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紫金烛光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天平砝码

第六十二章 天平砝码

        豪斯朱博号起航后,整个军部都开足了马力,海德港的军舰可谓是倾巢而出,疯狂地清扫着周边海域。

        军部高层忙得不可开交,教会的神职人员也闲不得,至于底层的武装行动队就更难了,三班轮换,时时刻刻得有人在岗。

        幸运的是,埃伯尔周六晚轮休,有工夫再次进行通灵。

        “呼,舒服多了。”舒舒服服地洗去疲乏后,埃伯尔锁上房门,轻车熟路地架起通灵魔镜,等待着朵丽丝的祈祷。

        午夜十二点整,埃伯尔和朵丽丝准时上线。

        “历经万古而不朽的意志;古城废墟的时光支配者;立于天上,书写岁月的执笔人。”幽幽的祈祷声传来,埃伯尔随即连接上了那道光点。

        身穿洁白、奢华睡衣裙的朵丽丝站在自己屋内的落地全身镜前,双手合十,十指紧扣,认真地祈祷着,念诵着不朽的尊名。

        不朽的标志于全身镜上显现后,朵丽丝欣喜地问安:

        “晚上好,不朽阁下。”

        埃伯尔没有回应朵丽丝的问候,维持着自身超然物外的位格,直接将标志变为了天平。

        朵丽丝一时有些尴尬,但又觉得这样很合理,神灵没有位格反而不正常。

        深呼吸几口气,调整好情绪后,朵丽丝再次开口,郑重地说道:

        “不朽阁下,我不想做一个平凡的人,我渴望见到更美丽的风景,攀登上更高的山峰。

        “我想要成为非凡者!”

        话音落下,镜面上随即浮现出了三团围绕着天平旋转的光球,一金二红。这意思很明显,是要朵丽丝自行选择。

        无需解释,朵丽丝只需凝神看着光球,关于其内的部分知识就映入了她的脑海:

        “刺客和盗贼?这又是什么?”

        那两道红色的光球分别代表着刺客和盗贼的序列魔药配方,而金色的光球里的则是关于灵魂具象化,并构成灵魂替身的内容。

        对非凡世界了解不深的朵丽丝并不清楚灵魂具象化具体这一点有多珍贵,但是她很明显不喜欢刺客和盗贼,而灵魂替身显然更“漂亮”,更“唯美”一些。

        “灵魂的力量?有这种序列吗?等等!它与其他序列不冲突,可以双修,可以让非凡者变得更强,走的更远!”朵丽丝很是震惊,也很纠结,不知道该不该涉足这个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的非非凡领域。

        镜子另一边的埃伯尔也没打算解释什么,该有的信息都可以直接感应光球获得,剩下的要看朵丽丝自己的选择了。

        咚,咚,咚。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埃伯尔盘膝而坐,轻叩着木地板,“就看你自己的眼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朵丽丝的脸色从疑惑到纠结,再到迷茫,循环了好几圈,最后,名为坚毅的表情爬上了朵丽丝的脸颊。

        朵丽丝抬起脑袋,充满决心地开口道:

        “不朽阁下,我选这个!”

        朵丽丝伸出纤纤玉手,指向了那个金色光球。其余两个光球随即隐没,而被选中的金色光球则沉入了天平一端。

        哐。

        虚幻的碰撞声在心田间响起,天平一端高高翘起,示意朵丽丝拿出等价交换之物。

        朵丽丝现在的想法是在灵魂领域做出一定的成绩,然后说服他父亲,让他同意自己前往晨星魔法学院学习,正好灵魂力量可以和其他序列共存,两不耽误。

        ——但是在此之前,朵丽丝得让天平恢复平衡。

        “不朽阁下,我需要支付什么报酬?”朵丽丝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天平,小巧的脸庞上满是坚毅。

        埃伯尔随即沾了沾媒介颜料,用食指在通灵魔镜上写道:

        等价的序列魔药配方,不死人及其分支序列为佳。

        朵丽丝看着全身镜的这行文字,突然愣住了,蓝色的双眸瞪得好大。她没有非凡序列的魔药配方,一个都没有,更别提不死人及其分支了。

        “抱歉,不朽阁下,我没有魔药配方。”朵丽丝很失落,情绪愈发低沉,语调也不由自主的降了下去。

        渴求之物就在眼前,却无触碰它的资格,到头来落得一场空,换谁都不好受。

        埃伯尔却不以为然,既然媒介连接了朵丽丝,这就说明她的确和“遣返者神秘知识”有交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埃伯尔随即龙飞凤舞地写道:

        你有。

        委屈的都快哭出来的朵丽丝看着这句“你有”突然愣住了,大脑宕机了半天才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疑惑地开口试探道:

        “不朽阁下是说我父亲有,或者是我家里有?”

        埃伯尔没有详说,也没有再勾动朵丽丝的心弦,留下一句“等价交换”后便结束了通灵。

        给予朵丽丝充足的时间冷静思考,没有蛊惑、没有欺诈、没有逼迫,这充分体现了不朽高高在上,不染凡尘,只对知识感兴趣的神灵形象。

        “阁下?已经走了吗?”询问无果的朵丽丝起身坐回床边,双手揪着洁白睡裙的蕾丝边,自言自语道,“不朽阁下真是很严格啊。”

        “小姐,您没事吧?”值夜的女仆听见了朵丽丝房里的动静,疑惑地敲了敲门。

        朵丽丝立即钻入被褥,同时说道:

        “没事,我刚才起床喝了一杯水而已。”

        话音落下,朵丽丝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别墅书房里。科德温伯爵还远在王城,朵丽丝随时可以借着找书的名义进入书房寻找魔药配方。

        “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朵丽丝有些纠结该不该做这家贼,但是她心中的悸动一点儿都平息不下来,跟猫挠似的。

        …………

        抹除通灵仪式痕迹后,埃伯尔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目与编年史交流道:

        “你藏在乌露席兰的东西居然是灵魂具象化的秘密!呃,难道是以前的我藏的……

        “我的孤独患者也是那盒子里的东西造就的?给朵丽丝选择它的机会只是顺带的,转移那东西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编年史不言不语,无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