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68章 两个疯子和另一个?

第68章 两个疯子和另一个?

        胖嘟嘟的小肚皮贴着地面滑擦,旋转打滑式的拐撞在墙根上,“啪嗒”停止动作。

        这是一套符合牛顿力学的操作,死趴在地上装死的布偶藏在角落的阴影中,符合一直没有外力作用下维持静止不动的物体规律,然后……达尔文的棺材板被撬开了!!!

        一只棉絮和丝线组成的布偶,默然无声地从阴影中爬起来,短细的小腿支柱地面,圆滚滚的身体“拱桥”似的缓慢直立起来。

        瓶盖儿晃晃晕乎的脑袋,“浆糊”状的脑袋里残留着莫名地兴奋。

        这是三岁半的瓶盖儿,人生第一次“跳伞”体验,虽然是被动式的被陈朝从窗户甩出去的。

        但是,那种“天高任鸟飞”的感觉令瓶盖儿陶醉!

        有那么一瞬间,瓶盖儿想到了越狱与逃离,可惜,脑海中紧接着就浮现出的暗无天日的小黑屋,戳破身体的手杖,陈朝笑眯眯喝可乐的面孔。

        虽然他的身体构造是丝线,但是瓶盖儿意识到,还有一条看不见的丝线却缠死自己,像是风筝线一样,另一头延伸向陈朝勾动的小手指。

        自由的畅想甫一开始就被无情地掐灭了!

        瓶盖儿小嘴瘪下去,线圈眼滴溜溜转动,观察着阴森漆黑的写字楼,嘴角又不自觉地重新勾起弧度。

        这是瓶盖儿人生中第一次出任务哩~

        如果完成出色,是不是可以得到一瓶可乐作为奖励呢?

        瓶盖儿摸着肚皮上塞嵌的玻璃珠,咧开的嘴巴打出酒嗝,它身体就诡异地变化成黑色,和周围的黑暗好似融为一体。

        1楼大厅没有人!

        森冷的夜风从门口灌入,在空空荡荡的写字楼里回荡。

        瓶盖儿谨记陈朝的指示,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竟然是只活的,所以,它顺着墙边的阴影,蹑手蹑脚的往楼里钻。

        电梯间的灯亮着,安全通道里则漆黑阴森,瓶盖儿毫不犹豫的拐入楼梯里,小脚丫踩着墙壁,像是一只爬墙游动的壁虎,“呼哒哒哒”的墙上留下一串浅色的黑脚印。

        瓶盖儿有个毛病,那就是一旦让身体变成黑色,主动变色或者被可乐浸染也好,接下来小脚丫都会跟尿裤子似的,遍地留下有迹可循的“尿印子”。

        楼梯通道间没有人,一连串黑色脚印攀墙而上,晃动的玻璃珠将楼道里的景象,拾阶而上的映射在陈朝的镜片里,反馈入脑海。

        直播的画面不稳定地晃动,显然瓶盖儿很喜爱撒丫子似的奔跑,而不是简单的充作摄像师。

        “还需要更多的锻炼调教!”

        陈朝心中默记,给瓶盖儿制定的学习课程又多了一门。

        快速闪掠过的画面,没有抓拍到楼梯间有什么异常。

        然后,瓶盖儿停下脚步,倒挂在4楼门顶,悄悄地推开一点门缝,身子从门框上沿挤入进去。

        瞬间,涂满墙壁的鬼脸映入直播的画面,陈朝瞳孔不自然地收缩。

        陈朝第一时间联想到任务提示里的“疯子”,当即意识到这些毫无美感的美术应当就是那个疯子的作品。

        “满墙的鬼脸,还有刚才印在窗面上的脸孔,只是单纯地在画脸,还是说,脸在这个任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疯子在画画的时候,可不会随意选个对象,尤其重复画这么多张重叠的面孔,可绝不简简单单是为了烘托恐怖的气氛,必然是对脸有某种特殊的癖好或者执着!”

        陈朝脑补分析着。

        瓶盖儿只负责直播,小脑袋原地转了360度,目光就锁定向走廊一头,那几个杵在心理咨询室门口的人。

        它倒立在天花板上走了两步,脚底扩散出一圈圈丝线,渗入进阴影里,编织成蔓延的蛛网,朝着远处的方向侵袭过去。

        【布偶的技能编织:用丝线编织一张融入阴影的蛛网,可以侦测敌意单位。】

        被现实接连毒打的瓶盖儿成长了,它懂得了谦卑谨慎。

        融入进阴影的蛛网,就像是渗入黑暗的墨汁,肉眼难以看见的罩向每个人的头顶,悄无声息地从头皮层融入进去。

        其中三个蛛网都是纯黑色的阴影,毫无阻碍的穿透皮层,渗入进肌肉纹理,做了一套全身的“x”光透视般最终溃散在影子里。

        而有一张蛛网却诡异地在渗入皮肤的时候,骤然间碎成无数的网格,就像是一张蛛网,被切碎成无数块儿,分离地渗入进皮肤中,甚至都不用溃散在影子里,而是在身体内就被肢解成无数的“细碎”,被身体给吞噬掉了。

        瓶盖儿:“……”

        瓶盖儿脑子不太够用,但着实受到了惊吓,习惯性的一边龇牙扮凶,一边悄无声息地往门后面退走。

        它藏回楼梯间,掉头就准备逃,然后,脚下又僵住,想到任务完不成可能的后果,龇牙的脸骇得发白。

        1分钟后!

        瓶盖儿伸手抠下自己的玻璃珠,丝线圈圈缠裹住半边,然后控制着丝线和玻璃球朝着走廊深处蠕动,就像是一条长着颗独眼的软体动物贴地爬行。

        三岁半的瓶盖儿终于机智了一回,这可能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吧。

        邓斌后脊背发寒,这故事听起来,和焦凯的那份口供是如出一辙的邪性啊!

        “按照安保大爷所说,这些鬼脸是心理医生和病人的联合创作,然后,这个半边【月】字也是心理医生陈卓自己缝上去的!”

        “整个故事里只有两个疯子,根本没有出现陈朝的影子,唯一能联系的就是这个名字,却还不是陈朝缝的,而是陈卓缝的!”

        “这是为什么?”

        “心理医生想改个名字?那为什么偏偏是陈朝这个名字!”

        “总不至于是个巧合?不,这不可能!”

        “那就是这位心理医生认识陈朝本人,在这个故事里,陈朝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个故事里直接出现了两个疯子,而实际上,很可能还隐藏着第三个疯子。

        如果把自建楼里的藏尸案当作第一个惊悚故事,那么里面只出现了一个疯子;而这次里面则很可能牵连三个疯子。

        “疯子病人,心理医生陈卓,作家陈朝,这三个疯子会有什么联系呢?”

        邓斌感觉肺部的呼吸有点憋闷,接连的谜团像是浓稠的墨汁将眼睛给遮蔽住,找不到透光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