最怕的是杜老板手下的人。

        或者是黄金荣、张啸林手下。又或者是王亚樵手下。

        这些人的手下,有很多亡命之徒。

        地图又不显示。

        万一被对方贴身,匕首暗杀,还是有危险的。

        不过,如果歹徒用枪,那就完全没关系。有枪的话,地图会提醒。他也不可能让对方得逞。

        “你杀了杜老板的人……”

        “十五个。”

        “他会对付你。”

        “我知道。”

        “没办法化解。除非是你先灭掉他。”

        “灭掉……”

        张庸沉吟着。

        理论上倒是可以。但是……

        还是洗洗睡吧。

        别想太多。

        就他现在的实力,想灭杜月笙?

        难……

        难上加难……

        不过,背后暗算对方,也不是不可以。

        杜老板既然采用的都是不光彩的手段。那他张庸当然也不会光明正大。他也会用龌龊对龌龊。

        首先是搞杜老板的钱。

        人不要。只要钱。或者是武器装备。

        搞杜老板的钱,既可以壮大自己,又可以削弱杜老板的实力。

        一举两得。

        搞来的钱,自己吞没一半,一半上贡。上头自然是睁只眼闭只眼。杜老板想走官方渠道,自然会有人委婉拒绝。

        这就是金钱的魔力。

        尤其是在上海滩这个地方。金钱非常恶俗。

        然而,它能解决99%的事情。

        将栗元青秘密送走。

        这次纯粹是意外。回去租界就没事了。

        正好没事,去租界走走。

        好像应该去收徐盛的“保护费”了。最近好穷。

        然后去看看自己和顾小如的小窝。要不要添置一点什么东西。如果她刚好在的话……

        呵呵。好久没有和她亲热了。想她……

        “你少带点人。”

        “你说吧。带几个。”

        “两辆车吧。十个以内。”

        “好。”

        张庸没有意见。

        进入租界以后,还是相对安全的。

        日寇无法在租界里面大打出手。没有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赤木高淳现在估计也不敢来对付自己。

        等等。赤木不在了……

        “现在还有日本人在租界工部局当差吗?”

        “有。一个叫做影佐祯昭的,顶替了赤木高淳的职位。继续做警务处长助理。”

        “影佐祯昭?”

        “对。这个人无声无息,不声不响的。做了警务处长助理以后,好像什么都没干。但是我总感觉,他没有这么简单。可能背后在谋划什么。”

        “影佐……”

        张庸陷入沉思。沉吟不语。

        他当然记得这个名字。以后是上海滩梅机关主导者。

        汪伪的76号特工总部,也是在影佐祯昭的指导下成立的。所以说,这个人,肯定是有能力的。

        按照栗元青的说法,这个影佐就是不吠的狗。专门咬人。

        得,以后要提高警惕,小心提防。

        最好是逮着这个家伙,一刀干掉。

        “对了,问你个事……”

        “什么事?”

        “朱原说你曾经缴获迫击炮是怎么回事?”

        “日本人想要将迫击炮运送到上海滩来。被我破坏了。”

        “迫击炮……”

        张庸想到了杭城机场外面的迫击炮。

        这两者会有联系吗?

        日寇需要秘密偷运吗?好像需要……

        毕竟,日谍使用的武器,都不是日军的制式装备。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虹口日战区驻扎的,是日寇海军陆战队。隶属海军。

        而日寇的谍报机关,几乎都是属于陆军。陆军马鹿不可能去问海军马鹿要武器。即使问,海军也不会给。还会用哭丧棒打出来。所以,日寇谍报机关肯定要秘密行事。自己搞定。

        也不知道是哪个头铁的,居然将迫击炮搞到租界里面去了。然后被逮住了。

        “现在迫击炮在哪里?”

        “在租界巡捕房的库房里面。你就别打主意了。”

        “有多少门?有多少发炮弹?”

        “都是口径82毫米的迫击炮。三门。附带一百二十发炮弹。”

        “能从库房里面调出来吗?”

        “怎么?你想要我被撤职?”

        “不。最好是让影佐祯昭带出来。然后我半路动手。”

        “你想多了。不可能。我走了。”

        栗元青断然拒绝。

        生怕张庸继续纠缠。栗元青赶紧跑路。

        否则,下一刻,不知道张庸又会打什么主意。这个家伙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的。

        张庸:……

        不是,你别跑啊!

        我又不是洪水猛兽。咱们就是理论探讨。

        理论探讨,懂吗……

        忽然,一个小红点出现在地图边缘。还有武器标志。还有黄金标志。

        速度很快。判断应该是开车来的。

        张庸:???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

        叠满所有的buff?

