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恶婆婆后,我让全村心慌慌在线阅读 - 第1549章 番外二

第1549章 番外二

        徐聿……

        果然是亲儿子,让人手痒痒地想开揍。

        又来了。

        林九娘摇头,伸手掐了一把徐聿腰间的软肉:

        “五十五岁的老头了,就不能让让儿子?

        老欺负他,有意思吗?

        为老不尊,你要不要脸了?”

        徐聿苦!

        夫人偏心眼,这谁欺负谁啊,明明是这小子欺负自己,好么?

        这小子,三岁开始,就开始坑他这个爹了,好么!

        这些年,他被这小子坑的还少吗?

        徐聿一脸委屈,“夫人……”

        “你老实呆一边去,”林九娘往船头甲板方向一指,这两父子凑在一起,准能打起来。

        等他走过去后,这才温柔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你怎么不在船舱里看书,出来找我有事?”

        她这个儿子,很爱看书,一般没事都窝在屋内看书,很少出来。

        今天倒是稀奇,竟从船舱出来了。

        以往他都是呆在船舱里看书,一直到目的地才会出来。

        说到这个,往日最爱在船上叽叽喳喳的闺女,今天怎么不见人?

        她就说今天似乎缺点什么。

        她家活泼好动的闺女,似乎不在船上。

        徐雪松这才想起正事来。

        他板着脸,“娘,妹妹没上船。

        不,简单地说,她上了船,但把我迷晕后,又偷偷跑下了船。她留了一封信,她说她去会会大业皇帝的儿女们,把他们赶走。”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

        “什么!”

        一旁的徐聿听到自己的宝贝闺女没上船,顿时急了。

        连忙走过来一把抽走他手中的信:

        “宁乐这丫头怎么没上船?她不是和你一起到船舱了吗?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徐雪松,“……”

        所以,他刚才说的话,他爹一句都没听进去了?

        果然,是亲生的。

        摇头,“她对我下药,迷晕了我,就偷偷跑下船了。”

        说完,看向林九娘:

        “娘,现在怎么办?”

        林九娘翻了个白眼,这闺女就是因为他们宠着,无法无天。

        不让做什么,偏要去做什么,跟你对着干。

        林九娘头疼,一下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立即回去找你妹妹了。”徐聿小心翼翼地把信折好。

        这可是他闺女写的信,得收好。

        “夫人,你说对么?”徐聿看向林九娘:

        “戾帝家的那几个小兔崽子,一看就是不怀好意,咱们得赶紧回去,免得咱们闺女被拐跑了。”

        “为什么要回去?”林九娘鄙视,“跑了就跑了,为什么要去找她?不找!”

        啊……

        徐聿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地摇头:

        “夫人,那可是咱们的闺女,怎么能不找?若她出事了,怎办?”

        “夫人啊,咱们回去找宁乐,好不好?

        她还那么小,要是遇到危险,或者她被人骗了,怎办?秦家那几个小兔崽子,狼子野心,不怀好意。”

        “夫人!”

        ……

        林九娘扯了下嘴角,在和都,她能出事?她能被人骗?

        她现在更担心的是戾帝的几个儿子。

        这丫头回去找他们,怕是他们要被整得很惨。

        还有,当和都是别人开的啊。

        宁乐在和都露面,顾六会不知道,她大哥会不知道?

        冷哼,“那更好,不听话,该让她吃些苦头了,不用管她。”

        “夫人!”徐聿幽怨:

        “要是闺女出事了,我……我就不活了。”

        “嗯,我不拦着你。还有,你适合跟你闺女生活。”林九娘一本正经:

        “以后,让你闺女养你。”

        她说完,转身朝船舱里走去。

        一看他夫人抛弃自己进船舱了,徐聿连忙追上去:

        “夫人,等等我,有话好说啊,夫人。”

        “夫人,我错了,行吗?”

