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永不止息的爱

第二十四章 永不止息的爱

        他在不远处发现一个落单的敌军,于是勇敢地爬出战壕,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举起了枪,踉跄几步。

        “砰砰!”

        就在几米远处,出现了敌军!

        周围战友们纷纷举枪射击。

        哪里的枪声?

        他发了一下呆,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疯狂地对着敌军开始射击。

        然而没多久,一梭子子弹射来,洞穿了他的额头。

        他倒在了浸满鲜血的土地上,手指像是要抓住流失的生命似的奋力攥成拳头……手臂渐渐垂下,手指也渐渐松弛了。

        他,与他的战友们,战死沙场。

        终于,可以长眠,安息了。

        ......

        k.o!

        “滚滚队,团灭!”

        此时,耳机里传来了指挥台的声音。

        最后那个倒下的,就是刘飒飒。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们赢!”刘飒飒很不服气的摘下头盔,仍在了一边。

        “因为你每次剪刀石头布都输啊,哈哈哈!”徐丽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不行,下次你赢了也不能选老大。”

        刘飒飒又开始发挥他的耍赖作风。

        “还有你,老大,下次她选你,你也要坚决拒绝!

        你这个枪法,一枪就中,这身段,翻障碍跟走平路似的;腿比电线杆子豪长,跑起来跟野豹子一样。别说你还那么会伪装,我们就是看见你了也打不中你。

        不干,不干!不公平!”刘飒飒一边卸身上的装备,一边对着系统里大喊着。

        “别嚷嚷了,耳朵都快让你震聋了。”

        秦天很不爽的说。

        “你怎么不说你输掉比赛是因为你太胖,腿短的就跟柯基一样,反应慢的像个树懒,下次我也不跟你一组了。”

        毕力跟刘飒飒一起输了比赛,心里也很不爽。

        “毕力,你可别让老大跟他一组,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他得把老大拖死!

        老大这人,能出来跟我们混已经破天荒了,你们就别挑三拣四了啊!”

        秦天赶快出来讨好性的说了一句,生怕下次聂远彬不来,人数都凑不够。

        “那下次,我就跟徐丽一组,反正不能让他俩一组!”刘飒飒不依不饶地说。

        “老大无论跟谁一组,都能在10分钟内灭了你,你蹦哒什么呀,你以为你是达啦崩吧吗?”秦天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我是昆图库塔,活该被揍,你满意了吧!”刘飒飒瘪了瘪嘴,心里想着,

        ‘吃了败仗,还没人同情,都是一群铁石心肠,真是悲催!’

        “老大当过特种兵,打你就跟玩似的,你被他灭不是很正常嘛,有什么好嚷嚷的。”秦天又说了一句。

        “你们这种跟着老大沾光,逮了便宜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没事儿出来找茬儿。”刘飒飒没好气的说。

        “好啦,不就一场游戏么,看你们就跟两只斗鸡似的。

        下次我不跟老大一组了,我跟大刘一组。

        大刘,你满意了不?”

        徐丽出来打了个圆场,暂时平息了男人之间的小风波。

        “还是咱姐妹们儿够意思,哪儿像某些人,哼!”

        刘飒飒故意说给秦天听。

        秦天知道刘飒飒就那么个人,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回了一句:

        “好男不跟恶男斗!”

        关机,下线了。

        刘飒飒在那边一阵痛骂,发现没人理他了,觉得没意思,也就不说了。

        他转头又问徐丽,

        “徐丽啊,老大厉害是因为当过特种兵,那你为啥也这么厉害?难道,你也当过?”

        “我小时候是体育特长生,特长就是,跑得快。

        哈哈!”

        徐丽显然并没有说实话。

        刘飒飒见徐丽不愿意说,也就没有追问。不过好在,徐丽答应下次跟他组队了,那总算也是有点安慰了。

        “好吧,你们都有特长,就我一个没特长的圆滚滚,活该我请客。

        死了的,全体都有,稍息立正向后转,跟我滚,买饭去!”

        毕力和秦天去还装备,徐丽和聂远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

        徐丽递了一瓶矿泉水给聂远彬,

        “聂老师,先喝点吧。”

        “嗯,谢谢。”聂远彬接过来,喝了两口。

        “您让我翻译的那份报告,已经翻译好发您邮箱了。”

        “嗯,谢谢。”

        “还有,您之前做的那些关于修复壁画的数据报告,我也一并整理好了,方便您以后查阅。”

        “嗯,谢谢。

        你总是很细致周到。”

        聂远彬看着徐丽,微微笑了笑。

        “聂老师,您快别这么说,应该是我谢谢您才是。

        想当初,我刚到院里,除了外语好点,其他什么也不会。哪个部分都不想要我,只有您,不嫌弃我画的差,也不嫌弃我是新人,一直带着我,鼓励我,让我得到了很多锻炼;您还把我吸纳进煌颜组,让我能接触到最核心的技术文化。”

        徐丽说的很煽情,又或者,她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我选你,是因为你让我感觉到了你对敦煌艺术的爱。

        爱比任何形式都重要!”

        徐丽认真的看着聂远彬,心里想,

        ‘爱,到底是什么?

        书上说,

        爱是情感;

        爱是认同;

        爱是不弃;

        爱是关怀;

        ......

        爱,是我能保证,将来你无论是出了事情,我还能依旧留在你身边;

        爱,是我说,万ー以后我们的成长方向不ー样了,我还能积极的去包容和理解你;

        爱,是如果我们未来相处出现了困难,我还爱不爱你这件事,不会因为困难而改变;

        爱,是我爱现在的你,无论是一切都很美好,最有青春活力的你,还是久病卧床,风姿不再的你;

        我爱的,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爱,是一种能力,能给你身边的人帯来幸福,带给你爱的人物质的充盈,精神上的愉悦;

        爱,是一种品质,能让你爱的人也爱你,爱你的诚实勇敢,爱你的勤奋好学,爱你的善解人意;

        爱,是一种力量,给你直面困难的勇气,给你克服险阻的決心;

        爱,是一种自我觉醒,当你爱的人离开你时,激励你发现自己的缺点和弱点,提升自己,去获取这种能力和品质;

        ......

        爱是自然的风;

        爱是流淌的云;

        爱是奔流的江河;

        爱是成长的土地;

        爱是墙上的壁画;

        爱是画里的梵音;

        ......

        圣经上说,爱,就是永不止息!

        但是,爱,我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