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岭南宗师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舌战群雄主心骨
吴老板的办事效率还是非常高的,又许是事态紧急,他竟然将外头那些个大佬召集得七七八八,陆陆续续都赶到了作坊来。

这些大佬都是大大小小堂口和社团的首领,平日里藏在暗处,也很难这么人齐,见得面之后,固然也有假惺惺的寒暄,但不少人已经开始对骂,甚至要大打出手。

香港就这么屁大一点的地方,人人都有自己的地盘,难免就会擦枪走火,争抢地盘是常有之事,大佬们的关系也就不会太融洽了。

吴老板也是无奈,毕竟他只是个黑作坊的老板,与这些人也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若不是陈沐那只戒指,想要把这么多“大人物”都召集起来,也是做不到的。

这里头有不少小社团,他们的大佬是认不得这个戒指的,吴老板不得不耐心地讲解戒指的由来,以及不听戒指号令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不过到底还是有人没来,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需要听从和合桃的命令,更不怕洪门的人。

里头有不少是北方青帮的,也有其他码头的人,并非所有人都信奉洪门那一套。

吴老板见得这乱糟糟的场面,也是头大,当即将戒指还给了陈沐,朝众人道。

“诸位都安静一下,陈堂主有话要跟大家说!”

吴老板的话语很快就被淹没在嘈杂声之中,就如同小石头投入大海之中,半点回应都没有。

陈沐见得这情况,也是大皱眉头,就这样的心态,又如何能让他们团结起来,解城寨之围?

若不将这一盘散沙收拢起来,是半点用处也无的了。

如此一想,陈沐便掏出手枪来,朝天开了一枪!

“砰!”

毕竟是枪械作坊,需要防潮,作坊的顶棚是抹上了石灰的,这么多年来,已经变得又硬又脆,这一枪直接将顶棚都给轰了个大洞,分屑簌簌落了下来。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退开,但还是有人被粉尘砸了正中,满脸白灰。

“干什么这是!耍横给谁看!”

众人终于是将目光投注在了陈沐的身上,见得陈沐不过是个年轻人,就更是勃然大怒。

陈沐也不啰嗦,收了枪,举起左手,露出戒指来,朝众人道。

“木立斗世知天下,顺天行道和合同!诸位既然能应召而来,心中便有我洪门,骨子里便是洪英,缘何不能好好说话!”

这开头两句诗一出口,众人便认真了起来。

木立斗世乃是洪门的身份表明,而和合同则暗指如今成为联盟的和合桃,他们既然都听从和合桃的号召,便等同于认可自己洪英的身份了。

只是陈沐实在太过年轻,他们才没有将陈沐放在心上,此时陈沐说出暗诗来,众人才回过神来。

既然陈沐能戴上这个戒指,又有当众开枪的胆量,且不管年纪如何,都该当是个不错的人物。

不过到底还是有人心中不服,当即朝陈沐嘲讽道。

“这位小哥不去青楼妓馆寻欢作乐,拿了如此重要的信物来消遣咱们这些大老粗干什么,要玩你玩小姐去,我们这些大老粗可不好玩!”

有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陈沐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轻笑道:“眼下英国佬围攻城寨,一旦城寨陷落,在座的各位都只能成为不见天日的老鼠,也莫说青楼妓馆,怕是连自己的老婆女儿都要被英国佬欺负,到时候各位大老粗难道就凭这张嘴去骂死英国鬼?”

陈沐碰到太多尖牙利嘴的,打嘴仗可从未怕过谁,眼下火烧眉毛,他可不想与这些大佬争争吵吵,一开口便将这些个大佬都顶得哑口无言。

“你说得倒是好听,城寨受围,自有和合桃的山主在主持大局,天塌了自是高个子顶着,与咱们这些小鱼虾米又有何干?他黑骨红吃香喝辣的时候可没咱们什么事!”

“可不是么!他老人家高高在上,坐在城寨的宝座上,如同皇帝一样享受荣华富贵,吃多少就做多少,总不能好处都让他占了,卖命的时候才想起我们这些苦力吧!”

“正是此理!”

“如果他的地盘分给咱们一些,倒也不是不能做,利字当头,没有好处,谁愿意卖命?”

众人纷纷聒噪起来,陈沐也是心中发冷。

“想要地盘?你们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去跟英国鬼抢!若没有城寨,你们当中又有多少人今夜能坐在这里打嘴仗!”

陈沐针针见血,这些人也是无言以对,但也有“负隅顽抗”的,朝陈沐道。

“连朝廷的官员都已经撤离了城寨,朝廷都放弃了这块地方,咱们为什么还要死守?”

