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欧阳的表白

第六十章 欧阳的表白

        聂远彬实在头晕的厉害,身体也因为酒精的原因越来越软,软的就像一只脱了骨的凤爪。

        他不想跟欧阳有这么过分亲密的接触,但此刻的他,左右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依赖着欧阳这个支撑物,勉强回到了家。

        “欧阳,谢谢你送我回来。”

        屁股刚沾到沙发,他就连忙说道。

        “看你一身的酒气,来先把衣服脱了。”

        欧阳静林似乎并没有听懂他的意思,或者说,他装没有听懂。

        说着,伸手就去解聂远彬的扣子。

        聂远彬赶忙用手挡在胸前,

        “我可以,我自己来。”

        欧阳没有勉强,站起身,去给他倒水洗脸。

        聂远彬解的很慢,等欧阳回来的时候,只解开了两个。

        欧阳见状,脸上升起一层雾气,但很快又抹去了。

        “来,洗把脸吧,舒服一点。”

        欧阳把毛巾轻轻地从盆里拿出,用力把水拧干,又在手上铺平,最后又试了一下温度,确定不烫,才准备帮聂远彬去擦拭。

        聂远彬本能的把身体往后微斜了一下,

        “欧阳,我自己来。”

        欧阳很不情愿的把毛巾递到了聂远彬的手上,自己坐在旁边看着他在脸上一顿胡擦。

        两个男人都没有说话,气氛的尴尬值达到了99%。

        “我----

        要准备休息了。”

        聂远彬把毛巾放回了盆里,表示自己累了,

        “你----

        早点回去休息吧。”

        欧阳没有动。

        “你----

        还有事吗?

        ……

        又是尴尬的30秒。

        “哥──”

        “嗯?”

        这是聂远彬这么多年第一次清楚认真的听到欧阳喊哥哥,之前酒劲太浓,音乐声又大,没怎么听清楚他说什么。

        他很不自在,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不该答应。从道理上说,他大欧阳5岁,从小也是把欧阳当弟弟一样看待。可是,欧阳性格孤单隐忍,还有点倔强,所以,一直都是喊他的名字,从没有叫过他哥,即使是被他保护或是有求于他,也只是口气轻柔一些。

        ‘今天,这是,怎么了?‘

        聂远彬的心里有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和一个大大的问号,不知道该把哪个排在前面。

        “今天晚上,让我留下来吧!”

        “什么?”

        “我说,今天晚上,我想留在你身边!”

        聂远彬“噌”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此时,酒也醒了,头也不晕了。

        幸亏他酒量好,解酒能力强,否则,今天晚上就不是只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了。

        “欧阳,你听我说──”

        “现在不要说,一会儿再说好吗?”

        欧阳静林起身,向聂远彬慢慢靠近。

        “不,欧阳,我觉得有些话,我们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聂远彬把手臂伸直,把欧阳静林挡在离自己一臂远的地方。

        “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偷田里的玉米,一起在水库里游泳;

        后来,一起在画院工作,一起为了修复壁画中的一个小问题而讨论到深更半夜,甚至彻夜不眠;

        再后来,你去了蓝焰,我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情,就想在你回来的时候,看到我把壁画修护的跟你心里期待的一样;

        最后,你从加那热基地执行任务回来了,我们又回到了当初一起努力的样子。

        试问,还有谁比我们更了解彼此呢?

        我们还有什么话是没说清楚的呢?”

        欧阳静林终于找到了机会,把在聂远彬去加那热基地救may之前,没有时间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了。

        “哥,我没有什么奢求,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就像我们这么多年的样子。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在你身边,好不好?”

        欧阳静林眼里充满了期待,他希望聂远彬像当年一样,只要他受了委屈,都会过来把他揽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

        “别怕,有我!”

        但是这次,聂远彬没有。

        他说:

        “欧阳,我们都长大了,你不要孩子气,过一段时间,你的感觉就会淡化、消失,我们都该有正确的认识与自己的生活。”

        “我没有孩子气,也不是一时冲动,我的感觉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消失,只会越来越强;

        我有自己的认知,那就是,

        我喜欢你!

        哥,我喜欢你!”

        说完,他不顾聂远彬的反对,直接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他不放,像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要把自己想要的人抓住。

        聂远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欧阳静林从自己身上掰下来,就在刚才接触的瞬间,他闻到了欧阳静林身上淡淡的酒气。

        “欧阳,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不然,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对你说出这些话。

        眼看着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等不了了。”

        “好了,欧阳,你累了,今天又喝了酒,你就在我这里休息吧,我去酒店休息。”

        “哥!”

        欧阳静林抓起聂远彬刚刚放下的手。

        “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你抛下我,要去找那个女人吗?

        你没看到她跟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吗,你没发现她很关心那个男人吗?

        你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回来,她给你的回报,就是带另外一个男人一起回来。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为什么去废墟酒吧,你敢说,你是因为高兴吗?”

        “够了!”

        聂远彬本来就因为may和骆星河的事情心烦意乱,去酒吧又被莫名其妙灌了12杯烈酒,之后又被欧阳静林这么一闹,再怎么冷静沉着,冰凉如铁的心,此刻也是岩浆滚滚,冒着黑烟。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你,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患得患失,从前那个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聂远彬去哪里了?”

        “闭嘴!”

        这是第一次,聂远彬用这么严厉的口气跟欧阳静林说话。

        “随便你怎么说,我是不会接受你的!

        欧阳静林,请你自重!”

        “欧阳静林──

        哈哈哈哈──

        有多少年没听到过你喊我的全名了,这是要跟我一刀两断吗?”

        “你醉了,今天好好在这里休息。

        你刚才说过的那些话,不要再提了,我就当今天晚上的事情没发生过!”

        说完,把刚才解开的两颗扣子又系上,在夜幕沉沉中离开了自己的家。

        欧阳静林看着聂远彬离开的背影,

        ‘又一次,你扔下我离开!

        为了同一个女人!

        我,不想再被你扔第三次,我要自己把你抢回来!‘

        “嘶,哎呀!”

        may突然感觉到心脏一阵悸动,连忙用手捂住了胸口,坐了下来。

        “你怎么了?”

        骆星河虽然人躺在床上,但眼睛一直观察着may的一举一动。

        “没什么,就是感觉刚才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要不要去检查一下,看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

        “不用,就那一下,已经没事了。”

        may给骆星河拉了拉被子,

        “喝杯热水吧?”

        “嗯,好,只要是你捯的,我都喝。”

        “就你这张嘴,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姑娘,至少一打吧。”

        “她们都不及我们俩这生死之交!”

        “哈哈哈哈!”

        两人一起笑了。

        ‘但是,我为什么会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may在心里想着,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