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娇女本色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说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说事

        橘杏有些傻眼,直到春蚕看不过去了,将人生拉硬拖给拽了出去。

        两人当即在屋外院子里吵了一架,叉腰互喊,惹一众人看热闹,一架吵完,傅清月出来,说道:“口舌喧闹,没一点儿规矩,橘杏和春蚕,各罚一个月的月钱,其他人不与劝阻,各罚半个月。”

        说完转身又进屋了。

        这下,无论是院子里看戏的丫鬟,还是架戏的橘杏,一个一个地,全都傻眼了。

        倒是春蚕几人习以为常,拢了拢肩头歪掉的青色外衫,抬了抬下巴,“不用看了,这是咱们大少夫人一惯的规矩,哼。”

        一众丫鬟···

        晚间,趁着春蚕和橘杏白日在院子里吵架喧闹的事情,傅清月当着顾晏洲的面儿,在拢月阁所有当差的丫鬟面前,宣布了自己院子里的规矩。

        “一不得在外生事,二不得彼此吵闹殴打,三,但凡做事,无论大小,都要以我的吩咐为先,四,除春蚕和青烟外,主子不在院子的时间,其他人一律不得进内室,五,各司其职,有赏有罚,你们所管的东西,无论价值大小、数量多少,但凡有数的,都要上报列册,每月春蚕与青烟不定期查看,若数与账对上,则赏,对不上,或有缺失而不明的,则罚···”一共十条规矩,凑了个十全十美的吉利数,青烟一一念出来,底下的丫鬟神色各异。

        白兰在一众丫鬟中,轻声问道:“大少夫人,若是大夫人、二夫人还有各位老爷公子有其他的吩咐,也要以您的吩咐为先?”

        “当然。”

        此话一出,底下哗然。

        连顾晏洲的视线都从书上移开,情不自禁的看了人一眼,眼色含笑。

        白兰的神色立时为难起来,“可···万一大夫人她们的事比较紧急,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傅清月反问一句。

        “那个···”

        “别告诉我,哪一天母亲他们身边或院子里都没丫鬟小厮吩咐跑腿了,要借你们一用?这样的借口,没有足够合理的缘由,我是不会听的,以上,所有的规矩,赏罚分明,我不管以前是什么样,总之从今天起,拢月阁的丫鬟都要守这样一番规矩,如果谁守不了,就直接说一声,我去找大伯母调度一番就是。”

        丫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行礼,“奴婢明白,谨遵大少夫人吩咐。”

        如此,傅清月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让底下人散了。

        此后又过几天,冬玫隔三差五送对牌和账本来,罗氏和傅清月分别拒了一两次,府里一些人看在眼中,渐渐就有闲言碎语传了出来。

        有的说二夫人嫉妒,打压儿媳,有的说大少夫人不识好歹,或不懂规矩,连‘长者赐不可辞’都不懂,还有人觉得二少夫人可怜,明明管的挺好,可碍于长幼尊卑的规矩,将管家的事务拱手让人,有人还不领情,如此云云,在底下的丫鬟婆子中传的飞快,如同长了翅膀一般,没两天就传到前院去了。

        连顾二爷都于百忙之中得知此事,晚间就寝之前,在罗氏面前调侃了两句。

        “行了行了,我这几日都快被烦死了,你还有心情拿着说笑呢。”罗氏对此怨念由生。

        顾二爷躺在床上,视线往一边瞥,落在梳妆台前的妻子身上,说道:“是是是,我的错,不过说笑归说笑,如今这事,府里传得是有些难听,下月初十是父亲大寿,这些天大厨房的事都搁着,万一到那天出什么事来,大嫂借机推两句,可全都是你和儿媳的过错了。”

        “是呀,所以我寻思着,这事不能再拖了。”

        “那是打算应下?”

        “明儿儿媳来请安,我且问问她的意思,若能管就管,不能管,对牌和账册留下,我来管便是,不就一个大厨房,惹恼了我,一股脑全撵干净,还用得着跟那些丫鬟婆子废话。”罗氏取下钗环,留了发髻,就着丫鬟递上来的水洗着手,一边说道。

        顾二爷一笑,“那样的话,府里怕是要乱起来,不安生了。”

        “乱就乱,不破不立,咱们府里的牛鬼神蛇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我说,该撵的,撵个干净,年纪大的,放出去养老,自个家里,想怎么倚老卖老都成,府里哪儿轮得到她们说三道四?”

        这话,顾二爷但笑不语,一字不接。

        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晨,顾二爷早起上朝。

        待辰时刚过没多久,傅清月便带着春蚕过来。

        罗氏正好吃完早饭,叫人撤了桌子,见她过来,问道:“用过早饭了?怎么不见洲儿陪你过来?”

        傅清月盈盈一拜,回道:“回母亲话,吃过了,相公他好像有什么急事,一大早就匆忙出门去了。”

        罗氏眉头一皱,却也没说什么,拉过傅清月的手问了一会儿闲话,说着说着,便扯到大厨房的事上来,“···这事原不是什么大事,可如今府里满天飞的闲言碎语,咱们二房若是不应,难免让人看扁了去,说咱们无能,若要应下,你愿意的话,放手去做,我在后面替你兜着,不愿意的话,那再另说。”

        罗氏说的简单,但傅清月不傻,知道其中的内情并非如之所言而已,且早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抉择,当即笑道:“大伯母既然看的起我,那我也不能让长辈失望,丢了咱们二房的脸面。”

        “你真的这么想的?”

        “是。”

        “那你知道咱们大厨房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吗?”

        “略知一二。”

        “哦?”罗氏神色稍异,“你知道?”

        “之前大伯母派人送了东西来,儿媳便让丫鬟去打听了一下大厨房的情况。”

        “那你说说,知道多少?”

        傅清月沉吟片刻,组织一下言语,才道:“府里的大厨房,分为外厨和内厨,外厨由前院刘管事负责,权责下移,有事找他即可,内厨分为几块儿,有三位管事婆子,其中负责厨娘及下手的管事姓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