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浓烈的哈迪斯

第五十九章 浓烈的哈迪斯

        废墟酒吧修建在敦煌城边的一块空地上,可以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每天晚上来的人却特别多,车子停满了门口的空地。

        虽然名字叫废墟,但里面的装饰却一点也不废墟。

        老板是天文爱好者,也是科技与文化的发烧友,她要让艺术影响科技,让科技为艺术服务。

        12米高的穹顶布满了星星点点,在昏暗的灯光下特别的闪亮,据说,都是用的天然宝石切割打磨而成,要表现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景象。

        穹顶上的星座图案不停的变换着,这是全息投影的科技呈现。

        整个酒吧被分成了4个主题区域,每个区域代表一个星球。舞池的两边是火星阿瑞斯和金星维纳斯的区域,正对舞池的对面是海王星波塞冬和天王星乌拉诺斯的区域。

        每个区域都根据各自行星的表面地质特点做了具体的摆放设计。

        在这个场子里走一遍,就像穿越了一次太空,进行了一趟星际旅行一样。整体的全息投影不停的在现实与虚拟中转换,仿佛人类已经克服了地心引力,实现了自由穿梭,这是一种对人类欲望的巨大吸引。

        “老大,这里这里。”

        看到聂远彬进来漫无目的的寻找着,欧游赶紧站起来冲着聂远彬使劲招手。

        “这个样子,跟听闻的差不多。”

        “老大,别跟我说你是第一次来。”

        “怎么,很奇怪吗?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事就在外面浪打浪?”

        “嘿嘿,乘风破浪应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不要侮辱了诗歌的圣洁。”

        聂远彬说完,看着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和各色小吃,唯独不见他点的威士忌。

        “酒呢?

        我不是让你准备好吗?”

        “老大,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

        “在我印象中,你可是很自律的,今天这是,想放纵一下?”

        “别废话,上酒!”

        聂远彬又实用了他队长的特权,开始命令人了。

        “老大,你是不是被may博士甩啦?”

        欧游的问话里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啊?

        真的吗?

        我们老大竟然被甩了?”

        颜文博一听,连忙也凑了过来。

        “哎,我就知道这事儿搞不成,谁愿意对着一个性冷淡、石膏脸。

        可惜了,我还没叫上一声嫂子呢,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叫出这个词啊!”

        “哈哈哈哈哈!”

        几个人同时笑的人仰马翻,就像吃了鸽子屁。

        聂远彬本来并不想提及此事,来这里喝酒就是想让自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场子里发泄一下,没想到这群没有眼力劲儿只有八卦精神的混小子们,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就是自找不悦。

        他黑着的脸越发看不到一点光泽。

        聂远彬点开酒水单,看着里面酒的排名,各种稀奇古怪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些酒的性能怎么样,哪些能让这几个混小子早点闭嘴。

        酒水单的最下面有一个名字,引起了聂远彬的注意:参宿七。

        据他所知,这是一个行星的名字,虽然离着太阳很远,但却异常的亮,在地球上仍然能看得到。

        ‘这家老板懂的还挺多嘛!‘

        聂远彬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先来这个看看,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

        点击,

        选择,

        提交。

        “您选择的酒水已下单,请稍后!”

        屏幕上传来了人工智能的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向他们走过来。

        她全身银色紧身衣,一根黑色的宽腰带把身材勒出了一个完美的黄金比例,纯黑的头发洒在背上,走过来的样子自带金属感,跟这废墟的装修风格甚是搭调。

        女人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起桌上的零食往嘴里塞了一个后,问道:

        “你们谁点了参宿七?”

        “你点了?”

        欧游问颜文博,颜文博摇摇头。

        “是你点的吗?”

        欧游问左泽京,左泽京也摇摇头。

        “我们都没点,我们只点了威士忌,不加冰,不配可乐。

        再说,参宿七是个什么东西?”

        “参宿七是什么东西?

        参宿七,就是我!

        你们可以叫我七老板!”

        “参宿七是我点的!”

        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向聂远彬,

        “可以啊老大,你不是从来没来过吗?

