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理不清的关系

第六十六章 理不清的关系

        石窟以检修壁画为名,暂停了营业。

        聂远彬和欧阳静林很早就到了画院,他们反复看着监控视频,一帧一帧的慢放,看看是否有昨晚遗漏的有用信息。

        监控视频反复播放了不下10次,石窟现场也没有搜寻到任何蛛丝马迹,是什么样的人能做的这么隐秘呢?

        聂远彬把身体转过来,捏了捏鼻梁,又搓了两下额头,开始重新捋思路:

        首先,这么熟悉石窟监控线路的,一定是内部人,但画院和石窟景区的工作人员这么多,一一排查不现实,况且,当年安装隐秘摄像头的时候是做了伪装的,即使从摄像头的旁边过,也未必看得出来,只以为是一块石头,也就是说,事情应该是知道有隐秘摄像头的人干的。

        安装隐秘摄像头是院长同意的,所以院长是知情人,他第一时间通知我,也就是说,他是最先知道状况的,难道是贼喊捉贼?

        欧阳是跟我一起做隐秘摄像头的线路规划与外形设计,所以他也是知情人,他在我到达现场不久就给我打电话,莫非都是事先计划好的?

        徐丽负责收集的关于隐秘摄像头的各种资料,所以她也是知情人,但是她现在失踪了,而且她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不在任何人的视线范围内,所以她有作案时间,但是理由呢?

        刘飒飒和秦天是主要的安装负责人,所以他们俩也是知情人,但是,今天晚上,他们一直在临沙阁吃饭喝酒,难道是喝醉了去作案吗?

        还有一个,是may,上次进窟提取原始数据的时候,我跟她说过,但是,她昨天晚上喝的不省人事了,难道是装醉,故意让我去接她,制造不在场证明?

        聂远彬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每个人都有可能,但每个人也都没有切实的证据。

        “聂,你看这里!”

        欧阳静林指着一段视频。

        “你重新放一下这两帧画面。”

        聂远彬仔细的盯着屏幕,

        “这里好像短了一帧。

        那这么说,就是被人动过手脚的。

        马上通知沈奕,请他来做技术鉴定。”

        沈奕是非常给力的,接电话的时候还在睡觉,一转眼的工夫,就已经到了画院,而且今天把自己捯饬的神清气爽,不像是来搞鉴定,倒像是来开表彰大会的。

        欧阳静婷听说石窟出了事,也跟着一起来到了画院。

        沈奕看了一下监控视频,

        “这个地方缺了2帧,也就是4秒。”

        聂远彬想了一下,4秒,已经能干很多事情了。

        “这个视频有没有被拷贝过的痕迹?”

        欧阳静林问。

        “没有,是直接通过远程技术入侵,在设备后台把这4秒的视频删除的。”

        沈奕的鉴定技术是大家公认的,不会有任何质疑。

        “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被拍到了,而且是被隐秘摄像头拍到的。

        这更说明,一定是内部人员干的。”

        聂远彬更加肯定了自己最初的推断。

        欧阳静婷有点按耐不住了,

        “这是谁这么缺德,做着保护国宝的事,却监守自盗,如果让我知道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欧阳静林沉默了几秒钟,

        “聂,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may?”

        欧阳静林带着试探的语气,小心进入,

        “说实话,我觉得不可能!

        她才加入我们没多久,而且她也没有参与过隐秘摄像头的设计与安装,她根本就不知道在石窟外面的有些石头是伪装的监控器。

        她如果做了这个事情,肯定会被隐秘摄像头拍下来的。

        但根据沈奕的鉴定结果,除了被删除的那4秒,其余都没有拍摄到任何可疑的人。”

        ‘除了被删除了的那4秒……‘

        这句话一直在聂远彬脑子里回荡。

        “我听说,还在医院里治疗的那位穆丰博士就是一位计算机高手,那位骆星河博士是材料物理学的专家。”

        欧阳静林一边说的很慢,一边仔细观察着聂远彬的表情。

        他说的这些,聂远彬都想过,但她认为,may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不相信may会做这样的事。

        欧阳静林稍稍停了一下,又接着说:

        “我还听说,他们一起在加那热基地经历了很多事情,都是过命的交情,即使may博士没有要揭壁画的意愿,但是,也许,may博士把一些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他们;

        再或者,他们本身就是跟伯瑞斯.冯一伙儿的,一起套路may博士而已。”

        “什么?

        你说may博士?

        她看起来不像城府很深的样子,也不是很好骗的样子!”

        欧阳静婷想了想,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说的不太客观,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看起来不像并不代表不会做这件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聂远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把腰靠在桌子上,一手抱在胸前,另外一只手使劲的揉着太阳穴。

        欧阳静林知道,他听进去了。

        may吃完桌上的早饭,在屋子里百无聊赖的闲逛。

        闻着熟悉的味道,看着熟悉的陈设,还有柜子里那一排熟悉的白衬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突然,她看到电脑桌上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这一看就是女孩子才会买的东西。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家伙竟然勾搭其他人!

        人家还给他送礼物!‘

        女人的醋意致使她顾不得什么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动的原则,她想都没想,直接就把盒子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打开一看,一个迷你芯片。

        ‘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竟然还要录下来,放到以后回味吗?

        这都是什么行为,恶心,下流!‘

        may的心里出现了一连串不堪的画面,就像过小h片一样。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她干脆把芯片插入电脑,

        “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虎狼画面!”

        影像在电脑里播放了出来。

        “教授?”

        may简直惊呆了。

        ‘聂远彬为什么会有教授的影像资料?’

        等看到了第二段,may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她对伯瑞斯.冯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记忆太深刻了。

        “教授竟然认识伯瑞斯.冯?

        而且伯瑞斯.冯对他言听计从。

        那聂远彬又和教授什么关系?

        伯瑞斯.冯不是文物贩卖组织的吗?

        从聂远彬见到伯瑞斯.冯的第一眼开始,他们两个就是你死我活的对手;

        到了加那热基地,伯瑞斯.冯利用我引聂远彬前来营救,本想借机会弄死他,但是最后,功败垂成;

        现在,教授参与其中,他扮演什么角色目前不清楚;

        但聂远彬拿教授的影像来做什么?

        难道他是隐藏在蓝焰军团内部的黑暗势力?

        怎么会?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

        may彻底慌乱了,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理不清的关系,导致头疼欲裂。

        此时的聂远彬也陷入了沉思中,如果心中的信仰与深爱的女人背道而驰的时候,该如何进行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