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星河所念皆是你

第六十三章 星河所念皆是你

        骆星河走进废墟酒吧,环视一周,

        “嚯,还真科幻啊。”

        看见may坐在一个红色的半球形的椅子里,已经开始喝上了。

        “来啦?

        喜欢喝什么自己点,我请客,算是感谢你舍身相救。”

        骆星河一把扣住伸过脖子来说话的may,四目相对,

        “我都对你舍身相救了,你不如就以身相许吧!”

        may盯了骆星河三秒,

        “噗嗤——”

        笑了。

        “演,继续演,要不要我给你卖票去?”

        骆星河知道may的心里装着别人,不想勉强,也顺势放下了手,

        “呵呵,好啊,到时候钱咱对半分啊。”

        “哈哈哈哈。”

        may一边笑着,又往空杯子里倒满了酒。

        骆星河按住她的手,

        “别喝那么快,等我一起,不然一会你先醉倒了,我还得扛你回去。

        说实话,你还真的有点沉。”

        “骆星河!

        你找打是不是?

        今天让你出来是陪我开心的,你诚心给我添堵是不是。

        告诉你,我可是千杯不醉,快点快点,我等着你,一会儿咱俩好好的pk一下,看谁扛谁回去。”

        骆星河的这句话,像点了爆竹的火柴棍,把自己炸的浑身是伤。

        打开酒水单,点击,选择,提交。

        不一会儿,一个银装素裹的女人坐到了骆星河的旁边,以一个极其妩媚的姿势,眼角含笑,目不转睛的看着骆星河。

        “小姐,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骆星河纳闷的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女人。

        “没有。”

        “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

        “那您这是?”

        “是你点的我呀。”

        “嗯?

        我点的是酒,不是人,恐怕您搞错了。”

        “怎么会搞错,我就是参宿七。”

        “……”

        “小姐怎么会把自己写在酒水单上?”

        骆星河开始对参宿七产生了一点好奇。

        “为了给自己找个心意的男人!”

        “噗——”

        may一口酒喷了出来。

        “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给自己找男人的,干什么,比武招亲吗?”

        参宿七微微抬了一下眼角,很不屑的看了may一眼,

        “你是她女朋友?”

        “是!”

        “不是!”

        两个人同时说出口,然后互相对望了一下,may有点尴尬,而骆星河则有点失落。

        “看来是还没追到手啊,那说明我还有机会。”

        参宿七好像并不介意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叫参宿七,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大家都叫我七老板。

        当然,这不是我的真名,出来混嘛,总要有个马甲傍身啊,对不对。

        我本名叫风月,风情万种的风,花前月下的月,怎么样,是不是很诗情画意。”

        骆星河和may两个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参宿七,对于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么多话的女人,表示看不懂。

        “帅哥,从你走进来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了,本想着一会儿找个理由请你喝酒,没想到,你竟然点了我,这就是上天安排的,说明我们俩有缘。”

        参宿七说完,朝骆星河眨了下眼睛。

        “七老板,我可无福消受这样的缘分。

        我正在认真的追女朋友,您这样一说,我还怎么进行下面的事情呢?”

        “女朋友?

        我看你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这位小姐的心思可没在你身上!”

        “……”

        ‘这七老板还真厉害,这都能看出来。’

        may心里不由得佩服。

        “没关系,我对我看中的男人,有耐心。

        你们先喝着,今天晚上的酒水免单,请随意!

        对了帅哥,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

        “连名字都不愿意说?这么小气吗?”

        “骆星河!”

        “骆星河!”

        参宿七跟着重复了一遍,

        “所念星河皆是你!

        我记住了!”

        说完,潇洒的站起来,拨了一下头发,离开了。

        “呵呵,行啊,这么受欢迎。”

        may拍着骆星河的肩膀说。

        “怎么,心里不舒服了?”

        骆星河趁机撩妹。

        “嗯,是有点,不过,不是因为你!”

        may长叹一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骆星河的内心被may的情绪带动的像正弦曲线一样跌宕起伏。

        “因为谁,聂远彬?”

        “你怎么知道?”

        “我在加那热基地的时候就知道。”

        骆星河抿了一口酒,

        “伯瑞斯.冯一口一个聂远彬,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但肯定不是普通的误会;

        再加上,她利用你来威胁聂远彬,可见他知道聂远彬在乎什么;

        最后,聂远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在你看到他的那一霎那,你的期待和盼望实现的时候,你哭的充满了感动,我就确定了。”

        “你还真是个观察细致的专家!”

