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铁树开花

第二十九章 铁树开花

        欧阳静婷笑盈盈的看了看may,又转头望向聂远彬,

        “你这千年的铁树终于开花了!”

        “你这没大没小的毛病还是没改!”聂远彬温柔的说,像哥哥对调皮妹妹的宠爱。

        “我是改不了了。

        不过,你眼光还真是不错,这位小姐挺漂亮!”

        欧阳静婷在聂远彬面前可以无所顾忌的随心所欲。虽然已嫁为人.妻,虽然掌管着千万级企业,但在聂远彬心里,她一直是那个心直口快、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肤浅!’

        may的内心戏又开始了,

        ‘本小姐除了有好看的皮囊,还有有趣的灵魂,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聪明无比的大脑和一颗无处安放的心。

        不过,嘿嘿,现在有处安放了。’

        may是个典型的双子座,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一个用来尽情的yy,无限的放飞自我;另外一个,则用来对外,伪装的人畜无害。

        “你是欧阳的双胞胎姐姐吧,果然闻名不如见面,你比欧阳描述的还要漂亮!”

        may轻声细语地说,脸上还假装带着一点羡慕。

        这一招,对欧阳静婷很是管用。

        “哈哈,是吗?

        欧阳静林那个臭小子总在别人面前这么夸我,其实,我也没她说的那么国色天香啦!

        嘻嘻!”

        此刻的欧阳静婷笑的更加的风生水起。

        “欧阳呢,他没跟你一起吗?”聂远彬问。

        “他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就回来!”欧阳静婷回答道。

        “沈奕呢,他在干嘛?”聂远彬继续问。

        “他在数据中心呢!”

        欧阳静婷回答道,

        “林跟他说了数据被盗的事情,他一回来就窝了进去,还质问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他,凭他的技术,应该找得到那帮盗贼的具体位置。

        但过去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追踪的到,这些人用的中转服务器,为了安全起见,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坐标估计都已经换几轮了,但还是不能放弃,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说完,三个人想跟着往数据中心走去。

        这是may第一次进入敦煌画院的数据中心。

        同一形状和大小的服务器密密麻麻排列着,每个方块都闪着绿灯,表示都在正常运行;各个颜色的管道错综复杂的生长着,这是维护数据中心正常运行的冷却水管道;还有几台大型主控计算机,24小时不停地运算,另外还有若干台pc终端和人工智能机器,时不时的做着数据交互。

        一个半长头发的男人,在一台超级计算机面前操作着。他手指如飞,只听到键盘噼里啪啦作响,看不到他具体操作的指令,仿佛在观摩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背稍微有一点弓,全神贯注,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喂,你搞定了没?”

        欧阳静婷从后面狠狠地拍了这个男人一下,吓的这个男人一个弹跳,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姑奶奶,你要谋杀亲夫啊!”

        此人就是沈奕,欧阳静婷的先生。

        只见他,头发耷拉在脑门前,一缕一缕在头皮上扒着;眼睛半睁不睁,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胡子刮的一块一块的,就像刮胡刀的刀片缺了角。

        ‘都说,有技术的男人都特别有味道,而且技术级别越高,味道就越重。今天这位,果然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有味道的登峰造极,无以伦比!‘

        may那颗八卦的心又开始作祟了,

        ’外贸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不知道在过生活的时候会不会是焚琴煮鹤,鸡同鸭讲。‘

        may正沉浸在独乐乐的状态中,突然听到欧阳静婷的分贝提高了八度,

        “都在这儿折腾半天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已经在尽力的搞了!”

        沈奕讨好着说,

        “那伙儿窃贼很狡猾,绝对是惯犯,而且还财力雄厚。

        我每次追踪到的坐标都只是一台肉机,根本不是核心的那台服务器,然后又要跳转去找下一个路径,只有这样一台一台的分析,一条路径一条路径的找,给点时间嘛。”

        “是不是这台破电脑运行速度太慢?

        我出钱,换台新的!”

        欧阳静婷果然是财大气粗,在她那里,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行了大小姐,不是机器的问题。

        路径追踪本来就需要分析处理很多数据,再加上他们又使用了多路径跳转,感觉每台服务器都是核心服务器,但最后发现又都不是,所以计算的时间自然要长一点。

        别急嘛,再等等!”

        沈奕耐心的解释着。

        “能不急嘛,数据都丢失这么多天了,如果那帮人是高手,早都把壁画复制出来以假乱真了,等你找到他们的老窝,黄瓜菜都凉了!”

        欧阳静婷就是这么个急性子,口无遮拦,但人很热心,只要是有需要让她帮忙的,她都会不遗余力。

        “姐夫——”

        这一声叫,知道的是久别重逢,心生欢喜,不知道的,还以为送人出殡呢。

        在场的所有人都随着声音齐刷刷的扭头望去。

        只见刘飒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过来,一个双膝跪地滑行,匍匐到了沈奕的面前,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五体投地吧。

        “姐夫,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刘飒飒双手紧搂沈奕的大腿,脑袋在上面蹭来蹭去,就像一只等待主人安抚的波斯猫。

        沈奕每次都被刘飒飒的崇拜方式搞的哭笑不得。

        他赶紧伸手摸摸刘飒飒的头,

        “乖啦乖啦!”

        被抚摸过的刘飒飒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冲着大伙儿傻笑。

        “每次都这副样子,也不知道你崇拜他啥!”欧阳静婷在刘飒飒脑门儿上拍了一下。

        “嘿嘿!

        姐,你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姐夫是零一狂人,二进制脑袋;

        你俩真的是,绝配!”

        “就你嘴巴甜!”欧阳静婷又敲了一下刘飒飒的脑袋,表示认同。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欧阳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好吃的东西,应该是买给大家的下午茶。

        “还能有什么,还不是大刘这个嘴巴抹了蜜的家伙在逗大伙儿开心呢!”

        欧阳静婷笑了两声,又接着说,

        “还有啊,我们的老聂同志铁树开花,要跟这位漂亮的小姐同居啦!”

        话音一落,数据中心就像炸开了锅,大家都以为聂远彬是个只会修复壁画的机器,这辈子就只能嫁到石窟里了。

        没想到,他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动心,而且这么快就缴械投降,被盖上了名草有主的章。

        无论聂远彬怎么解释,此时的群众都只有呼声,才不会管他在说什么。

        欧阳的下午茶直杠杠地掉在了地上,根本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大家都沉浸在这个爆炸性的八卦新闻里,乐不思蜀。

        “这,是真的吗?

        欧阳觉得脑子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