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我想吻你,可以吗?

第三十章 我想吻你,可以吗?

        走进门,打开灯,may把行李放在靠近衣架的门边,观察着这个新来的地方:

        聂远彬的家不像一个单身男人的宿舍,屋子干净整齐,客厅没有满天乱飞的臭袜子,厨房也没有堆了一礼拜没洗的碗;书房里,落的满满当当的都是各种跟敦煌有关的书籍,转角处还有个小型健身房,里面有跑步机和沙袋。

        卧室的衣柜里挂着一排整齐的衬衣,基本都是浅色,有的衣服被颜料染了色,已经洗的斑驳了,但依旧熨烫的很平展,远看就像一幅画。

        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

        ‘今晚要怎么睡?’

        may思虑着。

        “你睡床,我睡沙发!”

        聂远彬就像会读心术,解了may的思虑。

        ‘这个人莫不是生理有问题?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还能这么淡定。’

        may决定试探一下。

        她故意把洗澡水的声音开的很大,还把卫生间门留了一条缝,一边洗澡还在一边唱歌,生怕外面的人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洗完澡,穿了一件聂远彬的衬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斜靠在卧室的门框上,眼神游离的看了聂远彬足足1分钟,嘤嘤娆娆地说:

        “要不要,今天晚上,我们一起?”

        话音还没落,聂远彬直直地扔出三个字,

        “你有病!”

        may没想到,聂远彬会这样对待风情万种的她。

        may把毛巾往地上一甩,冲到聂远彬跟前,

        “聂远彬,你个王八蛋,你才有病!

        你下午把我搂那么紧是什么意思,啊—”

        “我——”

        聂远彬不知该怎么回答。

        当他看到伯瑞斯.冯的瞬间,当他知道了伯瑞斯.冯给may喝了那个咖啡,内心立刻激起了保护这个女人的欲望;也就是在那个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动心了,他怕她受到伤害,他想留她在身边。

        此刻,让他心动的女人就站在眼前,这么好的机会,他却啥也做不了说不出。

        他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过分,于是往后退了一步,表示低头让步。

        他跟may保持着差不多1米的距离,好言好语地说,

        “刚才是我不好,别生气了。

        来,坐下,我问你件事!”

        may知道聂远彬就这么个性格,虽然毒舌,但并没有恶意,再者,只要聂远彬一服软,may立刻就没了原则,再大的气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些天,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聂远彬问。

        “没有啊!”

        may觉得好奇怪,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这是上生理卫生预习课吗!

        “你再仔细想一想,有没有头疼头晕,不想吃饭什么的,哪怕是一点点?”

        ‘这又是什么套路!’

        may被聂远彬问懵了,

        ‘刚才还在上演宁死不屈,现在又跑来嘘寒问暖,这是欲擒故纵吗?

        干脆我配合一下他,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may迅速的做完了心理建设,然后假装若有所思。

        聂远彬就一直这么关切的望着她。

        她摸摸额头,又看看手脚,故弄玄虚了好一会儿,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一说,我倒是觉得,这几天以来,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想吃东西!”

        “是什么原因?

        是东西不好吃吗,还是身体不适,是胃不舒服吗,是痛还是怎么样?”

        聂远彬问了一个大串联,这个字数,已经超出了他的聊天极限。

        “哎——”

        may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

        “前些天,某人对我不理不睬,从我身边过也假装看不见;后来,又把我搂的死死的,不放手,不准这不准那,还非要让我搬来跟他一起住,美其名曰保护我。

        本来,我以为,孤男寡女是干柴烈火,共处一室一点就着,谁知,某人是个柳下惠。

        前面是搞的我心神不宁,后面是弄的我神智不清,这每天的心情都跟坐过山车一样,谁还有胃口吃饭呢!”

        聂远彬算是听出来了,may这是拐着弯的洗涮他呢。

        但是,他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只是微微低下头,浅浅的笑了笑。

        ‘哎呀我的天啊!’

        may看着聂远彬的神情打了一个激灵,心想,

        ‘你这一笑是存心要我命啊!

        长这样一副对我调频的模样,还非要笑的这么品貌非凡。

        完了完了完了!

        我这次恐怕是,栽了!’

        她不敢继续聊下去了,赶快起身,回屋睡觉去了。

        聂远彬的笑容在may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样也睡不着。但是她也不想出去,她怕被聂远彬看到她如狼似虎的模样。

        就这样在床上当了两个小时的煎鸡蛋,may实在忍不住了,蹑手蹑脚的踏出了房门。

        “咦,这个人怎么不在,三更半夜的,鬼吹灯吗?”

        may发现沙发上竟然是空的。

        她在屋子里搜寻了一下,最后移动到窗边,看见一个人靠在户外椅的椅背上,手上夹着一支烟,仰着头,像是在晒月光浴。

        眼前的这个男人,也许跟自己一样,有一点欢喜,有一点激动,还有一点不确定,所以在悄无声息的深夜,找月亮要答案。

        may轻轻唤了一声:

        “聂!”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直呼他的姓名,也是第一次语气这么轻柔。

        “嗯!”

        聂远彬转过头,深情地望着may,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

        “过来!”

        聂远彬语气温柔却坚定。

        他拍拍椅子,示意may过来跟他一起坐。

        may乖乖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两人挨的很近,但谁都没有说话,一起仰望着星空。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聂远彬打破了沉默。

        他没有动,依然抬头望着,仿佛遥远的星光是因为他的注视才闪耀无比。

        “是的,我们一起看过整个银河系!”

        may认真的说着。

        “真的吗?”

        聂远彬笑笑,

        “那你在银河系里看到了什么?”

        “哪——”

        may伸出手指,指了指远处的一组星星,

        “看到没,那是射手座。

        他化身为人,身披铠甲,踏着星光而来,落入五彩斑斓的石洞里。

        他满怀热情,承担着修复千年壁画的责任与使命,无所畏惧,一路向前。

        他是石窟的守护者,他是文化的灵魂师。”

        聂远彬抬起手,轻轻抚摸着may半干的头发,又细又软。

        “你说的这个,化身为守护者的射手座,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聂远彬!”

        此时的聂远彬,眼光如火如炬,如风如暴,就像一个久在沙场的战士,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他慢慢地、慢慢地凑近may,小心翼翼地说:

        “我想吻你,可以吗?”

        may没有了平日的洒脱,害羞的低下了头。

        她轻轻闭上了双眼,一对唇印了上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就想亲吻的嘴唇。

        这嘴唇并不像平时看到的那么冰冷,有点软,有点滑,像冷漠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温暖的心。

        无尽的黑夜,无尽的缠绵。

        寒冷的星光射在两个炙热的人身上,瞬间融化殆尽崩塌。

        聂远彬,犹如久旱的大地,遇到细雨如织的垂青,他贪贪婪吮吸着,肆意的灌溉着自己从未被释放过的灵魂。

        既然已拥有,就绝不能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