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腹黑女配赶任务在线阅读 - 180 种田?田种我还差不多(23)

180 种田?田种我还差不多(23)

        难怪玖若当初登门要木框的时候,那木匠那么的热情,还说不要银子,说要帮忙打门,风风火火地就过来了。

        还有家里那个杂物房里的各种木盆、木桶和那些成堆的木板,原来如此啊。

        玖若又想起带着铁蛋去木匠家时,他看那些木头的眼神,说不定这娃能继承爷爷的手艺呢。

        “这车,怎么搞成这样了?”玖若还是不解交通事故的原因。

        “还不是因为驴子,可能老了病了,脚下不稳,不小心踩空摔沟里去了。”

        “啊?那张伯伯你没事吧?”玖若顺口一问。

        张老头听了心里一热:“没事,就可惜了一篓鸡蛋。”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这车让木匠来修下,还能用吧。”

        “修也要等驴子好些先,它都不能拉车了,修车有什么用。”张老头长长地吸了一口旱烟,吐了一排烟圈。

        也是。

        “哦,这是我做的腐乳。”玖若打开坛子的盖。

        一阵浓香飘出。

        “腐乳?又是什么?”张老头探头过来。

        “也是用豆腐做的。”

        几个孩子早就扒在门口偷听,确定是能吃的,纷纷拿了筷子过来夹。

        玖若还没来得及阻止,有个大孩子把一块腐乳夹进嘴里,急得哇哇大叫:“这是什么?好咸,臭臭的,不好吃!”

        腐乳被吐到地上,其他孩子停下了手。

        玖若有些心疼,她现在真的非常惜物。

        “张伯伯,家里有白粥吗?”

        张老头以为她饿了:“有啊,锅里热着呢。”

        张老头说着就去盛了一碗粥出来。

        玖若问一个孩子要了筷子,夹了一块腐乳放进粥里,用筷子夹开,拌匀,递到刚才被咸到的孩子嘴边:“尝尝?”

        孩子有些抗拒,但还是吃了:“哇!!好吃啊!”

        玖若和张老头笑了。

        几个孩子抢着你一口我一口把粥吃完了。

        “张伯伯,这腐乳呢,是用豆腐做的,特别下饭,还可以用来炒菜,但不要直接吃哦。”玖若向他介绍着。

        “你这丫头,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呵呵,其实我来还想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卖豆花这个事情,我们做不了了。”

        张老头皱眉:“为什么?”

        “这几天我去了飞仙楼,他们当家给我钱让我教他们做,教了他们,我收了钱,就不属于我了,得通过他们买。”

        “那……那多贵啊?”张老头对那碗豆花可谓念念不忘。

        “我偷偷给大家做点吃吃还是可以的,就是不能卖了。”玖若吐了吐舌头。

        张老头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谁会有钱不赚呢:“不要紧的,你们家着急用钱。”

        没想到一开始的守财奴被玖若调教得这么懂事,得夸上几句。“张伯伯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那么的明白事理。”

        张老头被夸得连车坏了的不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石母和石元香他们的生活照常继续,玖若趁着这几天闲,随便在家里翻了本书教铁蛋认字。

        铁蛋说话也越来越顺溜。

        石母看着眉开眼笑,本来十分疼玖若的她,更是对她言从计听。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准备吃午饭,也不知道谁出去过进来没把门栓上,三婶大部队又来了。

        “呀,大嫂,又吃好吃的?有你这样独吃吗?都不拿祖宗的血脉当一家人了?”三婶一边说着,一边推她的孩子,三个小的一哄上来就要抢吃的。

        铁蛋气得哇哇大叫,张开双臂整个人护着桌子。

        这一幕似曾相识。

        暗夜猫跳到桌面上,对着那几个熊孩子炸毛。几人流着口水但不敢靠近。

        一开口就拿到祖宗说事,石母不好说什么。

        石元香虽然已经大方了许多,但从骨子里就害怕这个三婶,此刻只能护着铁蛋不被他们扒拉。

        “三婶还拿我们当一家人?”玖若淡淡地说。

        “那当然。”三婶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给兄弟姐妹们赏口饭吃其实还好说,可我没见过这样夺食的家人。如果这是三婶家的传统,那恕我们家不奉陪了。”

        “呀!你这小妮子还有理了?”

        “对啊,因为无理的一直都是你们。”

        “你!”三婶气结。

        玖若走过去蹲在铁蛋面前:“他们都是你的姑姑叔叔,我们给他们吃,当孝敬祖先。”

        铁蛋慢慢地放开扒着桌沿的手。虽说大家年纪相仿,毕竟是上一辈的人,在这隔应后辈也不嫌丢脸。

        “家里还有呢,就赏口饭给他们吃,积德。”

        玖若一句骂人的话都没有,眼神却相当得意。

        什么孝敬祖先?什么赏口饭?什么积德?三婶听得浑身都不舒服,又挑不出一丝错处。

        问题是桌上那些菜,他们一年到头都吃不着一回,不要说孩子们,她也很想吃上一口。

        石母领会玖若的意思,直接端起盆子,放到石元珍手上:“元珍,拿回去一家人吃啊,这样吃多不好看。”

        石元珍自然明白这家人在对他们冷嘲热讽,哼地把菜往桌上一搁:“不吃就不吃,娘,咱们走!”

        三婶的眼睛还黏在桌面上。三个小的被石元珍扯着走了,三婶只好三步一回头地跟上。

        院子又恢复平静。

        “我们吃饭吧。”石元香说。

        玖若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反正她是吃不下了:“娘,我们再做一顿,这些……”

        玖若挑了个大盘子,把所有的菜都倒到哪个盘子里:“姐姐,你写几个字。”

        石元香被点名,愣了愣:“什么字?”

        “盘子我们也不要了。”

        “啊?”

        “就写着几个字。”

        “家里没笔。”

        “……纸呢?”

        “有。”

        玖若去厨房找了根细木炭,递给石元香:“就用这个写。”

        玖若接过纸条,拿了那盘子菜,出去放在三婶家门口,压好纸条,又回来看石母做菜。

        石元香实在搞不懂这波操作。

        三婶的突然出现让玖若想起一件事。

        吃过饭,她带着暗夜猫出门,去了自家那块被霸占的田地。

        土豆的叶子看着有些泛黄。

        “暗夜,扒扒看,能吃了没?”玖若低头说。

        “你叫我扒?”暗夜很是不满。

        “不然我带你出来干嘛?”

        “我是猫,不是铁锹。”

        “噗。”玖若怎么觉得他那那句我是猫那么的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