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童年的歌

第二十六章 童年的歌

        徐丽全身抽搐在一起,就像被抽筋一样,眉头紧皱,拳头攥的紧紧的,像要掐出了血;嘴里一直说着呓语,但是听不清说的什么,但能感觉到,很痛苦,很难受。

        影子就在旁边默默地守着。

        他的内心是焦急的、煎熬的,但他又是无奈的。

        徐丽的个人终端在时时把数据传送到霍尔夫的系统里,霍尔夫看着数据,知道徐丽依旧像以前一样,对他的意思全盘接受,并且不打折扣的执行。

        “真是我的好女儿!”

        霍尔夫看着数据,心里很是满意。

        这么多年,徐丽从未违背过他的意愿。

        记忆之门继续向前推进。

        幸福的日子,慈爱的父亲,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

        ‘是啊,确实太不可思议了,哪有什么无私奉献,哪有什么不求回报,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是自己没有自知之明,不该痴心妄想,以为可以无比幸福的过剩下的日子。

        都是谎言,都是阴谋,都是人性的丑恶与残忍。’

        徐丽不愿受霍尔夫的支配,她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做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她不想变成魑魅魍魉,生无意死无魂。

        她就这么忍着,用不妥协的方式维护着最后一点人性的善良。

        霍尔夫回来了,随同而来的,还有当年带她上车的下属和几个武装分子打扮的男人。

        看到这身装束,徐丽就开始发抖。

        父母死的太惨了,离她太近了,她太小了,所有的这些都让徐丽产生了巨大的心里阴影,惊心动魄的场面,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霍尔夫指着一个领头的男人说:

        “还记得,我带走你的那年,你为了一块发霉的面包,打死的那个小男孩吗?”

        徐丽怎么会忘记呢,那是她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可怕的噩梦。

        “这是他的弟弟,他亲眼目睹了你打死他哥哥的过程。”

        徐丽猛的睁大眼睛盯着领头的这个男人,心里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憎恨。

        “小丽,”霍尔夫走到她跟前,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只要你愿意听我的,我有药,可以抑制你身体的疼痛。

        我还可以继续让你过跟从前一样的日子,我还是你的好父亲,你还是我的好女儿。”

        徐丽紧咬着嘴唇,用无声做着最后的挣扎。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帮你一下了。”

        霍尔夫转过身去,示意了一下那几个武装分子打扮的男人。

        几个男人围住徐丽。

        “你确定不跟我合作?”

        霍尔夫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平和,他目露凶光,隐带杀气。

        是他把徐丽从噩梦一般的生活中拯救出来,让她看到了美好的天堂,转手,又把她推向了更深的深渊,让她万劫不复。

        几个男人一拥而上。

        啊————

        徐丽的这一声叫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绝望夹着无奈,沉到了最深的海底,连回音都没有了。

        徐丽的哭喊声和男人变态的笑声夹混在一起,就像来自地狱的美妙音乐。

        霍尔夫倒了一杯酒,坐在旁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笑了。

        ......

        徐丽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随便她怎么哭怎么喊,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是的,没有,也不可能有。

        她的亲人已经死了,她的家园已经毁了,她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身体的痛加心里的绝望,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屈服了,虽然她不愿意,不心甘,但就她一个弱弱的、可怜的女子能怎么样?

        除了听话、除了屈服,还有的选择吗?

        也许,也就是她的命!

        徐丽被霍尔夫赐了一张更加完美的脸,除了名字还在,一点曾经的影子也没给她留下,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至此,她再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失去了。

        从那以后,霍尔夫就让她代替自己去做事。

        无论是文物的交易,还是冲突的策划,徐丽几乎没让霍尔夫失望过。

        也是从那时候起,霍尔夫就不停的给她换男人,玩够了就让她杀掉。让他明白,所有男人都只是利用的工具,不可以动情。

        没有弱点的人,才会无敌。

        徐丽终于被变成了霍尔夫想要的样子:

        至上美丽,冷血无情!

        影子看着徐丽紧握的双手慢慢放松了,呼吸也渐渐平缓,他猜想,最艰难的事应该已经过去了。

        可为什么她还没醒呢!

        影子不敢叫醒她。

        人在记忆之门里,大脑与设备联机时,就是大脑受到强烈刺激的时候。如果突然醒来,轻则记忆会丢失,变成傻子,重则造成严重的、不可逆转的脑损伤,跟死了差不多。

        “我该怎么办?”

        影子看着躺着的徐丽。

        突然,他想起,徐丽喜欢哼一首歌,听起来像一首童谣,可能是徐丽曾经生活的地方的歌。

        影子试着回忆着歌词,轻轻哼唱:

        我走过蜿蜒的小路,

        我跨过清澈的小河,

        白天的云朵在流淌,

        夜晚的繁星在闪烁。

        大人在劳动,

        孩子在欢歌,

        点起热情的篝火,

        巴鲁达幸福的生活。

        啦~啦~啦~

        点起热情的篝火,

        巴鲁达幸福的生活

        ......

        影子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哼唱着,也不知多少遍以后,徐丽慢慢睁开了眼睛。

        “小姐,你醒了,喝点水吧。”

        影子把徐丽扶起来。

        “你,一直都在这儿?”

        徐丽看着影子。

        影子避开了徐丽的目光,稍微低了一点头,说:

        “是的,小姐。

        我一直都在!”

        “那首歌,是你唱的?”

        徐丽泯了一口水,接着问。

        “是的,小姐。

        没经您的允许,擅自唱您的歌,

        对不起。”

        影子说完,保持立正姿势,等待徐丽发落。

        “没事,唱的很好!”

        徐丽看着影子,温柔的笑了笑,苍白的脸看着更加让人心疼。

        影子很诧异,慢慢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在他心里想了1万遍的女人,小心翼翼地说:

        “如果小姐喜欢,我以后都可以唱给您听。”

        说完,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徐丽,不知道会不会等来想要的答案。

        “嗯,好!”

        徐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