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露出獠牙

第三十四章 露出獠牙

        may在床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琢磨着今天怎么套小男孩的话。

        “嘶——”

        听到门被推开,她睁开了眼睛。

        “是你?”

        may看着伯瑞斯.冯顶着他那双异常醒目的鸳鸯眼,带着满脸的狞笑走进来,

        “你好啊may博士,又见面了!”

        ma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是他?’

        她就楞楞的看着伯瑞斯.冯,心里闪过一连串的问题:

        ‘这是什么情况,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聂不让我再跟他联系,是不是知道他的底细?

        他们到底有什么过节?

        难道被我说中了,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天啊,会不会先女干后杀啊?

        太可怕了,惨绝人寰。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

        may的脑子飞快的转着,然而即使转的像陀|螺一样也没用,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此刻的状况就像一个莫比乌斯环,找不到连接口,或者说,就根本没有连接口。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伯瑞斯.冯夸张无比的表情,加上同手同脚的肢体语言,就像一个马戏团的跳梁小丑,非常滑稽。

        “啊,呃,呵呵—”

        ’不要慌,淡定!

        先把局面稳住,看看他想怎么样。‘

        may此刻的脑转速像按了马达的陀|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不意外不意外,在这里见到您,我真是非常高兴呢!”

        may好像瞬间发现了环的接口,试探着想把它拆开。

        “哈哈哈哈哈!”

        伯瑞斯.冯的笑声像掺了干冰,听的人发冷。

        “may博士真是识时务。”

        ‘食物?食物在哪里、

        我只看到四面灰壁,还有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阴阳眼!’

        may心里想着,阳奉阴违的”嘿嘿”一笑,既没认同也没反驳。

        “没有征得may博士的同意就把您请来了,您不会怪我吧!”

        此刻的伯瑞斯.冯渐露獠牙,may就算是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为了小命,面子上也要表现的如邻家小兔,乖且绵善的说:

        “怎么会,呵呵!

        只是,我觉得,您不必这么兴师动众的,跟我说一声,我就来了,呵呵。”

        may小心翼翼的打着哈哈,虽说是虚情假意,但也要尽量表现的情真意切,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合适踩了电门把自己给烤了。

        “那个,伯瑞斯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

        may这句话是问的更是战战兢兢。

        “您这么聪明又美丽,难道想不到吗?”

        伯瑞斯.冯意味深长的看着may。

        ‘完了完了,聪明这是要挖心,美丽这是要毁容,难道真的要被当人体实验样本了?’

        may看着伯瑞斯.冯,摇了摇头,眼神里充满了可怜的迷惑。

        伯瑞斯.冯慢慢的靠近may,身上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may本能的往后退,但没几步,就抵住了墙,无路可退了。

        may有点慌了,刚才的假装淡定已经从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害怕。她就这么看着伯瑞斯.冯,幻想着,转眼的瞬间,自己的血从胸膛喷射而出,变成了墙上新的涂料。

        may被这凝固的恐惧吓得靠着墙哭起来,像是在跟自己做最后的道别。

        她把眼睛闭的死死的,生怕一睁开就看到一张血盆大口。

        伯瑞斯.冯捏了一下may的脸,凑到她跟前说:

        “may博士,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约定?”

        may停止了抽泣,怯怯的睁开眼睛。

        “你在艺术馆里答应过我的,为了艺术与生命,我们要合作的。”

        说到这里,may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么多天过去,也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原来,他们要的是制色的颜料。

        “记得,当然记得。”

        may一边擦抹眼泪,一边回答着,一边又在疯狂的想:

        ‘他们要这些颜料干什么?

        为什么总盯着我的研究不放?

        聂说过,他们是贩卖文物的,但我手里没有文物呀,况且,我的专业也不是造假啊!’

        may又陷入了一个莫比乌斯环里。

        “非常好,may博士!”

        伯瑞斯.冯晃了一下头,眯了眯眼睛,

        “那祝我们真正的合作,顺利,愉快。”

        说完,冲着墙上角挥了一下手,

        “伍莱,给may博士上一杯咖啡。”

        伍莱这个名字好熟悉,但may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伍莱端着咖啡进来了,原来就是那个给她送吃的的小男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肿,走路也有点不利索。

        好熟悉的味道!

        这是之前在艺术馆喝过的。后来,伯瑞斯.冯还送了一袋给她,但聂远彬告诫过她,让她再也不要碰这东西,至于为什么,聂远彬并没有明说。

        可眼下的状况,该怎么办?

        伯瑞斯.冯看may迟迟没有端杯,猜是聂远彬跟她说了,于是开口道:

        “may博士,请喝吧,我亲自为你制作的。”

        may不知道喝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但看着伯瑞斯.冯那笑里藏刀的眼神,她知道,如果现在不喝,就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还是那句话,只要不是立刻死掉,一切就都有希望。于是端起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伯瑞斯.冯终于满意的笑了。

        “那may博士就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开始正式进入实验。”

        说完,转头就要走。

        “等一下。”

        may拦住了伯瑞斯.冯。

        “既然我们已经是合作伙伴了,出于诚意,你起码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伯瑞斯.冯笑笑说: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不知道啊!”

        话音刚落,may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这些天她在房间的一举一动,包括跟伍莱说过的话,伯瑞斯.冯都一清二楚。

        那个针孔一样的一闪一闪的东西,就是一个监控器。

        may干笑了两声说,

        “伯瑞斯先生就是这样对待您的合作伙伴的,真是有诚意。”

        “不要这样说may博士,毕竟是你先背叛我们的契约的。”

        伯瑞斯.冯说的不紧不慢,像是提醒,更像是警告!

        “你!”

        may无法反驳。

        在“合作”这件事情上,是她先做出的反悔,不然,也不会被绑到这里来了;不过,看这伙人的做事方式,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吧。”

        “这个不急,明天我慢慢跟你说。”

        伯瑞斯.冯说完,带了伍莱一起走了。

        may想到自己今天的遭遇,就是因为跟聂远彬拌了两句嘴,一时任性跑了出来,才让伯瑞斯.冯有机可乘。

        她最开始以为聂远彬只是男人的嫉妒在作怪,所以才不让她跟伯瑞斯.冯来往,还编出来那么大一套说辞吓唬自己。

        may自认为自己还算是阅人无数,可骗子的脸上,永远不会写骗子两个子。

        伯瑞斯.冯就是这种人,他利用may的善良与同情,在她面前极尽的装好人做善事,让may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骗子,他都不会是。

        可人一但有了欲望,就会变成可怕的一种生物,要么为财,要么为色,做着无耻下流之事,甚至不惜杀人放火、罪恶滔天,也要满足心里那一点点,最是贪婪也最是无情。

        may就这样,一边在后悔中寻找安慰,一边在危险中探求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