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传艺会

第二十二章 传艺会

        may一点儿没客气的点了一份最贵的澳洲雪花牛排,理直气壮地说,

        “服务员,要给我一把最锋利的刀,这肉筋多,不好切!”

        服务员一听,扑哧笑出了声,弯下腰小声的跟may说:

        “小姐,雪花牛排没有筋!”

        may翻眼看了一下服务员,说:

        “叫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废话!”

        “行行行,给你拿,你是上帝,你说的都对。”服务员说完,转身去了后厨,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囔:

        “上帝怎么样,上帝了不起吗?上帝也要会当吧,今天吃**了吗!”

        may左手按着盘子,右手举着刀,一刀就扎在了牛排的中间。

        接着,往左下一刀,又横拉一刀,看着刀在桌子上飞舞,不知道的还以为拍武侠片呢。

        也不知切了多少刀,每一刀都很用力,就像每一刀都在切伯瑞斯·冯的肉一样,她要把刚才的屈辱都在牛排身上找回来。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当最后一块牛肉下肚,may仿佛真的把伯瑞斯·冯生吞活剥了一样,胜利的感觉随着牛肉的下滑而上升,直到头顶。

        酒足饭饱,may抹了抹嘴,准备撤飘。

        伯瑞斯·冯拦住may,身体微微前倾,笑着说:

        “上次就想邀请您去我的艺术馆参观,您有急事先走了。

        今天您应该没有安排吧,能不能赏个脸,来给我们指导一下呢?”

        may抬头看着伯瑞斯·冯,有点不耐烦了,“我就是个搞技术的,不懂艺术,你还是找个懂艺术的给你指导吧!”说完就准备往出走。

        “may博士,我要找的就是懂技术的,懂敦煌壁画还原技术的,懂新型颜料研发技术的。您说,还有比您更合适的人吗?”

        may停住了脚步,

        ’说到这个理由,目前看来,是没有比自己更合适的人了!

        去就去吧,不就是看个艺术馆么,难道还能把我吃了!‘

        may回过头,看着桌子边的伯瑞斯·冯,说:

        “结账,走人!”

        车停在了一座建筑面前,白珊瑚石和夯土搭建,白黄相间,金字塔一样的外观,门则罕见的开在侧面塔脊的位置。

        走进去,一个环绕着整个艺术馆的旋转楼梯,从底一直向上盘旋延伸,看不到尽头,深沉的像是无边的宇宙。

        may沿着楼梯往上走,墙上挂着的都是壁画,从1开始排,2、3、4......321......449......

        may简直惊呆了!

        从未看过这么多的敦煌壁画,就像把每个石窟都展开、铺平,一次性展示在世人面前,西天极乐世界、菩萨说法图、文殊经变图、没人菩萨像......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爱恋,千年的文化,千年的情节。

        原来这就是几代人的信仰和执着!

        may的视觉被大幅的壁画冲击着,脑皮层受到了强烈刺激,手开始微微发抖。

        “来杯咖啡吧!”伯瑞斯·冯符合时宜的递了一杯咖啡给may,就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很震撼吧!

        颜色艳丽,线条流畅,人物众多,故事丰富,这就是敦煌艺术的魅力。

        当然,你看到的这些都只是复制品。”伯瑞斯·冯看着墙上的一副画说着。

        may把咖啡喝了,身体慢慢恢复下来。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所有的壁画你都有?”may问。

        “我们的全称是《保护与传播文化艺术联合会》,简称传艺会。主要是保护将要消失的经典艺术,传播艺术价值,通过艺术的力量净化心灵,提高人类文明,倡导和平。”

        伯瑞斯·冯说完,顺着楼梯继续向上走,may也跟在他的后面向上走去。

        楼梯到了一通道的入口就截止了,看来想要到顶,就要穿过这个通道。

        通道没有顶灯,只有小灯打亮着挂在墙上的画。

        may凑近看了看,这不是壁画,是照片!