        几秒钟以后,才醒悟过来。有日本人,带枪,带着黄金,向自己靠近!

        哎呀呀,这是什么样的好事。是主动送上门吗?

        不假思索的拔枪在手。

        栗元青:???

        随即满头黑线。

        嘿!嘿!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这里是租界!

        你别在租界里面动枪!

        你……

        “你做什么?”

        “不关你事。”

        “我是租界巡捕队长,你说不关我事?”

        “日本人在租界里面可以带枪吗?”

        “当然不行。”

        “如果有日本人在租界里面带枪吗?”

        “那也是违规。”

        “那我现在就发现一个违规的日本人。我帮你抓起来。”

        “你等等!”

        “你来不及摇人了。目标马上就到。”

        “你……”

        栗元青傻眼了。

        果然,遇到张庸绝对没好事。

        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坑货。一下子将他顶在了墙角。

        日本人……

        带枪……

        那是麻烦事啊!

        就算巡捕房出面,也是要扯皮好久的。

        一般的情况下,如果对方拿出是日本人的身份证明,巡捕房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日本人势大。租界工部局也不想惹事。

        将日本人抓回去,日寇那边会不依不饶的。

        何况,工部局下面的警务处长助理,就是日本人担任。抓捕日本人,光是手续就麻烦的要死。

        但是张庸偏偏喜欢惹事。还不怕事。

        “来了!”

        张庸举起望远镜。

        惊喜。

        发现目标驾驶着一辆斯蒂庞克轿车!

        啊啊啊,哈哈!

        真是有缘啊!主动送上门的豪车。

        没说的。第二辆。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这辆斯蒂庞克都是我张庸的了。

        准备拦车。

        对方有枪。

        但是不怕。他都安排好了。

        故意将车往路边挪一点,似乎是让开道路。然后……

        在目标放慢车速的时候,张庸忽然猛打方向。加油。从斜刺里杀出。将道路给挡住。

        双方距离较远。没有碰撞的可能。否则,修车会很麻烦。

        “上!”

        “上!”

        吕海等人立刻跳下车。

        他们迅速的冲到斯蒂庞克的旁边,用枪指着里面的人。

        张庸也下车,提枪上前。

        呵呵。

        忽然想笑。

        原来,车里面就是徐盛。

        真是……

        巧了!

        “徐老板。”张庸含笑打招呼。

        “是你?”徐盛本来是非常紧张的。蓦然发现是张庸。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熟人。

        眼前这个家伙,只要钱。不要命。

        当然,前提是拿的出钱。否则,对方也是要命的。绝不手软。

        “下车。”

        “好,好,好。”

        徐盛规规矩矩的下车。

        他被张庸教训过。可不敢硬对着干。

        和张庸对着干,结果就是完蛋。挨揍都是轻的。万一……

        “站着!”

        “别动!”

        张庸命令。然后去搜车。

        别人不知道武器和黄金藏在什么地方。他一清二楚。

        从副驾驶的座位下面,在隐藏的暗格里面,找到两把手枪。居然是很罕见的型号。

        好像是斯太尔m1912手枪?奥地利出产的。9毫米口径。8发弹匣。国内极少看到。但不是没有。复兴社特务处的装备处有样品。但是仅供辨认和学习。不提供使用。好像也没子弹。

        没说的,收缴。

        然后将后排座位强行拆开。

        下面有一些绸布。打开。里面就是金条。有十三根。

        都是清一色的大黄鱼。拿起来沉甸甸的。但是并没有太粗。毫不犹豫的。立刻收入随身空间。

        没有了。

        从车里面钻出来。

        “组长!”

        旁边有人叫道。

        张庸探头看了看。哦,车尾箱有东西。

        放着两个麻袋。袋口已经被解开。里面都是大洋。堆的满满的。估计有几千枚的。

        嗯。不错。租界果然有钱人多。爽歪歪。

        来到徐盛的面前。

        “徐老板要去哪里?”张庸含笑问道。

        “我去看一个朋友。”徐盛言不由衷。

        “需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不用。”

        “徐老板,我们以前说好的,一个月……”

        “给,给,给。”

        “那下次准备好了,立刻通知我。我带人来拿。”

        “你这不是……”

        “这是我自己找到的。不算。”

        “你……”

        徐盛顿时额头黑线。

        差点脸红脖子粗的,就要和张庸翻脸。

        然而……

        不敢。

        怕被打。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