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五人小队

第四十五章 五人小队

        基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人工智能设备进行检修和维护。

        每到这时,ai设备和监控系统就处于部分休眠状态,但会增加人工护卫轮流到岗作业。

        人的可监控范围跟人工智能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这是基地防御最薄弱的时候。

        经过商量,大家决定在基地进行第二轮设备检修和测试的时候出逃,这个时间大约会持续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是系统在整个被维护的过程中防御指数最低的一段时间,也是最容易实施屏蔽基地监控的时间。只要技术过硬,这个时候执行干|扰能使系统失效的时间更长,有利于逃跑。

        库管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may虽然最近身体频繁的有些小恙,但都还在能忍受的范围。

        所有准备工作已就绪,只在等待伍莱的信号。

        伍莱走进了实验室。

        按道理说,这个点,他应该端的是咖啡,可今天的这个时候,他端的是橙汁。may知道,时机到了。

        may给麻杆使了个眼色,麻杆开始迅速的敲打键盘。首先屏蔽掉的是房间里的视频监控,他植入一段视频,让监视器的那头看到这边的人是一直在动的,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循环播放的画面,盯着屏幕看久了,才会发现破绽,如果只是匆匆扫一眼,那是根本不会发现的。况且,现在基地人工智能也都不怎么灵光,不是休眠就是拔电。

        伯瑞斯.冯就更是不见人影,据说是一个宇宙超级大买卖,这几天忙的连屁都顾不上放,恐怕做完这一单,他得把那对阴阳眼换成钻石眼。

        麻秆埋着头,疯狂的输入着各级指令,屏幕上的符号跑的速度堪比百米赛跑世界纪录。

        “ok,搞定!”

        这水平真不是盖的,他应该是宇宙第一计算机系以超出第二名百分的成绩毕业的吧。

        监控系统失效,那交流简直方便多了,大家不用再左比右画,眉来眼去,可以光明正大的开口说话了,多日的憋燥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tmd,终于可以正常喘气了,每天都在搞你比我猜,这是在演综艺节目吗!”

        无论再怎么斯文儒雅的绅士或是淑女,恐怕都要爆了粗口才能表达心中的愤懑。

        “忍住,先不要释放情绪,手上的ai终端还在工作。”

        库管提醒着may。

        “哦,对,差点把这个家伙忘了。

        这个怎么办,电子锁,解得开吗?”

        “解不开。”

        麻秆回答道。

        “啥?开玩笑吧!

        废这么大劲,还是个半吊子。

        那你光屏蔽监视系统有个p用,这个玩意儿能定位你的,只要到了活动范围以外,那边系统马上就会报警。”

        may本来还在兴高采烈,这一句话,直接踩雷了,就差原地爆炸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麻秆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倒是想办法啊。”

        “别急,我需要一个材料。”

        “什么材料?

        有话快说,麻利点儿!”

        ‘这些个专家,有啥东西就不能一次性吐露干净吗?非要跟挤牙膏似的,显示他们水平吗?’

        虽然may也算个专家,但她自认为身上没有他们的酸腐气。

        “我们需要一个可放射性的干扰材料,这个材料可以屏蔽手环上的绝大部分信号,让ai系统无法定位和追踪我们。

        但是,这个材料因为有放射性,所以对人体有伤害,如果离的身体太近,稍微久一点了,就会对人体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至于伤害的后果是什么,到什么程度,我不确定。”

        都说,知道的越多顾虑就越多,前怕狼后怕虎,最终没有了冲劲儿,一事无成。

        看来眼前的这位专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别废话!”

        may有点忍无可忍了,呵斥道:

        “赶紧的,该干嘛干嘛!

        出不去的话,那伤害可比你那材料大的多!”

        “好吧!”

        麻秆终于找到了愿意担责任的人,立马就拿出了方案,

        “骆星河,你的材料研究好没?”

        原来库管叫骆星河。

        ‘凛冬散尽,星河长明,这名字还挺好听的。’

        may不由自主的走了神。

        ‘回来回来,这正逃命呢!’

        may赶快把思绪拉了回来。

        只见,骆星河从裤子夹缝里拿出几个黑色小薄片一样的东西,

        “咔嚓!”

