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69章 游戏现在才算开始咧

第69章 游戏现在才算开始咧

        疯子1:前来咨询的病患!

        疯子2:被“传染”的心理医生陈卓!

        从表面上来看,陈卓是接触了疯子1,从而导致发疯,但是果真如此吗?

        邓斌认为整件事的背后,极有可能还隐藏着另一个疯子3:小说家陈朝!

        虽然他在故事里看似没有直接出现,而是只留下了一个“名字”。

        但是结合陈朝留在纸片上的线索,不难得出他是这个“故事”的知情者,且很可能也是参与者,甚至是这件事的幕后推手!

        即——陈卓的诡异举动是陈朝造成的,再往深处思考,这位前来咨询的疯子1也未尝不是陈朝造成的。

        所以,陈朝才是最初的“传染源”,他也许不应该被定义为疯子3,而是更应该被赋予【疯子0】的编号。

        王燕和邓斌有相同的念头,而且她看着保安大爷树皮一样的枯脸,就莫名地觉得和墙壁上那些鬼脸一样令人心里不舒服。

        薛飞没太多想,脑子里的逻辑还没梳理通顺,铁憨憨只是觉得抱在手里的骨灰盒好像轻了一点。

        有一条细长的丝线,从墙边的阴影渗出,悄悄地在骨灰盒底坛扎入进去。

        蚊子叮咬皮肤吸血一样,将里面的骨灰吮吸走了一点点的分量。

        趴在门缝后面观察的瓶盖儿,胆子这会儿稍微复苏了,它不满足于偷窥直播,而是觉得要偷窃一点“物证”回去给陈朝!

        既证明了自己在积极工作,也寄希望于能换回点奖励。

        葛三木挠了挠头皮,指缝里搓出点细碎的头皮屑,揉搓撒在空气里。

        邓斌皱眉思索,接着掏出手机划拨相册让葛三木看见陈朝的照片,“那个来看病的疯子是长这个样子么?”

        邓斌脑海中突然能想到一种可能性,看病的疯子是陈朝扮演的。

        葛三木右眼珠子瞪大露出浑浊的血丝,他仔细盯着手机上的照片,声音嘶哑:“不是!”

        “那心理医生陈卓呢?”薛飞忽地插口问道。

        葛三木瞥了眼薛飞,神情木然:“脸型有点像,但五官不是一个人!”

        “那你有在楼里见过这个人吗?”邓斌补充问道。

        葛三木摇头,“记不大清了,应该没有见过!”

        邓斌收回手机,“这位心理医生还有这个病人,您还知道多少?”

        身后的王燕拿出纸笔准备记录。

        葛三木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回忆道:“那个病人我不大知道,还是后面物业要粉刷墙壁的时候,才听说了点大概,说是精神不正常,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他们心理医生好像有点规矩,不透露病人的信息。”葛三木只能给出有限的信息,“我就知道是两三个月前来过几次,把这墙给涂画满之后就没来了。”

        “那陈卓呢?”邓斌追问。

        “是个心理医生,去年搬进写字楼的,平时生意不太好的样子,唔……我听说,来他这里看病咨询的病人,大部分都是海广市第四医院的一个女医生介绍过来的,可惜,那个女医生前几个月好像给烧死了!”葛三木面皮僵硬,手指摩挲着老旧的收音机。

        “烧死的女医生?”邓斌愣了一下。

        王燕同时顿笔,表情怪异,她中午搜集雨花座的信息的时候,有在网上瞅到两条附近火灾的新闻,里面有提到被烧死的是海广市第四医院耳鼻喉科的一名女医生。

        “是就住这附近吗?名字叫作徐楠依!”王燕中午的时候没有将火灾和雨花座联系起来,但是依旧仔细的看过那两篇报道的新闻,名字她还记得清楚。

        “对,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说是家里面燃气泄漏引起的意外着火给烧死了,就三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就住对街的荣昌花园。”

        葛三木扭动脖子,左眼珠子空洞僵硬的扫过天花板。

        “徐楠依,没错就是这个名字!”葛三木舔嘴重复了下这个名字。

        三个月前对街发生的火灾,也大概就是疯子1来心理咨询室的时间,同样是这段“故事”开始的时间!

        而恰巧被烧死的人和疯子2认识!

        这是巧合,还是存在某种联系呢?

        邓斌现在没有答案,他将此事留心记下,重点的关注还是在心理医生身上。

        “您有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么?他明天会来上班么?”邓斌继续问道。

        “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啊,不过,这位心理医生这周好像没有来过写字楼。”葛三木回答道。

        “一周都没有来过!”邓斌心里顿时又浮出不好的念头。

        “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摆弄收音机的手停下来,葛三木看着邓斌咧嘴露出两排牙齿:“一个棚改区,叫马古巷!”

        从写字楼离开的时候,邓斌三人组的脑袋都好似宕机一样,脸色异常的难看。

        整件故事愈发的扑朔迷离,调查一圈的线索竟然又回指向最初的地方——马古巷:陈朝和焦凯租住的自建楼就是在这里啊~

        陈卓!

        陈朝!!

        这两个人竟然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

        ……

        天花板上的细线一点点收缩缠卷回去,亮晶晶的玻璃珠子穿过门缝,回填入瓶盖儿的肚子里。

        瓶盖儿耐心地挂在门上,直到电梯下楼,它才一溜烟在墙上留下一串足迹,原路折返跑回写字楼大厅。

        街道对面的小卖部里,正在付钱买可乐的陈朝低头滑动手机屏幕,纯黑逼仄的小黑屋内,一只布偶凭空出现。

        写字楼下。

        邓斌三人并没有察觉到他们调查的嫌疑人就站在对街的便利店,而是抬头看着荣昌花园的一排写字楼。

        过了好一阵,才坐上警用巡逻车,驾驶离开。

        葛三木目送警车离开,右眼珠子诡异地转动着看向对街的便利店,然后,眼珠子向上移动,看向楼上落地窗边一个拄着手杖的矮小身影。

        他漠然地转身回头朝写字楼里走去。

        身形佝偻,脚步蹒跚,从背影上活似一个行将就木的尸体在缓缓地步行,枯爪似的手攥着收音机却被捏攥变形!

        收音机里是一个清冷阴森的声音:

        【这场游戏,现在才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