        “不,我只是在乎你,所以才会格外关注!”

        骆星河一边说,一边慢慢向may凑近,已经能闻到may身上玫瑰洗衣液的味道混合着酒气,很是迷人。

        “星河,你别这样。

        既然你都知道,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这怎么能叫浪费时间呢?

        你喜欢你的,我喜欢我的,我们各自做着自己开心的事,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过程啊!”

        骆星河好像并不是要求个结果,喜欢一个人,本身就很幸福。

        “星河,你这样,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

        从在加那热基地开始,may一直对骆星河心怀愧疚,总想找个机会还他这个人情。

        但每次,都被骆星河给推脱过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并不要回报。

        “不要有负担,我不会打搅你的生活。

        在你乏了,累了,或者不开心的时候,想找个人说说话,聊聊天,喝喝酒的时候,可以随时找我,我保证随叫随到。”

        “星河,我──”

        “嘘──”

        骆星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按在了may的唇上,

        “什么都别说了,我懂,你只要记得一句话:

        星河所念,皆是你!”

        聂远彬和欧阳静林打着手电,一路走到691号窟口。

        此时的石窟已经封闭,为了保护现场,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去。

        “一路过来,并没有什么发现,而且如果按照正常线路走的话,即使他躲得过明显的监控设备,那他也躲不过隐藏在暗处的。

        但是,这个人明显知道哪里有暗藏的摄像头,都巧妙的避开了,制造了壁画不翼而飞的假象,让我们无从查起。”

        聂远彬分析着。

        “走,进窟去看看。”

        西面的墙壁以及没有了昔日的色彩,只剩下了土的颜色。

        墙面十分的不平整,像是一块一块剥离下来的,用力不均,手法拙劣。

        “揭的还真是完整干净!”

        聂远彬看着现场,鄙视的说了一句。

        “聂,窟内不能用任何设备进行扫描,我到墙上去仔细看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嗯,我去看看其他地方。”

        在狭小的洞窟内,两人在不直接接触墙面的情况下,极力的靠近墙面,用眼睛识别着每一寸的可能性。

        “星河,我跟你说!”

        此时的may已经喝的上了头,拉着骆星河的胳膊不停的嘚吧。

        “聂远彬,竟然被一个男人拐走了!

        虽然,那个男人是长的很漂亮,我承认,我没他漂亮,但他毕竟是男人啊,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要让跟一个男人去抢另外一个男人吗?

        这都什么事儿!”

        “……”

        骆星河简直被这奇怪的关系搞的不知该如何接下面的话。

        “聂,有发现吗?”

        “没有,哪里都干干净净,此人的反侦查能力很强。

        我们再仔细检查一遍,如果还是没有线索,今天晚上就先回去休息吧。”

        “嗯,好!”

        “星河,你怎么不喝呀。”

        may已经喝的眼皮子耷拉了下来。

        “我在喝。

        你也少喝点,对身体不好。”

        “别那么婆婆妈妈的,在加那热基地的勇敢劲儿都哪去了?”

        “……”

        “这和那能一样吗?”

        骆星河反问着。

        “有什么不一样!

        哼!

        你不喝算了,我自己喝!”

        may说完,又是一杯下肚,喝完还打了个饱嗝。

        聂远彬和欧阳静林无功而返,半路顺便给may打电话,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为什么会拿着may的电话?

        你想干什么?”

        经过加那热基地那次,聂远彬对may的行踪与交往的人都格外在意。

        “我是骆星河,may她喝多了,我正准备送她回去!”

        聂远彬一听,may竟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这个缺心眼儿的笨女人,半夜三更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当我死了吗!‘

        “你们现在在哪里?”

        聂远彬强忍着排山倒海的火气问。

        “废墟酒吧。”

        “你等着,我马上来接她!”

        “聂──”

        欧阳静林正准备跟他说话,但此时的聂远彬已经醋性大发了,他顾不得身边的欧阳静林,只想赶快冲过去,把自己的女人抢回来,顺便再警告一下觊觎他女人的男人。

        “欧阳,may喝多了,我去接她,你先回去吧。”

        说完,心急火燎的走了。

        黑暗里,欧阳静林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眼睛也更深不可测,内心燃烧着愤懑之火,

        ‘很快,我失去的东西就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