        用力插进每个人手环的小槽中,尺寸刚好卡住,不用担心会掉出来。

        “原来你们早有准备啊。”

        may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两位才不外露的男人。

        “当然。

        骆星河说道。

        “谁愿意做刽子手的帮凶!

        谁愿意做社会的公敌!

        我们在这里的这些年,一直都在琢磨怎么逃出去。

        但是,我们一直得不到基地的地图,所以也一直没有行动。

        那天,看你进来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机会来了,所以在你走出洗手间以后故意接近你,让你知道我们的想法。”

        ‘原来是这样。

        还以为这些人都是一根筋,除了专业领域,在其他方面遇到问题只能素手无策,看来,顶尖的人才并不木讷,脑子里灌了油——滑溜的很嘛。

        看来这几个队友还可以,起码不会拖我后腿。’

        may把事情迅速捋了一遍,马上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尊敬,

        “还是你们的计划做的周到详尽。

        知识就是力量!佩服佩服!”

        说完后,may觉得还差那么点意思,于是又接着说:

        “上次让你受伤,我心里一直觉得很抱歉!”

        “没关系,习惯了。

        这里所有的专家,哪个没受过这些特殊的待遇。”

        “那你们——”

        “行了,你们要想彼此了解,能不能等咱出去再说。”

        麻秆打断了may,

        “我叫穆丰,这里的系统我最熟悉。

        现在监控器和ai智能系统都已经失灵了,但是不可能失灵很久,我们赶快走。”

        “等一下!”

        骆星河看了一眼伍莱,

        “我们能相信他吗?”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may反问道。

        “好吧,老天保佑。”

        “别求老天了,求自己吧。”

        四个人依次出了may的“雅间”。

        伍莱带头,may跟在后面,然后是骆星河,穆丰押后。

        几个人若无其事的,就像要去排队上厕所一样。反正平时基地里的人只管低头干自己的事情,从来不看别人做什么。

        “may博士,may博士。”

        几个人顷刻愣住了。

        ‘遭了,这还没走出大厅就被发现了。

        现在该怎么办?

        要原地散开还是怎么样?

        这穆什么来着的专家什么水平,刚才还觉得他厉害呢,原来是个水货。

        完了完了,我这好看的皮囊怕是保不住了。’

        may正准备回头陪笑,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很小声的男人的声音,

        “能带我一起走吗?”

        几个人一起回头,看到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

        “我是被抓来的画师。我不想再帮他们做那些贩卖文物的勾当了,你们能不能看在菩萨的面上,带我一起走?”

        几个人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着,

        ‘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他是谁?’

        ‘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

        微胖的中年男人看着几个人的表情,大概猜到了他们心里所想。

        “你们不用猜了,你们几个,我一个也不认识。

        我叫董艺山,给伯瑞斯.冯画了几年的敦煌壁画了。

        我比你们进来的都早,所以有时间和机会观察你们。

        我看到你们在一起‘工作’有一阵子了,你们虽然不交流,但我觉得你们绝对不是单纯的要给伯瑞思.冯出成果。你们这段时间的筹谋和计划,我猜你们是想出去的,但我不确定你们是什么时候,怎么出去。

        今天,我看你们4个人前后出来,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不符合常理。所以,我猜想,你们是屏蔽了基地的监测设备,才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招摇过市。”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个人,观察的好仔细,分析的好有逻辑。如果不带他走,恐怕下一步就是要去告密了吧。’

        may寻思着。

        “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想出去,希望能跟你们一起走。

        但是,如果你们坚持不带我,那我就会按下警报系统,到时候,你们谁都走不了!”

        ‘我去,真被我猜中了。

        就算我愿意带他走,其他人怎么想呢?‘

        “跟我们走吧。”

        骆星河说,

        “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也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带上你,也是为了以后不再给伯瑞思.冯赚黑心钱。”

        就这样,出逃的队伍由四人小组变成了五人小队,各自发挥所长,向自由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