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一千年,一瞬间,这是什么盛世美颜

第十章 一千年,一瞬间,这是什么盛世美颜

        整个晚上,may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是倒时差,二是被人讹诈了,消不了气,直到天开始泛白,才昏昏睡过去。

        再睁眼,已经是下午5:00了,这个对时算是解了昨天飞机的疲乏与被讹的仇怨。

        “算了,就当买个高级纪念品,回去骗骗人还是没问题的。再说了,天大的事也没有饿肚子事大,洗个澡,吃饭去。”

        may把昨天没吃到的东西报复性的吃了一遍,撑的只有扶着墙从饭店里走出来。酒足饭饱,然后干什么呢?

        网上说有一个舞台剧叫《又见敦煌》很好看,那就去看看吧。

        may到剧场的时候,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了,普通票没有了,只有vip,

        “虽然钱是多花了一点,但是看得清楚还不用排队,挺好!”

        刚进去找到位置,灯就黑了,只能听到人们窃窃私语,眼睛就像放空了一样,什么也看不到。

        突然,灯光打出一条大道,梵乐想起,

        “丝绸之路,自我而始。”

        从张骞开始到相夫公主,从索靖到张议潮,从唐玄宗到王维,从王道士到常书鸿,从异域商贾到当地村民......千年前在丝绸之路上行走过的人们,接连走来......

        may被震撼到了!没想到,敦煌有这么丰厚的历史积淀,出了这么多名人义士。虽然不太清楚他(她)们在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但看得出,他(她)们都跟这片土地有着解不开的联系。

        她在漆黑的剧场里,跟着时光机见证者千年敦煌的沧海桑田。眼睁睁看着王圆箓把经书藏卷卖给了外国人,整整5万卷,再也回不来了。

        may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但一直被父母按中国的方式教育,对祖国的热爱也根深蒂固。看到这里,她的心就像被一块大石压住,憋的喘不过气。

        在这沉凝的气氛中,她突然听到旁边一个声音:

        “上天,把他们肮脏的灵魂都带走吧,再狠狠地扔下地狱,做被人践踏的野草,万劫不复,永生永世。”

        may顺着声音看过去:

        一个男子,头发刚遮住眉毛,鼻梁很高,侧脸的轮廓弧度非常好看。目测身高185公分,身材偏瘦,腿很长。虽然看不清长相,但直觉告诉她,这个一枚帅哥。刚才那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格格不入,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他只是配合张个嘴而已。

        男子没注意到may在看他,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这次may确定是他说的,这是什么?

        是愤怒?是仇恨?

        但为何眼角会含着泪花!

        may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轻轻碰了碰男子,递给了他。

        男子惊了一下,转头看着may,不悦只在脸上停留了短短地几秒,马上礼貌性的接过纸巾,微微一笑,

        “谢谢!”

        这个男子的笑很温暖,像早上的太阳,明亮但不炙热。

        “刚才恐怕是入戏太深吧。”

        may也回了他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随着剧情不断发展,may彻底沉浸其中了,跟着他(她)哭,跟着他(她)笑。

        她在漆黑的剧场里跟着人群看了一千多年的藏经洞、两干多年的莫高窟、七千多年的丝绸之路,古道和驿站,匈奴和大月氏国已消失,张塞和霍去病,解忧公主和相夫公主,也已经走远。

        菩萨说:

        “不,我在,我一直都在,我不会离开!

        我是你的绿水青山,

        我是你的大义无边,

        我是你人2100年走来的祖先,

        我是你印刻在心灵上的经卷;

        我是你的大路,

        我是你路上的一句誓言;

        我是你的汉朝,

        我是你的隋朝,

        我是你的唐朝,

        我是你的明朝,我是这土地上最壮美的麦田,我是这麦田上最辽阔的苍天,我是你的春天,我是你的夏天我是你的秋天,我是你的冬天,我是你永远不断地血脉,我是你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繁衍,我是你的瞬间,我是你的一千年。"

        曾经的喧嚣已变成羌笛一曲,曾经的繁华已变成一把黄沙。

        一千年,一瞬间。

        曲终人散,灯光亮起,may还在千年时光里无法自拔。

        “你还好吗?”一个带着淡淡吸引力的声音在may耳边响起,“给你!”纸巾已经用完了,泪水还在止不住的流,旁边有人递过来一张纸巾,may头都没抬地的就接过来了。

        “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刚才递纸巾给我!”

        may擦干眼泪抬起头,清楚的看到了眼前的男子。

        “天啊!

        这是什么盛世美颜!

        一头红发,眉毛浓密,皮肤白皙,嘴唇略薄,嘴角微微上扬,脸部轮廓分明挺拔,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真是男人看了羡慕,女人看了嫉妒。

        眼睛细长,瞳仁很黑,整体像从动漫里走出来的人物。

        只是,这眼睛,也太深了吧,好像一潭寒冰水,深不见底。”

        “一个人来看剧吗?”男子问。

        “嗯,来旅游,听说这个剧不错,就来看看。”

        “住在哪个酒店?”男子接着问。

        “你......”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看你一个人,晚上怕不安全,所以想送你回去,当作感谢。”

        “那个,不用谢,反正你也给了我纸巾,我们算扯平了。网上说敦煌的安全系数很高的,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是了。”

        男子点点头,

        “好吧,祝你在敦煌玩的愉快,回去的时候别忘了给朋友们带点特产,顺便宣传宣传敦煌。”

        “嗯,好的,知道了。”

        回到酒店,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索性打开电脑,看看明天去哪里浪。

        一边搜索,may一边想着刚才那个男子的话,“买点特产回去,这有什么特产?吃的喝的不让带,莫高窟的壁画石像又带不走,还有什么呢?”

        “啊,对了,真的壁画带不走,临摹的壁画总可以带走了吧,带回去装个框挂家里,或者以壁画元素印染的丝巾、包包,听说还可以定制,回去送给姐妹们,chinesestyle,帅爆了。”

        ”ok,就这么办,明天就去选!”

        “万一现成的没有我喜欢的,那就要定制,如果定制的话,选个什么图案好呢?”

        “啊,昨天那个卖印刷品的阿姨说画那幅画的人很牛,我都还没仔细看呢!”

        may想到这里,就去拆昨天那幅画。

        这是一幅观音像:在月色朦胧中,悠闲自若地静座在宝座上,犹如一位华贵的贵夫人,身靠山石,山后有竹林环绕,观音被笼罩在透明的光环中,昂着头,望着天边被云彩遮挡的弯月。面前有潺潺流水,水中盛开着朵朵的莲花,似乎正沉浸在这个月夜悠静的世界中凝神遐思,又似乎聆听着世间的疾苦,以慈悲的胸怀随时去解救受苦受难的人们。

        线条秀劲流畅,潇洒明快,只是这着色看上去好像差点火候。

        “还以为这画家是什么大神呢,一张印刷品都要1万块,哼!”may心想着,顺便看了看落款,

        “n.b!”

        什么意思,画东方艺术,用英文名字?

        在仔细看看。

        哎呀我去!

        这人叫,“牛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