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初步计划

第三十八章 初步计划

        伯瑞斯.冯让库管作为材料甄选人跟may对接。

        要求依旧:不许交流,放下材料就走。

        ‘不管怎么说,总算有点进展了,非常好。’

        may心里很喜悦,但马上有压制了这个情绪,

        ‘千万注意控制,不能让系统监测到我心里的变化。‘

        may在接下来的日子,实验量猛增,不仅如此,她还会使劲的消耗材料,这样,她就有更多的机会跟库管接触,她一直记得库管那天跟她说的那句话。

        今天又是库管送材料进来的日子。

        may趁着检验材料的时候,在库管的手上划拉,

        ‘你有什么出去的办法,需要我做什么?’

        库管抬头看她一眼,没有立马回应,转过身去,把一部分材料放进材料柜,转回头来又拿剩下的一部分材料。

        两人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库管在may手上划拉了一个字。

        然后,他若无其事的把剩下的材料也放进柜子,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给了写了个破字。

        他想告诉我什么?

        破是什么意思,到底要破什么,怎么才能破,在哪里破,或者说破哪里?’

        may一边想,一边使劲的抓扯头发,

        ‘他就不能说明白点吗?”

        may走着站着坐着都在思考这这个“破”的含义,怎么都想不明白库管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一次他再送材料的时候,我得问清楚!‘

        may心里默念。

        然后的几天,may更是没日没夜的做实验。她故意把原材料的配比都放错一点点,既不会让伯瑞斯.冯看出破绽,也可以赶快的消耗原料,好让她尽快的再跟库管做一次”交流”。

        伯瑞斯.冯看着may这么”认真”的做着实验,而且对于她个人的监控数据再也没有跳到红线以上。

        此刻的伯瑞斯.冯是滋滋的喜悦,他仿佛看到了大把的钻石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散落的满地都是,逐渐堆成了山,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很快,又到了送原材料的时间。

        may对准时机,在库管手上划拉,

        “破到底是什么意思?”

        库管翻眼看了她一下,仿佛在说,

        “看你长的挺聪明伶俐,遇事咋怎么笨。”

        may紧跟着库管走过去,假装帮他腾放材料的地方,顺势又开始划拉,

        “到底什么意思!”

        库管又给了她一个字,“坏!”

        ’破—坏—

        破坏?

        破坏什么?

        实验室?

        监控系统?

        还是我实验的颜料?

        他是让我去做这些事吗?

        我一没枪二没炮,拿什么去破坏,到时候出师未捷身先死,这都是什么馊主意。‘

        may这下彻底被搞懵圈了。

        她本来还想多问几句,就在这时候,伍莱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橙汁。

        ‘我没有叫他端橙汁啊,他这是干什么,人工监视我们?

        我就知道这阴阳眼不是善茬儿,ai加人工双料监视,简直可耻。’

        may只要一天不骂伯瑞斯.冯,心里就不痛快。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伍莱,伍莱也看着她,但这次,伍莱的眼光没有闪躲,也没有放下东西立刻就走,这次,他看她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

        may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她觉得,伍莱这次并不是来监视她的,而是想告诉她什么。

        为了敷衍伯瑞斯.冯,may这几天搞了一个粉红色的黏糊糊的东西给他看,说这是实验反应的中间产物,能得到这个结果,首先,说明实验方向是正确的,再者,有了中间产物,那就离成功不太远了。

        伯瑞斯.冯喜出望外,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了,对may的口气也缓和了许多,

        “亲爱的may博士,我果然没看错人,你真的是又漂亮又能干。”

        may在保持心理状态平稳的前提下,在心里把他剥皮抽筋了一遍,但脸上依旧保持着动人的微笑。她说,

        “现在实验到了关键的阶段,材料的配比和元素的提取不能有误,你是否能让给我送材料的人来给我当临时助手呢,遇到跟材料有关的问题,可以当下就解决,这样我可以更快的把颜料研制出来,你也就可以早点赚大钱是不是。

        当然,我保证,只是让他给我做助手,解决一些临时会遇到的问题,我们绝不交流。”

        伯瑞斯.冯想了想,自从那次库管被电击了以后,这段时间,两个人都很老实,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任何一点不听话的行为,ai监测系统也没有报警。看来,may说的没错,那次她已经被吓破了胆,心理和行动上都不敢有半点不规矩,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事。

        “行吧,就按照你的意思。

        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不要有半点侥幸,我这全方位的监控都在看着你们呢。如果让我发现有任何一点异动,可就不再是电击这么温柔的待遇了。”

        ’yes,太棒了。‘

        may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

        库管面无表情的看着伯瑞斯冯走出实验室,立刻转身去收拾那些原材料。

        may心不在焉的做了几下实验,又凑过去假装帮库管整理原材料。

        “你让我把什么破坏?”

        “计算机监测系统。”

        “可我不会啊!”

        “有人会!”

        “谁?”

        “外面那个瘦高个儿。”

        “你怎么知道他会?”

        库管没有回答may的问题,而是站起来走到操作台边,帮她收拾反应器皿去了。

        may知道,他是怕在一起时间太长引起伯瑞斯.冯怀疑,所以她干脆也站起来,回到操作台,在离库管一米远的地方,打开数据库,研究数据。

        伯瑞斯冯看着监控中的这一幕,十分满意,

        ‘量你们也不敢怎么样!’

        may眼睛盯着数据,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着库管说的话,

        ‘如果把计算机监测系统搞坏,监控和ai终端都会失灵,这样的情况下,伯瑞斯冯就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而手上的终端设备也监测不到我们的各项指标,更无法对我们进行定位,那我们就可以有机会逃出去了。

        但是怎么逃呢,总要有个路线图什么的吧。这地下城不见天日,里面到底安装了什么,我们也一无所知,万一选错了路线,到时再被抓回来,那不就是作死!’

        想到这里,may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