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交锋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交锋

        这种时候,居华元自然不会真的去找证人过来和居华璨胡扯,说到底,以权谋私,对于一个宗门领袖来说,不过只是一件小事儿而已,哪怕将这一系列的罪状全部都坐实了,也构不成剥夺居华璨宗主之位的理由,不然的话,居华元他们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

        想要推翻居华璨,还需要更为严重的罪责,而这个,林铮已经给居华元他们准备好了。

        当即,在居华璨的怒视之下,居华元那边的一个老头子便站了出来,“居华璨,你真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无人知晓么?”

        “放肆!”居华璨厉声大喝,“我乃宗主,岂容你如此无礼!”

        那老头子却不顾居华璨的厉喝,眼中精光闪动地说道:“这些天来,关于血魔的流言传遍了整个居华城,闹得整个居华城人心惶惶,如此大的事情,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吧?”

        老头子的话并非是说给居华璨听,而是那十三太保。说到底,这十三个人,还是用居华派的资源培育起来的强者,每一个人对居华派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如果有机会,自然要尽量地将他们争取过来。这些人虽然忠于居华璨,但是居华璨修炼血魔经的事情肯定不会告诉这十三个人!血魔这种祸害,只要脑子还算正常的修者,都绝对不会想要和他们共处,毕竟天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会变成血魔的盘中餐的。

        居华璨听到老头子的话,表情虽然不变,但眼中却多了几分惊疑不定之色,而拱卫在他身边的十三太保,者眉头紧皱了起来,疑惑着那老头子忽然说这种事儿做什么。当即便有一人说道:“血魔之事,尚未有真凭实据,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坊间的流言而已!再者,哪怕这血魔之事为真,又与你们这等叛逆的行为有什么关系?!”

        “若没有关系,我们又怎么会在这种当口提及此事!”居华元双眼寒光一闪,随之左手一翻,一面镜子便冲天而起。在居华璨和十三太保的警惕之中,镜子忽然放大,并呈现出了一张张朴素的面孔。

        “居华璨,是否觉得这些人的面孔颇为熟悉?!”

        听到居华元的话,居华璨那眼中的惊疑不定之色便越发强烈,虽然他下手的时候非常迅速,天色也相当晦暗,但以他一个九转的能耐,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哪怕他没有刻意地去留意这些底层的蝼蚁,可是看过了,总会留下印象,更别说这还只是几天前的事儿。

        不给居华璨开口的机会,居华元立刻便大喝道:“这些人,都是遭遇了血魔之后侥幸活下来的居华城子弟,而根据这些子弟的指证,袭击他们的,正是你居华璨!你居华璨,便是祸害着居华城百姓的血魔!”

        “一派胡言!!”居华璨暴怒地大喝了出来,手中的仙剑“唰——”地一下便指向了居华元,“老匹夫,别以为你随便找几个蝼蚁就敢当做是证人就能泼我的脏水!我且问你,若他们真遭到了血魔的袭击,他们凭什么能够存活下来!?”

        话音刚落,居华元立刻质问:“那你又凭什么认为他们活不下来!?”

        “你——!”居华璨给问得青筋一冒,继而强词狡辩道:“观你镜中之人,不过一介凡夫俗子,而血魔相关事件的死者,全部都是被抽干一身精血而亡,若他们真的遭遇了血魔,以他们之肉体凡胎,丢了一身气血,如何能活!?”

        “宗主倒是对血魔的事情了解得足够详细啊!”模样年轻的男修在居华元身后淡定地说道,“听宗主那语气,好像是血魔犯案的当时就在场一样。”

        居华璨听得眼中凶光便是一闪,继而选择将这番话无视,转而盯着居华元道:“你且告诉我,这些人,如何才能在血魔的袭击之后存活下来!”

        居华元自然不会给他问倒,当即颇为淡定地说道:“最近血魔猖獗,早有大量居华家子弟遭到毒手,城中早已加强了巡逻的人手,所以他们遭难之后,很快便被巡逻的子弟所发现,多亏巡逻的子弟施救及时,这些人才侥幸存活了下来。”

        听到这番话,就是林铮都不得不承认,这小老头子是真够无耻的,胡扯竟然还能扯得这么一本正经,但关键是,他居华璨这会儿根本就没办法拆穿这小老头子的谎言!

        就在居华璨给居华元气得言语为之一滞之时,旁边的老头子立刻便厉声怒喝:“居华璨,你身为居华派宗主,居华家这个大家族的族长,不仅没有做好保护主人的职责,反而屠戮居华家的子弟以修炼魔功,如此恶毒之作为,你还有什么资格坐在居华派宗主的位子上!?”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居华璨在见到镜中那些人时所出现的反应,根本瞒不过他们,包括了拱卫在居华璨身边的那十三人!所以哪怕居华璨始终没有承认,但根据他的反应便已经可以推测出,哪怕血魔不是他,那也和他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这一发现,让居华璨身边的十三人产生了动摇。居华璨对他们有知遇栽培之恩,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对居华璨忠心耿耿的。但效忠于居华璨的同时,他们还是居华派的弟子,是该效忠居华璨,还是捍卫居华派,这两种心绪,不断地盘桓在十三人的心头上,让他们的神色显得犹豫不决。

        “放肆——!”居华璨怒喝了起来,“我的宗主之位,乃是承袭祖宗之规矩,光明正大地从上代宗主那继承而来的,岂容你这等匹夫质疑!”

