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者在线阅读 - 第29章 了结

第29章 了结

        十分钟后,陈沐明白了始末。

        植树节那天的第一个死者,是王君的孪生兄弟。

        那天的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老头正准备转身离开,但王君却因为怒火焚心冲了出去,导致了梁老师和前者不得不爆发冲突,间接导致了后续几人的死亡。

        罗秀峰是吴凡的挚友。因此这份怨怼,自然要落在王君的身上。

        而在场的其他人或许不是因为罗秀峰,但或因老杨,或因钱胜或者其他三位被害的同学,都认为王君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这些天以来,班上的男生频频向其挑衅,还发生了数次不大不小的摩擦。

        只不过陈沐要么专注于学习,要么就是潜心研究自己身体的变化,竟没有发现这些天来竟有暗潮在涌动。

        双方摩擦越来越大,最后终于约了今天晚上做个了结。

        “陈沐,我只问你,如果那老头就那样走了,老杨和大罗他们是不是就不会死?”吴凡的表情说不出是悲痛还是狰狞,声音如同从齿缝里摩擦出来。

        陈沐一时无法回答。

        平心而论,吴凡说的没错,老杨和罗秀峰几人的死有王君的因素在内。

        但事情不能这样用结果倒推。

        害死他们并不是王君主观的意愿,他也是因为血脉兄弟的死亡才选择冲出去。

        但是看着吴凡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目光,陈沐知道这些话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出口。

        叹了口气,陈沐道:“你们约的时间还有多久,我和你们一起去。”

        吴凡一掌拍在桌子上:“陈沐,你的身体我们都知道,虽然那天你没跳下车,但是你敢瞪着那老头看,我就知道你是个爷们!放心,我们不是打群架,不需要你动手,你待会儿只用在旁边看着那家伙给天上的老杨大罗他们磕头忏悔就行了。”

        陈沐点了点头,心里却又叹了口气。

        他能理解这些家伙的心情。

        同学和朋友的死,以及那天在老头阴鸷目光下的退缩,在他们的心里蒙上了阴影。

        这些处于成年与未成年中界点的孩子,还不能正确的疏导自己心中的积郁,所以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班主任老杨和吴秀峰四人是否真的是因王君而死,他们又是否真的只是为了给死者出一口气亦或者是为自己出一口恶气,谁说的清楚呢?

        如果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就罢了,不过既然知道了此事,而范俊又热血上头的非要参与其中,陈沐知道自己三言两语无法阻止这群冲动的孩子,所以只能跟上去,至少能阻止事态往更严重的地方发展并随时准备报警。

        ......

        校园级别的打架斗殴,档次不高。而且吴凡等人虽然被愤怒蒙了心,但是好歹还是保留着一定的清醒,所以除了吴凡从包里掏出一根明晃晃的甩棍以壮声势之外,其他人都是赤手空拳,显然并没有把事情闹大的打算。

        近二十号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学校后面的大铁门外。

        天色已黑,学生们早已散的七七八八,四下无人。

        只有一道人影早就伫立在那里,正是王君。

        一群人将王君包围了起来,陈沐站在人群最后,掏出了手机随时准备一键报警。

        “呦,我还算你是个带把儿的,还真的没跑。”

        吴凡在手里颠着甩棍,歪着头冷笑道:“我们也不以多欺少,但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出五个人,依次和你来五局。你输一局就跪在地上给被你害死的人磕一个头,再大声说一句对不起。头磕完,我们两不相欠。”

        王君个子不高,头发蓬乱,厚厚的刘海遮住一只眼睛,淡淡道:“废话什么,要打就打。”

        “好!有种!我先和你来第一局,算算大罗的账!”

        吴凡把甩棍扔给旁边的人,人群稍微散开了一些,给了两三丈的空间,但也将道路两头都堵死,以免王君逃跑。

        然后,两名不超过十八岁的少年就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在场中撕打起来。

        年轻人的斗殴实在没有什么看头可言,无非是你一拳我一拳然后滚在一起纠缠,看谁先松了那口气而已。

        吴凡个子高大,比王君壮了一圈,自然占据着优势。然而后者的打法却是凶残至极,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似得,哪怕身上中了一拳,也要用更狠的拳头打还回去,活像一只凶猛的野兽。

        最终还是吴凡以身体优势拿到了主动,将王君骑在了身下,左右两拳直接打出了血来,然后掐着后者的脖子狞声道:“你跪不跪?”

        王君并不做声,而吴凡愤怒之下自然出手越来越重,已经渐渐让前者开始喘不过气。

        陈沐发觉情况不妙,正要上前拉开,却突然听到吴凡惨叫一声,捧着手从王君身上翻了下去:“我的手......我的手!”

        昏黄的灯光下,吴凡右手的小拇指断了一截,血流如注。

        这时候,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王君从嘴里吐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

        鲜血填满了他的齿缝,显得狰狞而恐怖。

        “我凑!吴凡你没事儿吧?”

        “这小子咬手指!”

        “弄死这小子!”

        “打他!”

        众人一拥而上,将王君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甚至能听到甩棍狠狠砸在身上的声音。

        陈沐第一时间后退几步,拨打了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然后正要上前拉架,喧闹的人群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呵呵,呵呵呵......”

        一个浑身淤青与鲜血的人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而刚才还在竭力殴打他的那些学生们,此刻都如同魔怔似得呆立着。

        “怎么,吓傻了?”王仁君拨开身前的人,走到吴凡面前,吐出一口血水,声音沙哑:“你找我来报仇?呵呵,我问你,那些人是被谁杀死的,是我,还是那老头?”

        那些学生依旧如同木偶般立在原地,目光呆滞,一个个的影子在路灯下歪斜交错,让人心底徒升起一股寒意。

        吴凡也被眼前的诡异情况弄的愣了神,但还是咬牙道:“要不是你,他们也不会死!”

        “废物。”王君手指一一点过所有人:“你们都是废物!没胆子去找那老头,来找我出气?”

        “冤有头债有主?我告诉你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那老头杀了我兄弟,我会亲手杀了他给他报仇!至于你们......”

        王君桀桀笑了起来:“想找死,我也可以成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