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修真小说 - 千机殿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命案

第四章 命案

        池晚凝提出要求后,很快得到回复,同意了她的请求,但表示只能见一人,要她自己选择。

        对此池晚凝到是没有怀疑,只是在见谁这个问题上犯了难,想来想去,终究还是选择了那个对她最好的铃姨。虽然这会让烟雨楼意识到铃姨对她的重要性,但总比人远在天边要好。

        要把人从烟雨楼接过来需要时日,所以接下来池晚凝暂时没什么动作,宁夜则开始全面追查霜月坊。

        有了这个明确目标,接下来要查人就方便多了。

        从外围入手,宁夜很快锁定大量可能和烟雨楼有关之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却是吓了一跳。

        只是初步查验,宁夜就发现疑似烟雨楼之人有上百之多,去掉可能判断错误的,至少也有数十人。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以此分析,烟雨楼仅是在执子城外围的暗子,怕不就得有数百人。

        这还只是一个执子城。

        如此大手笔的安插,大概也只有烟雨楼能做到了。

        今天宁夜和往常一样,正在修行。

        忽听外面有人道:“宁行走。”

        “何事?”

        “劳使有请,紧急事务。”

        嗯?

        劳玄明找自己?

        玄策府行走一般比较自由,但是偶有一些事,依然会进行调派。

        通常这类事都是比较重要的。

        劳玄明主动喊自己,那意味着出事了。

        宁夜再不犹豫,已走出洞外:“劳使现在何处?”

        “震云轩。”

        ——————————————————

        执子城,震云轩。

        这是一间茶楼,清雅肃静,也是一些地位较低的修士闲来聚会之所。

        宁夜过来时,就看到劳玄明正站在茶楼中,面目阴沉,在他身前还躺着一具尸体。

        “劳使!”宁夜向劳玄明行礼。

        “不必多礼了。”劳玄明指指尸体:“看看吧。”

        宁夜走过去,心神一震。

        死者他见过,正是当日在城南集市,冲撞仇不君的那个武士。

        他怎么会死在这儿?

        最关键的是,此人怎么会弄到让劳玄明出马?

        要知道象这样执子城的案子,一般是由温心予负责的,玄策府通常不会管。

        这刻镇定心神,宁夜检查了一下尸体,道:“体表无伤,内腑尽碎,元神消亡,死得很彻底。劳使,此人是谁?”

        劳玄明已道:“他叫江大锤,镇北府卫士。”

        “北府卫士?”宁夜惊讶:“烈洲镇北府?”

        “是,他是极战道这次派来的特使护卫之一。”劳玄明回答。

        原来是特使护卫,宁夜知道此事。

        说起来这还和他有关。

        因为宁夜的存在,黑白神宫在木傀宗这里连连吃瘪,为了报复,黑白神宫主动改善周边关系。

        这其中,极战道就是他们拉拢示好的对象。

        烈洲的第一仙门就是极战道,与黑白神宫不同,内部分五府,统管五方,镇北府就是其中之一。

        镇北王徐烈更是极战道赫赫有名的战神,号灭绝王。

        灭绝王素来强横,连带着手下也个个都是蛮横之辈,身为特使护卫,也就怪不得这货敢在城南街头随意殴打他人。

        问题是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劳玄明已头疼道:“特使护卫突然死去,特使震怒,勒令我们必须找出凶手,否则可能会影响上面的事。”

        怪不得劳玄明要亲自出动了。

        明白了前因后果,宁夜轻松许多:“他们要人,给他们安排一个就是了。”

        黑白神宫最擅长颠倒黑白,不就是面子上的事吗?随意安排个替罪羊,面子上说的过去就可以了,这种事黑白神宫常做。

        “这次不行的。”劳玄明却摇头:“极战道的人虽然有些死脑筋,但这次的特使却不是傻子。若是我们不能交出真凶来,很可能被对方看出来,借机发难。”

        “特使是谁?”

        “一个女人,叫秦时月,镇北王身边的红人。别看只是个华轮境,却精明得很,那些傻大个对她言听计从。”

        “既然这么厉害,让她自己来破案不就行了?”

        “她到是愿意,神宫可不能答应。发生在神宫地界的事,要是让她一个外来者破了此案,我们还要不要脸面了?”劳玄明头疼道:“宁夜,我一直都很看好你。我希望这次,你能为我分担。”

        “定不让劳使失望!”宁夜回答。

        说话的同时,宁夜也一直在观察整间茶舍——这个时代虽然侦查手段很烂,但是保留现场不动的原则还是明白的,所以现场基本还保持原样。

        宁夜仔细搜查了一番,道:“茶舍内物品无破碎,没有交手的痕迹,可能是熟人所为。”

        “未必。”劳玄明摇头:“实力足够强的话,快速突进,依然有可能一击必杀。”

        时代不同,前世的经验有许多在这里不适用。

        在这强者的世界里,就算是陌生人,也是可以悄无声息的就击杀一个人的,何况这个江大锤也不过是个华轮境,若是万法出手,甚至人都不用过来,就能轻而易举的秒杀他。

        反倒是实力不够者,即便是熟人偷袭,都可能一击杀不了,从而产生战斗。

        但宁夜这么说,自然有他的原因。

        他说:“烈洲苦寒之地,人们嗜酒而不嗜茶,象江大锤这种武夫,一般不会无故来喝茶,多半是来见人的。茶几上有两个杯子,可见当时还有一人在场。茶楼掌柜的可在?”

        “已经死了,连伙计都死了。”劳玄明指指后面,宁夜走过去看,就见那里已横亘了一堆尸体。

        好狠!

        一个活口都不留。

        宁夜看了一下,发现全都是一击毙命。

        “这里的尸体,没被动过?”他问。

        “没有。”身后一名玄策府属下道。

        “那就怪了。”宁夜嘀咕了一句。

        “嗯?”劳玄明听出他话里有话:“发现什么了?”

        “为什么茶楼里的所有人,都会集中在这儿?看起来到象是为了方便此人出手。”宁夜说着走过去,站到一具尸体旁,比划了一下:“这是第一个被杀的……”

        然后他一路走过去,一边比划一边道:“这是第二个,第三个……”

        宁夜在里面走了一圈,道:“全部是额头中掌,一击而死。这意味着他们死前都是面对凶手的,有意思,难道凶手就这么杀过来,连个逃命的都没有?又或者是凶手只会正面攻击,非得把人扳到面对他才能出手?”

        劳玄明也听得一愕:“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是自愿受死?”

        “也有可能是被控制了。”宁夜说着,刀气乍现,已将一名死者开膛。

        他要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