        居华璨这么一喝,顿时便让身边那十三人的心态有了转变,但那并不是个什么好迹象啊!

        察觉到这些人的心态,居华元认为,该给这些人心中的天平上,增加一点儿砝码了,当即便说道:“宗主之责,乃是统御宗门子弟,捍卫宗门利益,保护我宗门之传承!然而居华派在你的执掌之下,宗门子弟离心离德,苛厉的新规致使门中子弟死伤无数,族中丧失亲眷者,怨声载道!而在你所立之新规下修炼起来的弟子,具数被恶疾缠身,终身将难以寸进!长此以往,我居华派之传承,必将毁于一旦!”

        居华元咄咄逼人地怒视着居华璨,“铸剑山庄来袭为何,天下皆心知肚明,他们为复仇而来,仇敌为谁?居华璨,你敢说你不知道吗?!在内制造巨大隐忧,在外招来强大外患,居华璨,你这是要将居华派彻底摧毁才甘心吗?!”

        喝问之后,居华元不给居华璨辩解的机会,立刻便对那十三太保大声喊道:“你们都是我居华派的弟子,而不是他居华璨的弟子,如今居华派因为他而面临重重危机,难道你们还要执迷不悟,继续做那居华派的罪人吗?!”

        居华元话音一落,十三太保便神色挣扎地抓紧了手中的兵器,见状,居华璨便知道情况已经失控了!居华元那个老匹夫,他的行动太过周密而迅速了,让他们根本没有一丝防备反击的机会!一想到这儿,居华璨心中便恨得直欲咬碎牙齿,那些密探都是吃屎的,那么多眼睛盯着,竟然还给居华元这些老不死的串通了起来搞出今日的叛变,若是他能察觉到个风吹草动,何至于在今日这般被动!

        眼看着十三太保已经有背叛自己的趋势,居华璨顿时眼中凶光一闪,霎时间,一道道血光便从他身上飞射而出,迅速地冲到了十三太保的后背!见到这一幕,居华元等人立刻脸色大变,不好!

        “退——!”居华元大喝一声,随之迅速地将高悬的镜子召唤道身前,就在那镜子落下的瞬间,十三太保悍然出手,顿时凶悍的攻击便朝镜子轰了过去,在那猛烈的攻击之下,居华元的镜子连一秒都撑不住,立刻便崩碎开来,虽然阻隔住了十三太保的直击攻击,但随之爆发的能量冲击还是将居华元给掀飞了出去,倒飞中,一片血雾便从居华元口中喷了出来。

        接住了踉跄落地的居华元,一行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们准备了那么多,为的便是避免和十三太保交锋,从而给居华派保留下更多的力量,然而眼看着都已经要成功将十三太保争取过来,没想到这最后的关头,居华璨竟然强行控制住了十三太保,让他们之前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被就居华璨所操纵的十三太保眼中流动着血光,虽然模样不同,但这一刻,他们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一模一样!很显然,这时候的十三人,已经完全被居华璨的血神子所控制,成了他的十三道强大的分身。这般结果就算是林铮,也是看得一脸的惊愕,血魔经竟然还有这么丧心病狂的能力,阿修罗那个坑爹货竟然都没有好好地提醒他一下!这要是早知道居华璨有这本事,林铮哪里还能不防着这家伙一手的!

        就在林铮心下一阵大骂之时,磅礴的血气猛地便从居华璨身上喷涌而出,事到如今,也已经在没有掩饰的必要了!下一刻,居华城中四处便有血光冲天而起,就连在对峙中的门下弟子之中,也冲起了好几道血光,旋即在四周的弟子惊惧的目光下,这些被血光所笼罩的子弟,转瞬间便惨叫着被夺取了一身的精血,化为了一具具干枯的死尸!在剥夺了精血之后,那些红光便迅速地朝中央道宫方向汇聚而去!

        这一下再也用不着解释了,眼前的种种已经清楚地告诉对峙中的弟子,居华元他们那些长老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血魔,就隐藏在他们居华城之中,而这个血魔不是他人,正是居华派的掌门,居华璨!

        “轰——!”道道血光汇聚到了居华璨身上,瞬息之间,他的气势便膨胀了起来,明明未曾突破至九转,却给于在场的所有人以窒息的恐怖气息!

        笼罩于血光之中,居华璨满脸陶醉地缓缓睁开双眼,随之抬手一挥,两侧瞬间便分裂出了十个一模一样的居华璨!

        这家伙!紧盯着居华璨,林铮的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虽然阿修罗坑了这家伙,并没有将正确的血魔经传授给他,但是这家伙貌似开发出了阿修罗都不知道的强悍秘术,不说其他,此刻的那十个居华璨,全部都拥有其本体的实力,光是这点,便是连正版的血魔经都无法做到的,简直比道家绝学中的“一气化三清”还要牛掰!