        你这从来不近女色的,怎么上来就点人家老板娘啊。”

        欧游满脸羡慕的凑到聂远彬跟前,又是拍肩膀又是拍大腿。

        “老大,深藏不露啊,给我们传授两招啊。”

        “老大……”

        “都给我闭嘴!”

        几个人瞬间同时失了声。

        “对不起,七老板,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名字,我马上换一个,失礼了。”

        “几位帅哥第一次来吧?”

        几个人点点头。

        “那我跟几位说一下,我们这里有个规矩,凡事点了我参宿七的,我都会送他一份套餐,要吃完了才能走。

        否则──”

        “否则什么?”

        欧游急赖赖地问,仿佛下一刻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了。

        “否则,今天就留下来,陪我一夜。”

        “噗!”

        左泽京把刚喝进嘴里的酒喷了2米远。

        “这是什么规矩,这么的,深得我心!”

        左泽京把挂在下巴上的酒擦干净,伸着脑袋挤到前面来。

        “七老板,就算你送的是玉液琼浆,我也一口都吃不下,今天晚上,你就把我收了吧!”

        欧游一脸的死皮求包养的样子,活像一只发|情的公猫。

        “你?

        哼哼!”

        参宿七嗤笑了两声,

        “你没那个资格!

        谁点的,今晚就是谁!”

        “好,你端上来吧!”

        聂远彬波澜不惊地说。

        就今天这个状况,主动送上门的都不能让聂远彬有丝毫心跳加速,说他性冷淡都是好听的,大家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压根就没这功能。

        这里送酒水小吃的都是机器人。

        一个被打扮成飞天模样的、跟真人高矮胖瘦差不多的机器人踩着小轮,滑了过来,这应该是这个酒吧对敦煌艺术的现实应用。

        12杯有着黄红相间的调制酒,杯口上还插着用西瓜雕成的立体的星球图形。

        “这个酒叫哈迪斯,由1份伏特加、1份金酒、1份朗姆、3份百加得151°,兑合而成,酒精度平均70°左右。”

        “70度?”

        颜文博吞了一口口水,

        “这跟喝酒精差不多!

        老大,我觉得你还是别喝了,这12杯下去,你也废了。

        你还是跟这位七老板走吧,反正,你也不吃亏是不是!”

        “滚!”

        “咕咚──”

        “咕咚──”

        “咕咚──”

        ......

        “咕咚──”

        聂远彬一口气连续把12杯都倒进了肚子里,火烧火燎的感觉从入口开始一路向下,聚集到胃里,像点燃了一样。

        “行啊,还没倒。”

        参宿七看着眼前硬撑着身体的聂远彬,

        “你这样的男人,太强,太闷,太无趣。

        本七爷对你没有兴趣,你可以随意了。

        但是,本七爷还是很欣赏你这倔强的性格,下次带女朋友来,我请客。”

        说完,转头走了。那飘逸的长发,在几杯酒过后,更显得撩人。

        聂远彬看参宿七人已走远,连忙到卫生间去把这浓烈的酒吐出来,即使是金刚不坏之身,也经不住这哈迪斯的洗礼。

        回来过后,聂远彬的头晕的像在龙卷风里打了几个转一样。他把头低下,用两手支撑着太阳穴,想先让自己缓口气,再回去。

        但那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依旧在兴高采烈的推杯换盏,和着强烈的带有星际感的电子音乐群魔乱舞着。

        “聂!”

        聂远彬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重影,

        “你是──

        欧阳,

        你怎么来了?”

        “啊,你就是老大的弟弟啊?

        我艹,比我还帅,太他妈逆天了!

        那个,什么弟弟,我们难得放假,还想再开心开心,老大就拜托你啦!”

        颜文博第一次见到欧阳,被眼前的男人的长相惊呆了。

        “你们继续,玩开心,我先带我哥回去。”

        欧阳静林弯下腰,一手把聂远彬的胳膊架到自己脖子上,另外一只手扶着聂远彬的腰,轻言细语的说:

        “哥,我来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