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腹黑女配赶任务在线阅读 - 167 种田?田种我还差不多(10)

167 种田?田种我还差不多(10)

        玖若把猪肉掏出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异味,但捏着没有弹性,明显不新鲜了。

        她想把肉腌了,然而这个家里,连盐都没有。

        真是疯了!

        玖若对着两块肉不知所措时,石母走了进来。

        昨天才被人打过,现在脊背还隐隐作痛,玖若没有大度到当什么都没发生。

        石母没有说话,过来拿走玖若手上的肉,走出去用水桶放进水井里。整个过程动作特别慢,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做好这一切,石母犹豫着走近玖若。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女儿磕到头之后性格大变,可她知道,是她欠着女儿的,女儿没过好,完全是她的缘故。

        “若若。”石母小声开口,“咱们家是穷,是被人看不起,可不是自己的东西,绝对不可以贪。我没有你爹爹的本事,但起码……我教好你们,你爹爹泉下有知,我也问心无愧。”

        玖若的听了,心里一阵酸痛:“娘,是好的永远教不坏。你的苦心我明白。你原谅我,或许曾经的我和你们一样,但现在的我,不是那种在困境里坐以待毙的人。”

        石母双眼一红,背过身去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她的夫君说过,两个女儿的性格都像她,真怕她们长大会被欺负,不过没关系,有他在,他会保护好两个女儿的。

        现在……从最疼爱的小女儿身上,看到了夫君的影子,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孩子长大了……家里没有可以当家的人,她就努力地站了出来。

        石母转身,看着玖若:“娘不会说你了,你想做什么就做吧。”

        “嗯,我先去张老头家买包盐。”

        石母:“……”

        石元香在门后听着她们的对话,有不少的感触。坐以待毙,真的不好。

        玖若买完盐回来,把肉捞上来腌好,不是她不相信井水,而是已经开始变坏的肉,她还怕污染了井水。毕竟全家现在最值钱的就是这口井了。

        石母带着铁蛋出去干农活。

        原来在他们屋后,石母开辟了一小块平地,种了一些瓜果,外面围了起来,也怕有人使坏。

        也许暗夜说得对,这是一个已经用尽全身力气保护好她们的母亲。

        “姐姐,家里有石磨吗?”玖若问在屋里做针线活的石元香。

        石元香一愣:“应该是有的。”

        父亲哥哥走了之后,家里能换钱的都拿去换钱了,可东侧的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些拿不出去的东西。

        石元香和玖若一起到东侧的房间里找东西。

        玖若看着布满蜘蛛网的石磨,有些发愣,好像有点大……她们几个豆芽菜能把它搬出去?

        算了,先看看还有什么能用的。

        木板有,没有盆子。

        “姐姐,家里有钉子吗?”

        “什么钉子?”

        “呃……当我没问。”玖若有些头大,她不过本着豆腐实在简单,操作容易,想做豆腐生财,可她没想过要从木工做起啊。

        “你想要什么东西?可以问四婶他们借着用用。”石元香有些不好意思。

        “四婶家的东西能借?”玖若有了三婶的前车之鉴,根本不想跟那些叔婶扯上关系。

        “四婶和……三婶不同。”

        玖若想了想:“村里有木匠吗?”

        “有啊。”石元香不明所以。

        “在哪个地方?”

        “村头……王家的旁边。”

        玖若腹诽,看来这个村里,就村头那点地风水好,有点钱有点营生的都集中在那里了。

        “姐姐,你拿买回来的布让娘给大家做身衣服。”

        “我做就可以,娘要看铁蛋。”

        “那……做的时候顺便帮我用白纱布做个小袋子,我出去一趟。”

        “哎,你又出去?”

        “对!”

        石元香想了一阵,点点头。

        玖若去到所谓的木匠家,敲了敲门进去,愣了一瞬。这是木匠?满院子都摆着棺材,有成品有半成品。看着手工挺简陋的。

        木匠年纪不大,长得憨憨的,他认得玖若,看到她进来,第一句话是:“你娘怎么了?”

        “呸!我娘好着呢!”玖若心想,你全家都怎么了?

        “呵呵,那就好。”木匠笑出了憨憨的画风,但玖若看得出来,他真心为自己的那句话而高兴。

        “你会不会打一种木框子?”

        “什么样的?”

        玖若比划了一下:“正方形的,这么大,这么高。”

        “哦,那个简单。”

        木匠进屋,随便挑了几块木头,一刨一刮,用锤子加一个不知道什么工具,随便敲了几个接口,四块木条扣在一起,搞定。

        玖若看着他娴熟的动作,十分佩服。

        她也摆弄过木头,还做过椅子,但那时她有金手指啊。

        “是这种吗?”木匠拿着框子问玖若。

        “是啊,多少钱……呃银子?”

        “都是多余的木料,不要钱的。”

        “大哥能帮忙多做两个吗?”

        “没问题,现在闲着呢。”木匠刚说完,就开始动手。

        玖若拿着木框,前后看了看,除去用这种不吉利的木料来做这点以外,可以堪称完美。

        反正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木头,完全可以照用的,知道的那个……看着好像不太在意这事。

        玖若再次谢过木匠,拿着三个木框回家。

        说起来,她刚才顾着发愣了,忘记问他叫什么名字。

        玖若回到家,石母已经回来了,看玖若拿着三个木框,挪了挪嘴唇,最终没有问什么。

        玖若放下木框:“娘,我们三个试一下能不能把石磨弄出来。”

        石母愣愣地看了玖若一:“嗯。”

        母女三人连拖带拉,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把石磨架在了院子。

        三人都出了一身汗,脸色也胀得通红,好久没有过这种好血色。三人抬头看到对方的面容,都忍不住笑了。

        玖若打上井水,把石磨洗干净。

        暗夜猫在一旁逗铁蛋玩。

        铁蛋这两天开始不怕猫了,还大起胆子来揪暗夜猫的尾巴。

        玖若看了一眼,没有阻止,笑着在心里骂了句:“活该。”

        整个屋子里,一派祥和安宁的气氛,好像石母打女的事没发生过一样。亲生的就没有隔夜仇吗?

        玖若要留着刚打回来的木框,配着石元香找出来的木板,显得木板有些大,不过能用就好。没钱时候,啥都可以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