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技不如人

第二十一章 技不如人

        大家轮流坚守了几天,盗数据的人再没有出现过,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聂远彬让大伙儿都先回去休息,养足精神,再战。

        may这几天也没闲着,一直待在实验室研究数据,看着大家对事情这么上心,自己也绝不能掉链子。

        may直了直腰,又锤了锤肩颈的位置,把胳膊抡圆了向后转了两圈,

        ‘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做实验,脊椎都快变形了,肌肉也快粘连了,要是能来一场运动,出出汗,活动活动,那得多爽。’may心里想着,但看看手里的实验材料,把刚才提起来的气又放了出去,就像一个瘪了的气球。

        “may,你在吗?”突然听到徐丽在门外喊她。

        may推开实验室的门,露出一个脑袋,笑了笑说:“啥事?”

        “这几天大家都怪累的,你也一直没休息,今天给自己放个假吧,我带你活动活动去!”徐丽一边说,一边晃着手里的包,

        “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走吧!”

        ‘这徐丽还真懂人心啊,知道我想动动了,真是瞌睡就来了个枕头,休息一天也不打紧。’may想着,心里乐开了花。

        “行,等我把这防护服脱了就来。”may三下五除二解决问题,一蹦一跳的跟着徐丽走了。

        “你一般喜欢什么运动呀?”徐丽边走边问。

        “你咋知道我喜欢运动?”may挺纳闷。

        “我看出来的呀!”徐丽故意卖着关子。

        “怎么看出来了,我脸上写着吗?”may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左看右看,上照下照,就想知道自己的信息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

        “别照了,我逗你玩呢,哈哈哈!”徐丽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就像一个捧着糖果的小女孩,甜甜的,

        ‘她应该有一个优越的家庭,从小到大一直被身边人宠着。没有烦恼,没有挫折,生活很顺,事业很顺,爱情很顺。’may不由自主的想着。

        徐丽看了看may,又继续说:

        “你身体挺拔,肩平背正,腿又细又长,但仍然能看到肌肉的线条,皮肤紧致有弹性,这一看就是长期运动的效果。”

        “可以呀,简直看不出来。一直以为你就是个文弱的小女子,没想到,路子还挺野。”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俩人边走边说边笑,两朵美丽的花在一起总能引起巨大的风浪。

        刚走到健身房门口,徐丽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说朋友那里出状况了,要马上赶过去。她把衣服连同包一起留给了may,急急忙忙走了。

        “来都来了,就去动动吧。”may一个人走了进去。

        健身房很大,健身的器材也很齐全,大姑娘小媳妇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大叔和小伙子们在器械的动力下大口的喘着粗气。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放着随意吃喝玩乐的舒服日子不过,非要来这里拉筋扯皮,给自己找点虐才爽,美其名曰,自律!

        ’这应该就是古人说的,吃饱了撑的!‘may一边换衣服,一边心里讽刺着别人,一边准备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may一直喜欢自由搏击,在别人眼里,怎么都无法把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跟打架联系在一起,但may就喜欢看别人大跌眼镜的样子,心里甭提有多爽。

        “himay博士,这么巧,你也来健身?”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还带着一点夹生饭的语调。

        ‘今天出门肯定是没看黄历,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他。’may心里不爽极了,转过身一个笑,

        “伯瑞斯先生,您也来运动?”may那个笑,简直比花儿还灿烂,就是灿烂的有点过。

        “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来健健身,出出汗,有助新陈代谢。

        may博士喜欢什么项目,健美操?瑜伽?还是肚皮舞?看您这身段,应该是健美操吧!”伯瑞斯·冯故意说了一大通。

        may看着他,收回了刚才的笑容,把头发往耳朵后面别了别,说:“我喜欢,打架!”

        伯瑞斯·冯听了,乐了,

        “may博士说的是搏击吧,正好我也会一点点,要不今天,我陪你练练!”

        ’这可是你自己找打!‘may心里想着,嘴上却说:

        “我才学了没多久,只会一点简单的招式,伯瑞斯先生可要手下留情啊!”

        穿好装备,站在场上,may把所有的招式在心里过了一遍。

        举起右手跟伯瑞斯·冯碰了碰,左手突然一记平勾拳向伯瑞斯·打了过去;

        伯瑞斯·冯身体向后一闪,很轻易的就躲开了;

        may紧接着左脚向前跨一步,右肘就朝伯瑞斯·冯脸上一击,伯瑞斯·冯双臂弯曲挡在身前,may的肘子没有打中。

        ‘小样还可以啊,两下都没打中你。刚才是热身,现在老娘要来真格的了!’may一边想着,一边又冲了上去。

        紧接着,may又是两记左平拳,跟着两脚直踢,伯瑞斯·冯一边招架一边往后退。

        may步步紧逼,左一拳右一拳,上一脚下一脚,一直把伯瑞斯·冯逼到边界,无路可退了。

        “本以为是大神落凡尘,结果是小鬼来作妖。哼,最后这一招就让你现原形!”

        may铆足了劲,先来一个“缴械”抓住伯瑞斯·冯的手,跟着一转身,用腰和背顶住伯瑞斯·冯的前胸,胳膊用劲往下一拉,准备以一个完美的过肩摔结束今天的打架。

        “咦,怎么摔不过去?”

        may又用劲拽了两下,

        “姿势没对吗?教练是这么教的啊!”

        当她准备拽第三下的时候,伯瑞斯·冯突然一个侧转,人往后一仰,小臂往上一收,左手一锁,刚刚好卡主了may的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这口气恐怕就上不来了。

        “停停停,我认输,我认输!”may忙喊着,生怕喊慢了,小命就没了。

        伯瑞斯·冯放开may,笑笑。

        “不就是玩一下,至于下手这么重嘛,你想谋杀啊!”may扶着旁边的栏杆,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

        “抱歉,不该对美女下手这么重。”伯瑞斯·冯摊摊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要不这样,我请你吃饭,当作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