陈沐哈哈大笑:“这位仁兄是刚睡醒还是没睡醒就被拖了过来?难道我刚才说的都是废话么?没有了城寨,你们还如何安身立命!没有了城寨,你们连最后一块庇护地都没有了,往后还当个鬼的大佬!”

“我只是个外江人,大不了拍屁股就走人,你们拖家带口在香港,就只能巴巴被英国鬼欺负罢了!”

陈沐如此一说,众人也默然了。

此时傅青竹终于是挺身而出,朝众人道。

“你们说得也不对,据我所知,朝廷官员撤离了不假,但城寨可没有放弃!”

“没有放弃?官员都撤走了,这不等于将城寨丢给了英国佬么!”

傅青竹微微一笑:“根据条约内容,所有现在九龙城内驻扎之中国官员,仍可在城内各司其事,惟不得与保卫香港之武备有所妨碍,又议定,仍保留附近九龙城原码头一区,以便中国兵商各船渡艇任便往来停泊,且便城内官民任便行走。”

“这便明确了九龙城仍旧归中国管辖!再说了,官员撤离,不是将城寨丢给英国佬,而是将城寨丢给了咱们!难道你们就不想要这座城中之城么!”

众人听闻此言,也是惊诧。

陈沐同样也有些讶异,因为他只是听伊莎贝拉说过大概内容,对条款具体细则是不清楚的,没想到条款里头竟果真不包含城寨这块区域!

“既然城寨不包括在条约内,英国佬围攻城寨,可就是侵略了!”

陈沐此言一出,众人也有些热血上涌了!

“你又是谁,又是如何得知这内容的?难道说你是朝廷的人?”

傅青竹看着这许多质疑的眸光,也是毫不掩饰讥笑:“过了香江,是个人都知道这消息,也就你们这些大老粗,成日只知道争抢地盘,外头的世界是如何,你们根本就不会用心去看去听!”

傅青竹是走街窜巷坑蒙拐骗的老道士,嘴上功夫可不比陈沐差劲多少,这番话一说出来,又让人哑口无言了。

从这一点来看,他与陈沐的目标是一致的,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一盘散沙给整合起来,捏成一块石头!

“你们就别说大话了,虽然我不知道外面的消息,但香港地界的消息,却没人比咱们跟清楚!”

“条约确定生效之后,英国佬就正式接管新界,甚至炮轰了大埔等地,他们已经向朝廷提出,要撤走九龙城寨的官员,撤销朝廷对城寨的管辖权!”

“如今他们已经占据了九龙城码头,皇家威尔逊火枪队的枪口随时能射击暴雨一样的子弹,还召集了印度等地上百义勇军,眼下就在海关大楼前头,随时会攻入城寨,你们又有什么办法!”

虽然吴老板说了一些消息,但此时说话这位仁兄的消息算是最新的了。

口头上虽然诸多抵挡,但也可见他们是时刻关注着事态发展的,更何况,他们已经不再探讨该不该去救援,而是转到了无力救援这个层次。

这是有着质的差别的。

无力救援起码还有救援之心,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认可了救援计划,只是认为有心无力罢了。

看穿了这一点,陈沐也就安心了不少,走到前头来,指着他和傅青竹挑选出来的枪械,朝众人道。

“威尔逊火枪队又如何?难道咱们会怕这些英国鬼么!咱们如今要枪有枪,只要人人齐心,何愁保不住城寨!”

“你们应该知道城寨意味着什么,即便整个香港都被英国佬给霸占了,但就有这么几亩地,他们是如何都没法子攻占的!”

“哪怕还有一寸土地是咱们的,咱们就不是亡国奴,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么!”

陈沐最后这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头都火热了起来。

英国人的管理并不人道,对香港居民也并不友好,他们只是在剥削香港百姓,掠夺香港的财富。

没有谁愿意当英国佬的奴才,即便是那些趁机发财的英国奴才,若给他们机会,或许他们也会站起来反抗。

诚如陈沐所言,哪怕只剩下一寸土地是咱们的,咱们都不算是英国佬的奴才!

虽然此时也有人在质疑,也有人再提出自己的看法,仍旧还是争争吵吵。

但氛围已经截然不同了,他们的眼中多了一种东西,那是最后的尊严!

见得人心堪用,陈沐也终于是有了信心,朝傅青竹看了一眼,后者也同样是目含欣慰。

只要这些人有了这样的决心,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虽然陈沐没有指挥过军事行动,但这些大佬以及他们的手下也不是军人,他们也不会跟英国佬的火枪队正面交锋,更不会以彼之短攻此之长。

他们既然是江湖人,自然是照着江湖规矩来做,说不得能收到奇效,也是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