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39章:牢房提灯者

0039章:牢房提灯者

        亚当做了个梦:那是关于远方高楼角落里,独自靠坐在沙发上的生日,屏幕成为唯一光源,当他想顺手把烟放在嘴边时……

        当啷。

        镣铐声响起,他醒了。

        地牢中间过道顶部,铁栅栏圈出天窗,虫鸟聒噪和惨淡月色就这样透进来。

        亚当在促使血液流畅,今夜光线不好,左手在昏暗中张合,距离嘴巴还有段距离,乱梦的余味被潮湿发臭的空气驱散。

        梦的情节在飞速消散,念白在脑中清晰呈现。

        【你在地牢中苏醒,提灯者即将造访,你却不能随意动弹。】

        “亚当,您醒了?手,还好么。”

        “没事。”

        追随者名字在黑暗里那块轮廓上浮现出来,对方说话磕绊,显然脑中充满愧疚。

        “挺安静的,看来这里并不流行晚间活动。”

        谈话结束,滴答声诡异且清晰,在这令人精神压抑的空气里不断回响。

        亚当注意到,红色圆点已经形成,并慢慢靠近……

        “听着,有东西要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出声。如果害怕,你知道该怎么做。”

        “叫您名字,先生。”

        他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卢卡是否会意,但镣铐轻晃是整个地牢最后的人为动静。

        【幽绿色光芒照进地牢,源头正慢慢靠近你的房间。】

        牢房清晰起来,像笼罩在夏日深林里的萤火那样。

        但卢卡的脸颊却瞬间抽搐,他凭借巨大勇气把手掌咬进嘴里,紧闭双眼,连滚带爬地跑到领主身边。

        亚当轻声回应。

        “名字能限制很多东西,你害怕就叫我。不管怎样,安静下来,你见过的东西已经够多啦,闭上眼睛吧。”

        他被镣铐限制,没有率先见到来访者,显然,对方勾起了卢卡某些并不美好的回忆。

        亚当的视线被限制在眼前这片竖满栅栏的方格里,那种绿色逐渐浓烈,从右侧慢慢照进来。

        雾气像是海浪一样翻涌,浅浅的,没那么大气,但却均匀铺满石板地面,然后像流体那样蔓延开来。

        紧接着,是盏魂灯,亚当认识这东西。

        喘息和瘦削骨爪同时登场,那上面包着苍老带斑的皮肤,指甲尖锐蜷曲,缺口残损,嵌满乌黑泥藻。

        【勾魂女巫】

        【魂灯哀怨着,收留那些哭泣不安的灵魂。】

        云雾翻滚,灯光照在上面,像沸腾的绿色浓汤,怪物宛如幽灵船,缓缓露出真容。

        她佝偻身形,躲藏在黑色斗篷里,那玩意儿破碎杂乱,痘印和灰色皮肤若隐若现,在灯色中模糊不清。

        亚当抬抬脚,雾气里什么都没有,但那东西盖上来,总能感觉到不适。

        女巫没有夜之妖灵那么婀娜,胳膊伸得直直的,像是被魂灯拖拽着在夜里游荡。

        亚当被磨牙声和哮喘弄得脑袋昏涨,筋脉乱跳,其他人想必更不好受。

        怪物在这里停留许久,它被卢卡吸引来,但对方此刻已经缩在角落里装睡,躲得尽力极了。

        当它彻底转过来,亚当才算理解卢卡。

        皮肤紧绷的脸上,没有眼睛鼻子,长着尖锐獠牙在唾液之间不断碾磨,渴望着灵魂来满足食欲。

        沉默像是最珍贵的时光,魂灯在徘徊中开始前移。

        但是……

        亚当眉头皱起,对面牢房有人耐不住好奇和恐慌,在蜷缩的身体里瞄到全貌,抽搐了一下。

        那声抽吸和轻呼在安静里清晰极了。

        女巫转过去,魂灯随着斗篷里倾泻而出的雾气,带着那骇人的绿色光源蹿进对面房间。

        【恐惧会给灵魂留下缺口,獠牙会将其啃食殆尽。】

        那人双手掐着自己喉咙,像是被套索勒死的猎物,瞪着眼珠,抽搐咬牙,口水泛滥,白色雾气从牙缝中挤出来。

        魂灯的绿光开始闪烁,女巫显得也很兴奋,磨牙声消失,奇怪的咀嚼声让人不安。

        【这个夜晚还很漫长,对方的死活显然和你无关。你可以仗着灵魂强大默默欣赏处刑,也可以闭上眼睛,在不怎么舒坦的动作里睡过今晚。】

        “嘿,太太。”

        亚当出声,眼睛在昏暗光线里透着精明。

        “对不起打扰您,夜里还是不要用餐了吧。”

        女巫警觉,她没有耳朵,但是魂灯被生气所吸引,连拖带拽地将她带离,地上的囚徒发出呕声,松开双手昏死过去。

        斗篷在飞扬,獠牙咬合起来,显得极其暴怒,她冲到亚当面前嘶吼着。

        “哦,有些生气,把你喊得太老了么?如果想让我跟你跳舞,你得帮我把这玩意儿解开才行。”

        哐啷啷。

        枷锁发出响声,亚当像是浪荡公子那样在无情嘲讽。

        魂灯不断游曳,在房间内转悠,好几次要扑到卢卡身上,又被墙边那人一声口哨给吹回来,像是遛狗一样。

        这种带灯怨灵,魂体永远是附庸,它们无法反抗魂灯,不得不受限于对方。

        【灵魂62】

        【你的灵魂并不能完全抵御魂灯牵引,但只要你抗住恐惧和疲乏,它就不能张开大口。】

        雾气蒸腾的大海上,此刻漂浮着绿色光源,海中塞壬祭起明珠,指引迷航水手。

        但这是陷阱,任何败给好奇者都已经归于灯盏,除了亚当,其他囚徒都默默缩抱起来,任由薄雾冲刷背影,安静充当礁石。

        亚当关注着自己的健康值,除了吵闹和恶臭以外,无休止的耳鸣才是最大考验。

        那个长条隔了许久才会下降,看来即便自己只是略感烦躁,但【勾魂女巫】还是能从自己强悍的恢复能力下啃到些碎沫。

        水滴声计算时间,灰蒙蒙的天空将微光洒进天窗栅栏,牢房里的轮廓线条渐渐清晰,并慢慢有了各自颜色。

        女巫赶在晨曦前消失,既没有留下水晶鞋,也没有什么好的回忆。

        她空着肚子极其愤怒地离开,雾气退潮般席卷而去。

        这个清早,显得安分且充满好奇。

        囚犯按照自己被抓时的穿着,抵御着秋天牢房里乍暖还寒的清冷,昨夜噩梦降临,他们都有些恍惚。

        看守下来过,挨个检查牢房,惊讶于没有任何人死去。

        按照规矩将亚当镣铐解开以后他们迅速离开——囚徒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扒在栏杆上,把视线投向这里。

        “他还活着。”

        “天啊。”

        “原来不是做梦。”

        【囚徒对你充满好奇,这是个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