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活着的理由

第六十七章 活着的理由

        MAY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视频,反复琢磨着里面的话,想从短短的几分钟里面找到一些关联,或者说,想找到一些确切的,整个事件都完全与聂远彬无关的信息。

        “嘀──”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

        “喂,星河。”

        MAY的开场白少气无力。

        “你,还好吧!”

        骆星河本来想跟她开个玩笑,一听这样的声音,马上改了词。

        “我,挺好的。”

        MAY的语气有点哑沉,骆星河觉得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回想起昨晚的情景,骆星河认为,能让MAY如此不开心的,应该只有聂远彬这个混蛋玩意儿了。

        “聂远彬欺负你了?

        他在哪里,我去找他!”

        骆星河看不得MAY受委屈,大有替她出头之势。

        “没有,不是他!

        星河,你别乱猜了。”

        MAY立刻阻止了他的冲动。

        “哦。”

        骆星河有点失落,

        ‘她果然心里还是最在乎那个人。‘

        “昨天你喝多了,再休息一会儿吧,我先不打扰你了。”

        说完,准备挂电话。

        “那个,星河!”

        MAY叫住了他,

        “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你说!”

        MAY有5秒没有说话,只能听到电话你微弱的喘息声。

        “如果──

        我是说如果,一个人如果连命都不要的来救你,这种会是在演戏吗?”

        “你想说什么?

        你觉得聂远彬到加那热基地来救你是出于其他目的?

        甚至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MAY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到底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

        “不,不是,没什么,没什么。

        那个,星河,我想再休息一会儿。”

        “好的,你休息吧。”

        骆星河挂了电话,直觉告诉他,MAY一定遇到了事情。

        “聂,聂──”

        欧阳静林拍了聂远彬两下。

        “啊?

        你说什么?”

        聂远彬刚才想的出了神,后面他们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见。

        “聂,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欧阳静婷看他想事情想的一副入定的样子。

        “哦,没有!

        我在想,既然是有人进到窟里,即使他防护做的再周密,百密也必有一疏。

        我们可以用纳米红外探测仪来探测一下,看有没有跟人体有关的生物物质,如果有,拿回去一化验,就什么都清楚了,如果没有我们就再想别的办法。”

        聂远彬提出了一个方案。

        “嗯,这到是个好办法。”

        沈奕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说的这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欧阳婧婷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不明白?

        “姐,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

        欧阳静林首当其冲的当起了翻译官:

        “纳米红外探测仪就是利用红外光电效应检测石窟内除了墙体和地面上的固有物质以外的外来物质,尤其是带有生物特性的,全都采样回去化验,比对DNA,这样,一下就知道是谁了。”

        “哦,原来如此。”

        欧阳静婷若有所思的也点了点头。

        此刻的MAY,特别想给教授打个电话,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

        再问问他,到底和伯瑞斯.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跟他一起?

        聂远彬到底是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

        所有的这些是不是都是一个阴谋?

        她是不是也是阴谋中的棋子?

        想不通,又无事可做。

        MAY在家实在憋得慌,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最终决定,去了临沙阁的实验室。

        自从她被伯瑞斯.冯绑架以后,她的这个专属实验室的门就关了,再也没有人进来过。

        仪器和设备上已经落了一层薄灰,当时实验的半成品还摆在那里。

        MAY把实验室打扫干净,准备用实验来暂时麻痹自己。

        拿起白色粉末的催化剂,准备取点出来加入实验。

        “咦?

        里面竟然有根头发?

        当时怎么那么不小心,要是看不见加进去,这辈子也别想得到正确数据了。”

        MAY赶快拿镊子把头发夹了出来,扔进了垃圾桶。

        纳米红外探测仪很快就送到了洞窟门口。

        为了保证不出差错,聂远彬和欧阳静林跟着操作人员一起进去检测。

        红外光电一点一点扫过691窟的各个角落,果然收集到了有效信息,里面有生物性质的角质层,有毛发,还有体液混杂着其他东西。

        聂远彬亲自采集样本,封存,拿回去检验分析。

        无论里面有哪个熟悉的人的基因信息,都将是一件让人心里难安的事情。

        聂远彬忙到很晚才回家,MAY还没有睡,正在查有关原料颜色提取的资料。

        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这是MAY再次回到聂远彬家中,两人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正面相遇,气氛却不怎么愉快。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大堆的疑问,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去洗个澡。”

        “嗯。”

        聂远彬逃离了这种尴尬的环境,进了浴室。

        MAY也没有什么心思再看资料,索性打开了电视。

        浴室的水声一直哗啦哗啦的响了大约一个小时,也不知道聂远彬在里面是在洗澡还是在洗衣服;

        电视里播放着星球大战的片子,地球人和外星人你来我去的战斗着,冲撞声、爆破声把电视机屏幕都振的发抖;

        但这两个人,好像都在各自的世界里,天然竖起了一道隔音墙,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终于,水声停止了,

        “你——?”

        MAY看着聂远彬的样子,他穿着进去之前的那身衣服又出来了,头发上面也没有一滴水。

        “我——”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最初的气氛里。

        欧阳静林难得有兴致的下了一回厨,煎了两块牛排,还配了沙拉与92年的红酒。

        他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将牛排一点一点的切碎,沾着海盐,送进嘴里,再抿一口红酒。

        “嗯,好久没有这么惬意了。

        好像还少点什么,让我想想。”

        欧阳静林又切了一块放进嘴里。

        五成熟的牛排嫩而不腻,油混着肉的血水从嘴角渗出,用中指抹一下,再把手放进嘴里使劲啄两口,有一种夜半吸血的满足感。

        “嗯,想起来了,还少点音乐。”

        欧阳静林把歌单打开,

        “放什么音乐好呢?”

        他顺便名字往下看,

        《你扬起的眉》,

        这是上次跟聂远彬一起吃饭的时候放的歌。

        “上次?”

        欧阳静林回想着,

        “上次是多久?

        仿佛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

        ……

        我还记得,上次,你说我的厨艺不错,就是牛排煎的稍微老了点;

        上次,你说,配上我选的红酒,这个口感也很适合我煎的牛排,

        上次,你说这首歌很好听,让你有点想照镜子;

        上次……”

        欧阳静林开心的跳起了舞,就像当年一样,他在跳,聂远彬在欣赏……

        “啪——”

        手里的酒杯不慎滑落,碎了一地。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是的,只有他一个人。

        欧阳静林知道,从他把自己出卖给霍尔夫的那天起,所有的一切就都已经变了,MAY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催化剂,加速了变化的进程而已。

        但他不愿意接受,他无法面对自己的选择,更不能接收聂远彬的离去,所以把所有的愤怒、不满、嫉妒都加到了MAY的身上,也许只有这样,他才有理由苟且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