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戈壁求生

第六章 戈壁求生

        “may,may,你听我说!”聂远彬抓着may的胳膊,想让她尽力的保持冷静。

        “我知道处于现在的境地是我的错,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去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

        “离开?我也想离开,怎么离开?我从没到过沙漠,更没有野外求生的经验和技能,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may毕竟只有25岁,在这个年纪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立刻原地崩溃,已经是超越常人了。

        “may,请你相信我,我会尽全力让你走出这片戈壁,相信我。”

        may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坚定有力,无论此时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除了相信,别无选择。

        “也许,老天爷并不想把我这个除了会算数字,其他一无是处的人收走!”may心里想着。

        “你要如何让我走出去?”may努力的让自己平静。她知道,现在只有相信她、跟着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在戈壁中迷路,首先就是自救。”

        聂远彬说。

        “自救的第一步是要寻找方向。

        戈壁沙漠地段,路面表层都由细碎的沙石颗粒组成,结构松散。

        由于沙粒间黏结力趋近于零,抗剪强度低,附着系数很小,汽车行驶在这种路面上,沙粒在车轮驱动力的作用下,不断地向后蠕动,引起驱动轮打滑,汽车牵引力不能得到充分利用,致使行驶困难。

        根据沙漠戈壁行车的特点,一小时只能行驶20公里。

        敦煌从日落到日出大约为6小时,如果一直向这一个方向开,现在离昨天画画的地方最远距离为120公里。

        魔鬼城在罗布泊的东边,那就要找到东在哪里。

        地球每24小时自转一次,1小时转15°,所以手表的时针正好比太阳的运转快一倍。

        根据这一道理,早晨6时太阳在东方,物体的影子指向西方,此时将手表上的时针指向太阳,表盘上的“12”便指向西方。

        如果将表盘转动90°,即将6时折半,使表盘上的“3“字对向太阳,则“12”字便指向北方;中午12点时,太阳位于南方,将“12”折半,使表盘上的“6”字对向太阳,则“12”字仍指向北方,那东就是“3”字对的方向。”

        聂远彬看了看表,现在刚好是中午12点,他在地上摆放了一根向东的枯枝,并且用石头压好,然后拉着may躲在了车的阴影下。

        “既然有了方向,为什么还不走?”may问着

        “我们在沙漠戈壁上行走,会比在普通路面上行走付出更大的力气,现在地表温度已经在40度以上了,身体水分蒸发速度是平时的2-3倍,走不了多一会儿,我们就会被烤干,一旦出现脱水,那就完了。所以现在我们先休息,等太阳落山,我们再走。”

        整个下午,他们都蜷缩在车的影子下面,跟着太阳的方向不停的移动,尽量减少暴露,控制水分的蒸发。终于挨到了太阳西斜,两人驾车向着东方驶去。

        聂远彬每一小时让may喝一小盖水,少说话,皮肤尽量不直接暴露在太阳下,这样可以延长脱水的时间。只要能多活一会儿,就会多一份希望,增加一份被救的机会。

        两人驾着车一路向东,没有了昨夜的疯狂,只有沉默。

        may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怨气,她两眼看盯着前方,想从蒸汽中找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奈何,茫茫即莽莽,什么都没有。

        30公里的汽油,很快就用完了。他们带了仅有的2瓶水和一小袋饼干,还有后备箱一个薄薄的烂毯子,徒步前行。

        戈壁的昼夜温差很大,到了晚上,凉风嗖嗖得吹着,直接从脖子灌到脚,再加上又渴又饿又累,may体力不支,坐在地上,一步也不想再走了。

        聂远彬让may吃几块饼干,喝了半瓶水,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may披上,还加上了毯子,“现在有没有好一点?”聂远彬问。

        “好点了,刚才太难受了,如果就这样死了,那我应该算这里几千年来最漂亮的尸体了吧!”

        may的心情似乎被身体的难受负负得正了,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

        “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等你恢复了再走。”聂远彬安慰着may。

        “话说,你一个画画的,怎么知道这么多沙漠求生的技能,你以前是野战部队的?”

        “我哪是什么野战部队的,我就是个画画的而已,只是我曾经穿越过这里。”

        ”原来你喜欢这种极限运动?但是,穿越戈壁的时候不是都有越野车跟着吗?车上有帐篷、睡袋,还有足够的水和吃了,只要钱给够,还有整支的医疗队,你只负责走路和摆拍就行了呀。那就是个装x的游戏。哪像我们现在,我们现在是真的在穿越死亡沙漠,别说越野车了,连个活物都没有,就好像地球被大火肆虐后,渣都不剩,也许你是我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了。“may笑笑。

        其实她想哭的要命,但此刻也只能忍着。她轻描淡写地说着现在的状况,小心的表述着自己的不安。

        聂远彬看着这个假装坚强的姑娘,拍拍她的肩膀,坚定地说,

        ”那次穿越虽然只是一个游戏,但游戏出现了意外,所以我们迷路了。

        不过最后我们还是走出来了,不然你也看不到我。

        戈壁沙漠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有经验,只要你听我的,我们也一定会走出去的。”

        may看着聂远彬,感觉这个男人身上并不是只有文人的气息,还有一点英雄的气概和救世主风范,may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害怕了,直觉告诉她,他们一定能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