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欧阳,他叫欧阳

第十一章 欧阳,他叫欧阳

        这个季节的敦煌,烈日当空,干旱少雨,风一吹,嘴皮能掀起几层鱼鳞一样的角质,但却是一年中旅游最旺的季节,人多的像买东西不要钱一样。

        莫高窟是敦煌浓缩的历史博物馆,开放的艺术展览厅,无论如何都要去打个卡,表示自己是个文化人,热爱历史,热爱艺术。

        因为来“朝圣”的人实在太多,莫高窟的当日门票在10天前就已经售罄了。

        “这些人是真懂艺术?我才不信,感情大家一起装大尾巴狼。”may不爽的念叨着。

        算了,没票就没票吧,再找找,看还有什么可以看的。

        may在网上搜寻着。

        “榆林窟,又名万佛峡,位于甘肃省瓜州县城南70千米处,属于敦煌研究院管辖之内。洞窟开凿在榆林河峡谷两岸直立的东西峭壁上,因河岸榆树成林而得名。

        榆林窟始建年代无文字可考,从洞窟形式和有关题记推断,当开创于隋唐以前的北魏时期。从壁画风格和游人题记结衔看,唐、五代、宋、西夏、元、清各代均有开凿和绘塑,进行过大规模的兴建。榆林窟洞窟存在43窟,分布面积112850平方米,壁画总面积4200平方米。彩绘佛、道图10856铺,彩塑佛、道造像244身。洞窟当中唐3窟、五代8窟、宋13窟、西夏、元各4窟、清9窟。从洞窟形式、表现内容和艺术风格看与莫高窟相似度高,是莫高窟艺术系统的一个分支。1961年,榆林窟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嗯~这个看起来还有点意思,”may琢磨着,

        “70公里也不远。

        行,今天就去这儿吧!”

        说走就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果然这一路走来,没看到几个人。”

        may看着道路两旁,雄奇苍凉,古道摇响,横亘路远,黄沙茫茫。

        想当年,前来和亲的公主们,身着雍容的衣裳,化着精致的妆容,尊贵无比,却难掩面上悲色,带着子民的寄托,带着对家乡竹马的思念,一步步地向未知走去。

        这一别便是一生,这一牵挂也是一生,至死放不下。

        “姑娘,到了,往前走两步就是卖票的地方,我先走了,你有啥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大老李把车停在路口,回头冲着may说。

        “到了,到了,我不是来和亲的,我只是来旅游的。”may给大老李付了车费,按照他指的方向去买票。

        “什么?今天停止售票了?这才4:30,不是5:30才关门吗?”

        “姑娘,这上面清楚的写着呢,4:30停止售票,5:30结束游览。”

        “我去,我这是什么运气,今年水逆吗?”may此刻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蹦腾而过。

        她顺了顺气,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大姐,你看我的表还有1分钟才到4:30呢,你就卖给我一张票吧。”

        “不行,我们这儿有规定,到点儿就不能放人进去了。再说了,我们是按照我们的表,不是按照你的表。回去吧,明天再来。”卖票大姐冲着may摆摆手。

        “明天?”may拉长了语调,觉得不妥,又慢慢降下来,

        “大姐,我是从国外来的,为了瞻仰咱们中华民族的伟大艺术造诣,传承千年艺术精神,我飞了30多个小时,转了3趟飞机才到了咱们这,我是怀着一颗虔诚无比的心来瞻仰和学习的。

        再说了,我明天就要走了,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来了,如果这次不能进窟一睹真容,我会遗憾终身的,您也不想让一个这么可爱的姑娘失望而归吧。”

        may假装一脸委屈的看着卖票大姐。

        “小姑娘,书上的台词背的挺熟啊。我每年在这里,要听几百遍跟你一样的理由。行啦,别说了,我要下班了,你回去吧!”卖票大姐边说边推开卖票厅的门往外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就这样回去吗?太不甘心了。”may正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她一下,

        “干嘛呢?”

        may回过头,一个红发男子在在冲她笑。

        “是你呀,这么巧,你也是没买到莫高窟的票么?但是,今天这儿也停止卖票了,看不上了。”may垂头丧气地说着。

        “欧阳,你怎么来啦!”卖票大姐过来打招呼。

        “欧阳,他叫欧阳,这么巧......”may看着眼前的男子。

        “周姐,这位是我朋友,颜料调制方面的专家。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请来,我带她进去看看项目,您行个方便?”欧阳冲着may挤挤眼睛。

        “专家?我没收到接待专家组的通知啊!”卖票大姐寻思着。

        “通知在院里,还没下来,她也是刚到,本打算休息一下再过来的,心急,直接从飞机场就过来了。我也是才知道,所以就赶过来了。”

        “行吧,那你们进去吧,到时候记得补一份文件给我。”

        “好嘞,谢啦周姐,回头请你喝酸奶。”

        一听酸奶,may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这俩字,听着过敏。

        “走吧!”

        may跟着欧阳往里走去。

        “你,你叫欧阳?”

        “对,我叫欧阳静林,大家都叫我欧阳,你也可以叫我欧阳。”

        “你怎么知道我是学化学的?”may小心的问着,

        “哦,我不知道,我是看你想进来,就找了个理由。”

        “那你要怎么补那份专家接待文件?”

        “文件啊,本来就有,只是专家们组还没到,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先带你进来看看。”欧阳若无其事的说着。

        “哦,那谢谢你。”

        “不客气。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mayli,你叫我may就行。我从阿克伦过来休假。

        mayli?阿克伦?学化学?

        欧阳突然停下了脚步。

        may感觉很奇怪,刚才还有说有笑,突然又沙雕了,这个人好奇怪。

        马上,欧阳又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这么年轻漂亮的化学专家,不多见啊。”

        “那是,本姑娘成鱼落雁,闭月羞花,肤若凝脂,齿如白冰,天资聪慧,内外兼修,有勇有谋……”

        “可以了可以了,小生这厢有礼了。”欧阳说完,象征性的作了个揖,两人哈哈一笑,此时的气氛是再融洽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