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寻找野生人类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 一段路人缘

第三百零九章 一段路人缘

        这演技毫无瑕疵,由内而外,感情饱满。

        费这么大劲,就为了合理抱一下大腿,目标完美达成,八九心满意足。

        春丽般的大腿,谁不想抱一下?那还是宅男吗!

        这位春丽腿姐应该是个冰脸。

        为什么说是应该呢?因为她蒙着面,想来是她知道这种迷蝴蝶毒粉的药效,所以闭住了口鼻,然后奔袭而来,救了八九一命。

        真,女英雄。

        没有什么感情色彩,要是有,就是那么一丢丢怜悯,腿姐看着八九,平淡道:

        “没事了,它已经死了,告辞!”

        言罢,一震大腿。

        这是练家子的暗劲,不为伤人,只为了把八九震开而已。

        然而,没震开。

        八九这皮条,还在测量腿围。

        当发现人家用暗劲震自己,却是为时已晚,这个时候假装脱手太假,不符合表演学逻辑。

        于是,八九愣是喷了一口口水,捂住胸口,一副上不来气的模样。

        好家伙,总算完美承接了整个表演。

        那女人没理会八九在那咳嗽,驻步沉思0.5秒,一刹那的犹豫,终还是转身离开。

        顺着她的方向,八九看到不远处的路上,有着一队人马,前后共有一百零八人,拱卫一顶不大的马车。

        那些人,都和腿姐打扮差不多,一身的江湖气。

        其中七十二名男卫士,三十六名腿姐这样的女卫士。

        夕阳西斜,孤岛苍茫。

        晚风之中,这样穿着古装的队伍,婆娑着人影,安静而无声,让八九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很难形容这种心情。

        八九本生活在一级文明不到的地球,但是却意外到了地球时间的三万年后,他见证了宇宙之中那些伟大的文明和科技,已经习惯了这种略带朋克科幻气息的宇宙。

        习惯了那种燥乱,习惯了那种偏激,习惯了那相争的戾气。

        然而这一刻,世界似乎变了一个模样。

        荒烟古道徘徊,无声的世界,却似乎有着一种韵律扭摆着,让这一切变得极美。

        八九看得痴了。

        当一个人发觉这种田园世外之美的时候,证明他老了。

        八九老了吗?或许是,除了抱大腿的行为以外,其实他的心态已经老得超越了不惑。

        什么是不惑?

        除非必要,否则不要,这就是不惑。

        所以,八九一直以来的行为,都是必要,否则他什么都不会做。

        什么是必要?

        弄经验升级北冥玄功,量一下腿姐的腿围,这都是必要。

        腿姐回到队伍,那顶轿子内,一个年轻的白衣男子正在用笔作画。

        似乎是临时起意,因为那寥寥数笔之中,呈现的正是眼前景色。

        “公子,那旧日生物斩杀了。”

        这位白衣公子没理会腿姐的回话,继续悠哉作画,腿姐躬身退到一边,也不打扰。

        不多时,公子做完简画,注目画面,突然对腿姐道:

        “去将刚才那男子带过来。”

        在这些人看来,自家公子天人之姿,聪慧异常,往往做事,难查其因。

        所以,这些手下便养成了只听不问的好习惯。

        腿姐领命,走向溪边,八九依旧坐在溪畔,看着那迷蝴蝶的尸体发呆。

        其实,他不是发呆,而是在量子域内折磨模蝴蝶那意识还不完整的魂儿。

        还别说,这种意识不完整的家伙,比那领主还难对付。

        因为这种低级思维,在受到痛苦的时候,只会抓狂,不会明白认怂的好处。

        于是,八九和这模蝴蝶的魂儿展开了拉锯战。

        八九想明白了,弄到濒死魂飞魄散之时,自己就有一线机会读取这迷蝴蝶的记忆。

        实在搞不到这技能也没所谓,再继续找有技能的旧日生物就好。

        想得开,心宽。

        正自聚精会神,腿姐却又来了。

        “跟我来,我家公子要见你。”

        八九正在给迷蝴蝶用刑在兴头上,突然被打扰,顿时要发火。

        但抬头一看是“救命腿姐”,顿时收敛了怒目,连连称是,跟着腿姐去见她家公子。

        这个公子也是个妙人,腿姐把八九带到队伍里来,他甚至没有照面,就直接命令队伍继续出发,而八九自然就被带在了队伍里。

        马车内。

        白衣公子对面,一个伶俐丫头看着白衣公子问道:

        “哥,你把那个人带上干嘛?”

        “哦~你看这画,山也平凡,水也清淡,便是那一分为二的异物蝴蝶,也是毫无景色,如此卦画全是静相,唯有一动,便是那男子。

        他身未动,但在这卦画内,偏有着灵动,这是一个好卦,那一动也是好处,所以自然要带上才是。”

        卦画其实就是地球所言卦象。

        字不同,意义相近。

        “这卦哪里好的了?真是看不懂!”

        “你呀,不学无术,如何看得懂其中奥妙。”

        女孩噘嘴,对着白衣公子翻白眼,被对方无视。

        傍晚,野路宿营。

        篝火冉冉,围成一圈,七十二名男卫士围在最外圈,三十六女卫士内圈。

        正中间,白衣男子和那伶俐的女孩,喂着篝火,饮茶聊天。

        八九这次被请到了中间用茶,毕竟是客。

        “不知仁兄贵姓大名?”

        “柒八九,你呢?”

        “秦昊。”

        “哦~~~”

        八九点了点头,继续喝,这茶不错。

        看到八九无动于衷,这白衣男子和他的妹妹有些惊讶。

        秦姓,在这片土地上,那可是代表着秦国的王族姓氏,但是眼前这人却浑然不觉。

        “哥,这是个荒野村夫。”

        白衣公子不置可否。

        伶俐女孩看着八九那呼噜呼噜,喝茶带响的样儿,笑问道:

        “嘿,那吃货,你怎么不好奇我们为什么带上你?”

        八九眨么眨么眼睛,很配合的一脸疑惑,问道:

        “你们为什么带上我?”

        这话一出口,乐的小丫头花枝乱颤。

        白衣公子也确定,这就是山野村夫,啥也不懂。

        但是这样的人,白衣公子反而对他更随和了一些。

        “来人,上菜。”

        白衣公子吩咐上饭菜。

        简单雅致,一人两个盘。

        一盘是整块的煎肉,一盘是山野里的野菜。

        八九看了一眼餐具,一刀一叉。

        再看那公子的餐具,却是一个。

        刀叉同体的那么一个小物件。

        那公子见八九在不同的餐具上来回看了几眼,就笑道:

        “我这餐具不拘一格,是因为我最近常想,人与这些异类的关系,就好像人与食物的关系,我们需要用刀去解剖分析它们,然后用叉子解决它们。

        但是很明显,我们的时间不够,于是我就想,那么能不能分析了解它们和解决它们放在一起完成,于是便叫人打造了这个餐具,其实并不好用。”

        八九颔首,点了点头,没有拿起餐盘上的刀叉,而是一回身,在旁边的小树上,折断了一根笔直的小树枝。

        他把这树枝再折成两截等长,用手拿着,夹起身前巴掌大的煎肉,扔进嘴里,大口嚼起来。

        白衣公子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睛一亮,似有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