        徐雪松耸耸肩,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制住他爹的,非他娘莫属。

        他看向和都方向,摇头。

        他亲爱的妹妹,千万别把和都给掀翻了还没收拾掉秦家的娃,不然就真的辜负自己故意被她迷晕的代价了。

        看书,不比被迷晕香吗?

        徐雪松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

        秦家人打他们兄妹的主意,总要有个人去给他们一点教训。

        他妹妹,惹祸的能力,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

        戾帝二十一年。

        徐聿嫁女。

        嫁大业戾帝之子秦正阳为妻,同年,秦正阳封太子,徐宁乐为太子妃。

        徐宁乐出嫁这一天,她的亲哥,被揍得鼻青脸肿。

        而徐聿全程黑着脸。

        不对,夫妻两人全程黑着脸。

        没办法,夫妻两人谁都没想到,千防万防竟还是被秦越的奸计得逞。

        他的儿子竟拐走了他们和都最珍贵的宝贝。

        而始作俑者的徐雪松不时惨遭虐待,理由,纵容他妹妹下船,才导致他妹妹被拐走。

        该揍!

        戾帝二十五年,戾帝崩。

        太子秦正阳继位,年号光帝,封徐宁乐为皇后。

        光帝三年,沈同安去世。

        林九娘和徐聿两人悲痛欲绝。

        光帝七年,徐聿的身体也日渐不行,精神变得恍惚,已认不清人。

        抱着徐雪松的闺女,一直喊着闺女。

        徐家众人心酸。

        知道他是病糊涂了,去了信,让徐宁乐想办法尽快赶回来。

        但她是一国皇后,根本就不能离开大业的京城。

        收到信后,徐宁乐肝肠寸断,日夜跪在佛堂为他爹祈福。

        和都得众人,看到徐聿思念闺女的样子,个个红了双眼。

        徐雪松后悔,后悔当年让妹妹下船,害父亲老了、糊涂了见不到心心念念的闺女。

        可这情况没持续多久,徐聿又恢复了清醒,认得这些儿孙,还能和他们聊天说笑。甚至,还提起笔来,给自己闺女写信,让她放心,他没事。

        同时,还在和都搜了一大批奇珍异宝,让徐大亲自押送到京城给她。

        他就怕自己闺女没财物傍身,被人欺负。

        等这些东西送出去时,他站在城墙上看了半天。

        而林九娘一直在他身后陪着他。

        徐聿回头,看向已是风烛残年的林九娘,瘦削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答应我,好好活着。”

        林九娘没说话,扶着他,两人踏着落日回了家。

        当天夜里,徐聿就病重了。

        林九娘就在他身旁照顾他,他似是没听到似的,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说着谁也听不清楚的话。

        这样子熬了几日,他也不再喊了,到了弥留之际。

        徐雪松带着妻儿哭红了双眼。

        但林九娘却没有哭,她神情很平静,她让徐雪松出去,她要给他爹洗澡。

        等下人送上热水后,下人也被她赶了出去,她不用旁人经手。

        她亲自动手帮徐聿擦拭干净身体,然后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且打理好他的头发。

        “徐聿,你这样子最帅气,老了,也是最帅的糟老头。”

        “等等我!”

        她用剩下的没用完的热水,给自己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打理好自己后,这才脚步蹒跚的走到徐聿身旁,然后在他身旁地躺下。

        随后握住他的左手,侧着头看向他:

        “徐聿,你之前说的,我恐怕不能答应你了。

        还有这辈子,算是我来找的你,下辈子换你来找我,约好了啊,你可别忘了来找我!”

        在他的手心逐渐变得冰冷时,林九娘也闭上了双眼。

        而在外面守着的徐雪松,一直没听到屋内有声音传来,顿时慌了。

        他连忙推门闯了进去,可两人早已没了气息。

        死时两人的手紧紧交握着。

        徐雪松哀恸,直接跪了下去:

        “爹,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