        “维持时间应该无法长久!”阿纤评价道,“不过就算如此,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形成这般战力,也的确是惊世骇俗了,这家伙,看样子真的非常适合修炼血魔经呢!”修炼血魔经之前,连铸剑山庄的大门都走不进去,修炼之后,却开发出了这么凶悍的秘术,果然这货天生就是个修炼血魔经的料,只可惜,作为一个人族修者,修炼血魔经的天赋越是卓越,那么危险程度也就越高,这样的家伙,不论如何都是得抹杀掉的!

        “老匹夫,棋差一招了吧?!”居华璨杀气腾腾地盯着脸色惨白的居华元,“能够将本宗主逼到这一步,你也算是非常了不起了,但纵然如此那又如何!”话音一落,居华璨身上喷涌的血气顿时便狂暴了起来,瞬息便化成了一道巨大而狰狞的魔影,暴虐地对着居华元等人嘶吼了起来!

        “老匹夫!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有居华璨同时开口,话语宛若魔音灌脑,让居华元等人脑海一阵刺痛,“是选择臣服还是死,我只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当然——”

        话音一转,居华璨便阴恻恻地紧盯着居华元,“你这老匹夫除外!”

        捂着胸口,居华元咳嗽了一声后,双眼便如同看死狗一般地望向居华璨,“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居华璨,你以生灵之精血修炼血魔经,真以为能够长久么?”

        听罢,居华璨的双眼便眯缝了起来,“你究竟是从哪儿知道血魔经的?!”

        居华元笑了出来,却因为牵动伤势,而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你的血魔经,可不是无敌的,在铸剑山庄那边,吃了很大的亏吧?”

        居华璨听得脸色就是一变,猛然向远处望去,这一望之下,顿时便看到了诸多黑点直奔居华城这边疾飞而来!当即居华璨便暴怒地转过头来一阵嘶吼:“居华元!你竟然敢勾结外敌,背叛我居华派!!”

        “你居华璨还代表不了居华派!”

        “老匹夫,你找死——!”伴随着暴怒的嘶吼,十三太保连同居华璨的十道分身,顿时便朝居华元等人扑了过去!

        居华元等人可没有坐以待毙,双方皆是二十四人,哪怕居华璨一方的九转居多,可他们还有铸剑山庄的援兵正在赶赴过来,如此局面,有何畏惧!当即众人便各显神通,向居华璨的分身展开了激烈的反击!

        然而,令人意外的状况发生了!双方遭遇的瞬间,居华元一方的人员迅速溃败,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那些仅仅八转修为的弟子,便全部身受重创!这情况别说居华元想到,就是林铮也是始料不及,谁曾想到,居华璨的血神子竟然能欺瞒过绮罗界的世界法则,发挥出九转的力量,八转对九转,还是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居华元一方的溃败也就没有什么意外了!若非他们那些九转经验老道,只怕也得遭到居华元的暗算!

        “去死吧老匹夫!!”居华璨的本体怒吼着便冲到了居华元面前,左手化为狰狞的血色利爪便朝居华元穿刺而去!

        然而就算遭到重创,居华元也依然是一个炼器师啊!炼器师,并不需要自身的本事有多么厉害,他们只需要法宝足够多,足够强悍,那就行了!

        “锵——!”居华璨的利爪猛地便撞到了一面盾牌上,火花迸溅之际,一道金光猛地便从盾牌后方飞了出来,迅速地缠绕到了居华璨身上,不等居华璨反应过来,金光便猛地收缩,一下将居华璨给捆成了粽子!下一刻,阻挡住居华璨的盾牌便分裂开来,化成双刀一剑,猛地便朝居华璨劈了过去,寒光闪烁间,居华璨干净利索地便给劈成了四片!

        可惜的是,这种普通的攻击手段,对血魔来说几乎无法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转瞬间,居华璨那被劈成了四片的身体便化成了脓血散开,随之便迸射成漫天的血箭,向居华元倾泻而去!

        居华元迅速地将刀剑组合回盾牌,抵挡下了血箭的攻势,然而居华璨的身影却伴随着血箭穿过,在他身后凝聚成形,不等居华元反应过来,这厮提起血剑便朝居华元捅了下去,一把将居华元给捅了个对穿!

        咬牙切齿中猛地将剑一拔,居华璨却没有看到想要的血光飞溅,不等其反应过来,被他捅穿的居华元便“噗——”地冒出一片青烟,随之变成了一个残破的傀儡娃娃。

        虽然避过了死劫,然而居华元还是受到了重创,现身的瞬间一口黑血便吐了出来,察觉到动静的居华璨瞬间便化成了一道血光流窜而去,“老匹夫,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个傀儡可以给你替死!”

        狞声怒喝中,居华璨挥动着剑刃便朝居华元斩了过去,可惜这一次,他依然注定了无功而返,因为一柄寒光湛湛的仙剑,已经横隔在居华元身前。

        “居华璨,今日你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