        ‘满地的废墟,还有堆砌的尸体,一个女人,衣服被撕的七零八落,披头散发地坐在那堆尸体旁边嚎啕大哭,应该是爱人死了,武装分子端着枪,站在旁边,一边看一边笑......’

        对面墙上,也是照片!

        ‘一个孩子,大概5、6的模样,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骨瘦嶙峋,正在垃圾堆上翻找食物,远处有几条野狗,正等着在孩子倒下的那一刻,扑上去饱餐一顿......’

        旁边还有一张!

        ‘一个男人,背对着镜头,站在烧焦的碎渣上,四周没有活物;他裸着上身,垂着头,枪随意的拎在手里;也许,他是这次冲突的胜利者,但此时的他,除了手里的枪,却是一无所有!’

        巨大的不适感向may袭来,此时的胃感觉翻江倒海,她赶紧转向一边捂住嘴,强忍着不要吐出来。

        伯瑞斯·冯看了,并没有过去扶她,而是走到照片面前,驻足看了一会儿。

        “看到了吗?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在那些不知名的角落,每天都有战争、有饥饿、有瘟疫发生,每天都有孩子失去父母、妻子失去丈夫,每天都有人失去家园,成为野兽的美餐。

        但,我们不是上帝,我们无法拯救世界。但同时,我们可以做一点事,争取让他们不再朝不保夕,不再食不果腹,不再害怕无家可归,不再苦苦挣扎。”

        may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有双色眼睛的男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伯瑞斯·冯领着may继续往前走,眼看就要到通道的尽头了。

        伯瑞斯·冯站在了一张照片的面前,说:

        “上面的这个孩子,叫伍莱,是个战争遗孤,常年受饥饿折磨。这是我们去当地捐赠物资时照的,你看他,虽然只拿到了一盒饼干,但他笑的多开心、多满足啊。”

        说完,伯瑞斯·冯又转向另外一张照片说:

        “还有这张,是我们去捐助疫苗时照的,正在接种的是个未婚妈妈,她希望出生的宝宝健康。”

        “所以,你们不止是保护和传播艺术文化,你们还......may突然意识到了这个,

        “对,我们最终的愿望是消除一切战争与饥饿。所以,我们卖出这些画得到的钱,全部都捐给了有需要的人。”

        may看着眼前的男人,心想,

        ’这么高尚的灵魂,有这么不求回报的付出,是真的吗?‘

        “之所以找您,是想跟您合作!”伯瑞斯·冯似乎看出了may的想法,于是接着说:

        “我们希望把敦煌壁画千年前最真实的模样还原出来,一来传承了艺术,可以让全世界都看到最最上乘的艺术品;二来,我们也可以为临摹的画作涂上更绚丽的颜色,漂亮的画作总是更容易被人接受。

        我们想把壁画艺术传播的更远一些,更广一些,让更多的人欣赏和购买;当然,我们也希望画作能卖出更高的价格,这样,我们就能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研制出新型抗氧化剂,能力绝非一般。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您也一定很快就可以研制出新型颜料,还原壁画。

        我们还有一些矿石原料,如果您的实验需要,我们都可以无偿提供,感谢您做出的贡献。

        跟我们合作吧,为了艺术与生命,为了人类发展与世界和平!”

        说完,伯瑞斯·冯用殷切的眼光看着may。

        他说他是爱这个世界的,但may怎么总感觉他眼睛里透出的是阴森和诡异。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世界和平需要我!我的名字也会载入史册,受万人敬仰,多爽啊!

        也许再过几百年,我还会有个谥号,叫’地表最强美少女战士’,听着比那月亮上的美少女战士洋气多了!”

        may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答应合作。

        伯瑞斯·冯的方法奏效了。

        果然,没有经历过疼痛和磨难的人都是好骗的。

        晚上,影子来了。

        “先生你好,小姐让我来祝贺你,今天成功说服了目标!”

        伯瑞斯·冯诡异的笑了笑,

        “也谢谢小姐提供的机会。

        还有......”

        伯瑞斯·冯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她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