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我,承受不起

第四十四章 我,承受不起

        “滴——”

        通讯终端的绿灯亮起。

        聂远彬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揪扯着他的五脏六腑,

        “许诺......”

        聂远彬试着叫了一声。

        “老大,许诺前来报道。”

        “你小子,没事?”

        “没事。”

        听声音,宏亮有力,人应该是健康的。

        “这些年你在哪里?”

        聂远彬问道。

        “说来话长,见面聊吧。

        这次什么任务?”

        许诺没有正面回答聂远彬的问题,绕开这个点,直进主题。

        “个人的事情。”

        “时间,地点,目标。”

        许诺跟聂远彬一样,言简意赅,但是心思更加深沉。

        “一周后,加那热基地,营救一位化学专家。”

        “好,明白,那我下去准备了。”

        “嗯,好。”

        失踪多年的战友像从地下突然钻了出来,带着神秘的力量,聂远彬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聂!”

        这是自从知道聂远彬和may在一起后,欧阳第一次主动来找他。

        “嗯!”

        聂远彬还飘在许诺的言语中,没有注意到欧阳进来,于是,很敷衍的哼了一声。

        “你,真的要去?”

        “是!”

        听到聂远彬回斩钉截铁的回答,欧阳有点不冷静了。

        “你还想回到那个鬼地方去吗?”

        “不想!

        但是,必须要去!”

        “那就是一个陷阱!

        他专门发了通讯给你,告诉你may在他那里,就是为了引你过去。

        你还记得你从那边逃回来的时候的样子吗?

        浑身是血,皮肤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大脑受到严重的撞击,现在都还有一道疤。

        聂,听我的,不要去。”

        欧阳几近哀求的口气,尽力的想说服聂远彬。

        “我知道这是一个陷阱,我也忘不了那174天。”

        “知道你还要去?

        人家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去送死呢。”

        欧阳一边说,一边抓着聂远彬的胳膊,生生把他的胳膊捏出五个手指印来。

        聂远彬的平静出乎欧阳的意料。

        “我都安排好了,不用担心。”

        “就为了一个女人?”

        欧阳的忍耐已经快到达了他的极限,

        “是!”

        这个是,像一根钢针,直直戳入欧阳的心脏,却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外表看来,就是扎了个小窟窿眼,里面的千疮百孔只有被扎的人才能体会。

        “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吗?”

        这句问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那我呢?

        我怎么办?”

        “欧阳......”

        “回答我!”

        聂远彬从没见过如此失态的欧阳。他双眼通红,面部肌肉因绷的太紧而失去了原有的弧度,看起来有些狰狞。

        ......

        短暂的沉默。

        欧阳看聂远彬不说话,不忍心再逼他,缓和了情绪,轻声说:

        “聂,我害怕。

        我怕你像上次一样,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

        我怕你这一走,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怕,我像孤魂野鬼一样,在没有你的世界游荡;

        ......”

        一起长大的两个男孩子,聂远彬像哥哥一样照顾着欧阳静林,聂远彬会把最甜的苹果留给他,会偷偷的买他喜欢的糖,晚上会给他盖被子。他被人欺负,总是聂远彬帮他出头,

        “别怕,有我。”

        这是聂远彬最爱跟欧阳说的一句话。

        就这样,欧阳在聂远彬的呵护下长大,每次他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这位哥哥。

        渐渐的,除了崇拜,还有了依赖。

        欧阳一直都是一个人,聂远彬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全世界。

        人类的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行为,一旦形成,很难改变。

        欧阳习惯了有聂远彬的日子。

        他就是这样,习惯了跟聂远彬的形影不离,习惯了聂远彬在他心里,习惯了想着他、念着他。

        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关注程度超过了平均值的50%,那他们俩就不再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两具皮囊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欧阳静林对聂远彬不再只是弟弟对哥哥的感觉,他开始关注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他开始在乎自己在聂远彬心中的样子,他开始不自觉的想要跟他挨的很近,去感受他的体温,他的心跳,甚至是他的......

        “让我跟你去吧。”

        欧阳央求着。

        “不行,太危险了。

        我怕我保护不了你。”

        聂远彬这句无心的关心,让欧阳的内心壁垒彻底决了堤。

        “你保护她,我保护你!”

        “欧阳,你别这样。

        你去了,只会让我分心。”

        “那你要我哪样,就乖乖在这里,像等你下班一样等你回来吗?

        我做不到!”

        欧阳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冲着聂远彬大声喊道:

        “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你就变了,变的不再只有对壁画执着,不再关心我,你的心里还有了其它的东西。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把这个女人带回来,为什么要让她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

        “欧阳!”

        聂远彬厉声喝道:

        “你明知不是这样的,你明知道,是我承受不起!”

        “不是,根本不是,就是她!

        我们一起研究壁画,一起修复壁画,一起经历生活的点点滴滴,我没有奢求,就想能跟你一直这样下去,而你,我知道,也愿意跟我一起,你以前什么话都跟我说的......

        要不是她的出现,我们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到老到死,一辈子!”

        说到这里,欧阳怔怔地看着聂远彬,眼里竟然包着泪花。

        “以前都是你保护我,这次,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这句话,欧阳是带着微微的哭腔说出来的,让人听着心碎。

        聂远彬看着眼前的欧阳,有点不知所措。这么多年在一起,他从没见过欧阳如此激动与执着,甚至在他消失的那174天里,欧阳都一直保持着冷静克制。

        “我启动了紧急通讯,联系到蓝焰军团的几名部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聂远彬用平稳的口气,想尽量的把事情轻描淡写带过去。

        “你竟然启用蓝焰,还说没事?”

        欧阳这下更急了,

        “蓝焰是什么级别,突击先锋,专门负责阻击、营救、刺杀,这是有超强战斗力的一支队伍。

        他们的出动,就意味着任务的艰巨与危险。

        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准备的如何?”

        聂远彬低头,沉默。

        是的,欧阳说的没错,启用蓝焰,就是在执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九死一生,拿命一搏。

        聂远彬走近,把手搭在欧阳的肩膀上,嘴唇轻微的动了一下,欧阳以为聂远彬有话跟他说,但最终,聂远彬什么也没说,用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欲言又止的遐想,走了。

        也许是不能说,

        也许是不可说,

        也许是无话可说。

        欧阳从未注意过聂远彬的背影,没想到,是这么高大,又是这么的冰冷,这么的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