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64章 粉碎的信任和广播

第64章 粉碎的信任和广播

        【储蓄金额:4004.04】

        atm的屏幕泛着“嘲讽”的冰冷色,陈朝眼角微微抽搐,默然的将银行卡抽出来。

        插错了!

        这是他自己的银行卡!

        重新将银行卡插入读取,一行崭新的数字浮现出来:

        【储蓄金额:0.01】

        抽搐的眼皮宕机坏死,鱼尾纹褶皱出深沟,陈朝感受到一股“友尽”的气息直面扑来。

        atm机中毒了吧?

        这个数字怎么和群里发的红包一个价值?

        陈朝取出银行卡,确认的确是夏囡囡给的那张银行卡,他又重新插入回去,查询。

        【储蓄金额:0.01】

        不增不减的数字比他的新书收藏还要令人绝望,陈朝感觉自己的良心受到了恶毒的欺骗。

        【陈朝对夏囡囡好感度-1!】

        【好感度-1!】

        【-1!】

        【↓】

        购物清单的梦想在粉碎,与之一同破碎的是人与人之间最后的信任纽带。

        愤懑的胸膛勉强压迫下来,陈朝捏着银行卡,嘴角抿住露出刻薄的狞笑:“也罢,如此才能铁石心肠的剥削压榨她的剩余价值!”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陈朝觉得,他有必要让小说里的角色真正领略到,真实世界伪装下残酷的游戏规则。

        “明早起就让夏囡囡出车载客,每天不足额缴纳日贡,休想睡觉!”

        陈·资本家·朝上线!

        银行转角挨着家“小肥羊”涮肉店,原本披羊皮的狼是要去吃羊肉的,现在也只能挥泪说再见,重新融入羊群食草了。

        转角小胡同对巷里——萧瑟冷清的小饭馆里,一碗清汤寡水的牛肉面端上桌。

        绿色的香菜叶子,寡淡的汤汁,捞卷的白面,还有跟“素颜”似的牛肉粒。

        这是一碗给羊吃,羊都不吃的素食,却被“披羊皮的狼”含泪凝噎的默默吃完了。

        付钱,抬屁股走人。

        在对面的小卖部买了瓶可乐,拧开,咕噜咕噜干掉小半瓶。

        这是陈朝现在为数不多可以消费的奢侈!

        然后,他走进杂牌的手机专卖店,挑选了一款价格最低的智能机,并帮助店家清理掉了一台老年机的库存。

        给老年机随便选取了个号码,置办了廉价的资费套餐,陈朝一副颓丧的走出营业厅,抬眼看了一眼街道对面那家排队“割肾”的手机专卖店。

        这大概就是现实和梦想的鸿沟,然后,一辆警用巡逻车追风般驶过!

        陈朝站在风中萧瑟,看着风驰电掣的车尾灯,瘪下去的嘴角又翘扬起来,带动着鼻翼的法令纹浮出深邃的感慨:

        “人生就是处处有落差,却又偶尔能在路上撞到惊喜啊~”

        天色不知不觉的暗沉入夜,俯瞰世界的黑幕笼罩下来,写字楼覆盖的阴影在地面拖拽拉长,被周遭的霓虹、建筑、车辆,行人充塞的画面切拉扯畸形,悄然无声的变成无人可窥览全貌的庞然扭曲!

        闪烁着红蓝色的车尾灯,蛮横的闯入阴影里,几个映衬如“蚂蚁”的人朝未知的黑暗中走去……

        1楼空空荡荡,4周的墙壁挂满广告牌,门口前台上放着一沓招租广告。

        前台里面坐着的不是清新靓丽的女性,而是个打着瞌睡的大爷,是这栋写字楼“装点门面”的值夜保安。

        奈拉着脑袋,佝偻腰背缩在椅子里,手里面还捧着个收音机在公放。

        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清冷幽森,搭配着背景阴森低沉的二胡音乐,在空荡的大厅回荡着,不打招呼的就钻入邓斌三人的耳朵里:

        【生锈的卷帘门摩擦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缓慢坚定合拢的门缝里面,被撞翻的电脑屏幕砸裂一角摔在地上,还泛着的亮光打在地上,映出一滩白胖的身躯。】

        【身体是趴在地上的,围绕肚腩一圈挤出褶皱的涟漪,两只手臂贴着地面朝前抓着空气,脑袋却是怪异的歪曲垂在肩膀上,后脑勺呲着地面,却是整个脖子被拗断转折了180度,露出一张恐惧扭曲的面容。】

        【葛森站在门外,佝偻的身躯站立着,低头俯瞰着横躺的尸体。】

        【收窄的门缓缓地合拢住。】

        【他手里拿着漆黑的布带,转身背着昏斜的路灯,一脚深一脚浅就像是一个寻常的半只脚迈入棺材的糟老头子,嘴里面哼着一段小曲儿,在黑夜下迈过那截烂出窟窿的围墙,朝着小区的深处走去。】

        【关门的电脑铺里。】

        【肥肿的尸体安静的躺着,一根线垂下来挂在桌子边的耳机里还播放着声音:……】

        三人穿过大厅,拐入电梯间,断断续续广播声才从耳朵里消失。

        “我一直以为喜欢听鬼故事的都是些年轻人,没想到【颤栗广播】的听众阶层连这种快掉牙的老大爷都覆盖到了!~”

        等电梯下来的时候,薛飞好笑的说道:“我有一个开出租车的朋友,就天天准点收听这广播。”

        “【颤栗广播】?”王燕盯着眼前依次排开的电梯门,这些电梯门比常见的似乎窄长一些,跟棺材的造型更相近,她漫不经心的敷衍了句薛飞:“名字还蛮唬人的!”

        “上次坐出租车,朋友还跟我提过这广播,说以前播的都是些‘人鬼情未了’似的烂俗故事,收听率可差了,这栏目差点就被砍掉。”

        薛飞也是当听到的八卦闲聊:“然后这几个月突然就起死回生,故事的质量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恐怖,收听率直线飙升,甚至推荐我夜里值班的时候听,说能提神醒脑!”

        “你听了?”王燕摁下电梯。

        “怎么可能,我身上披着警服呢,怎么可能听这种虚假编造的鬼故事。”薛飞不屑地撇嘴,走进电梯。

        邓斌全程没有说话,默然走进去,对于这种“老年人追逐时髦”的话题,他不太想发表言论。

        4楼的电梯键亮起。

        轴承拖拽的声音从电梯头顶传来。

        而1楼闭合的电梯门外,一道佝偻的身影站在那,“咔哒”的摁键关掉广播里的声音,他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眼皮下,两颗浑浊暗黄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棺材”门上映出的脸……